九久小说网

我不是野人第一卷第075章不死葯的传说

九久小说网 2022-11-24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金刀利刃编辑:@春色满园
第一卷第075章 不死葯的传说轩辕很聪明,眼前的大巫或者蚩尤也很老辣,这种简单的计谋,还瞒不住他们。「你不会告诉烈山氏是我烧了他的部族,并且让他的族人跟刑天的族人火併的吧?」大巫笑呵呵的道:「是这样的,
第一卷
第075章 不死葯的传说

轩辕很聪明,眼前的大巫或者蚩尤也很老辣,这种简单的计谋,还瞒不住他们。
「你不会告诉烈山氏是我烧了他的部族,并且让他的族人跟刑天的族人火併的吧?」
大巫笑呵呵的道:「是这样的,既然是敌人,那就摆明了大战一场,这对你以后吸引野人来投靠你,有很大的好处。」
云川笑了,这个世界果然就没有什么好人。
越聪明的越坏,比如轩辕,比如大巫,越愚笨的越好,比如夸父,比如身边的这头熊猫阿吉。
「在你来之前,轩辕跟我说了同样的话,那么,现在,你想要草籽,那就要给出一个不错的价钱。」
大巫笑道:「只要你不投入到轩辕那里,我自然是愿意吃一点亏的。」
话说明白了,再多说一点好处都没有,云川很喜欢蚩尤留下来过夜,但是,对于大巫,他还是觉得离远一点最好。
人家来的时候,就已经带了非常多的货物,似乎早就预料到是这个结果,所以,大巫跟轩辕一样,都获得了满意的东西,或者答案。
云川这裏就不怎么妙了。
大清早起来,大河对岸就聚集了黑压压的两片人,正冲着桃花岛鼓噪叫嚣,弄得云川没有睡好觉。
两个野人如同猿猴一般的竟然顺着竹索攀爬过来了,阿布的意思是斩断竹索,让那两个人淹死。
云川不这样看,他觉得应该跟对面的刑天,烈山氏好好地谈谈。
不一会,那两个人就在万众瞩目中来到了桃花岛。
这是两个极端愤怒的人……还好夸父用他雄壮的身体,以及硕大的鎚子终究让这两个人黑乎乎的人安静了下来。
从他们被火烧的乱七八糟的头髮,以及水泡破了,还在流着黄水的头脸,就能看的出来,这两个家伙应该是那晚大火的倖存者。
因为刚刚获得了大量的好兽皮,云川红宫前边的平台上,铺了厚厚一层兽皮。
云川身着乾净的麻衣静静地坐在一张竹桌后边看着这两个愤怒的人。
「客人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呢?」
客人还没有从雄伟的红宫,奢侈的兽皮地毯,以及瘦弱的首领的震惊中醒过来,阿布就连忙道:「他们说,他们身上的是我们造成的。」
云川微微一笑,摇摇头道:「既然是客人来了,那就準备饭食吧,在这之前,我们应该为尊贵的客人治疗一下伤患,阿布,带他们下去好好地洗洗,再把我们新熬制的獾子油给这两位客人抹上,再给他们一套新衣服我们好说话。」
两位客人想要挣扎一下,却被四个比他们乾净一百倍的僕妇簇拥着离开去洗澡了。
「野人什么都好,比如诚实,质朴,善良,就是不爱乾净这一点不好。」
云川喝了一口茶水斜着眼睛看夸父。
夸父立刻举起袖子嗅嗅,他认为族长是在说阿布,不是说他,他很乾凈。
「阿布,你曾经说过,咱们的蜂蜜桃浆水喝了之后,真的能让人忘记忧愁?」
阿布坚定地点点头道:「我只要有了烦恼,有了伤痛,喝一杯蜂蜜桃浆水,就会马上忘记烦恼,忘记痛楚。」
「为什么,我喝了这么多,一点作用都没有呢?」
「就是因为族长喝的太多,才会没有那种奇妙的感觉。」
云川觉得阿布说的话很有道理,一个从来没有品尝过真正的甜味的人确实应该会感到幸福的。
「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我不想跟刑天,烈山氏开战,也不想成为轩辕,或者蚩尤的附庸,你觉得刑天,烈山氏他们能过河来打我们吗?」
阿布摇摇头道:「河水很大,很急,他们过不来。」
云川又问道:「他们要是从天生桥上绕过来呢?」
「上游的天生桥在轩辕手里,下游的浅河滩又是蚩尤的家,他们想要过来,首先就要击败轩辕或者蚩尤。」
听阿布这样说,云川笑了,对阿布道:「那就去好好地招呼一下我们的客人,顺便帮我给河对岸的刑天族长,烈山氏族长送去好吃的食物,就说,云川族的族长云川邀请他们来岛上吃饭。」
夸父在一边听得愣住了,连忙道:「他们要是真的来吃饭呢?」
云川跟走了一半听到这句傻话的阿布齐齐的看向夸父。
夸父这一次难得的聪明了一次,挠着脑袋道:「对啊,他们要是敢过来吃饭,我就一鎚子一个敲死他们。」
阿布听夸父这么聪明,就放心的走了。去照顾那两个被火烧的很严重,且已经发炎的送死鬼。
如果河对岸的刑天,烈山氏能够聪明一些,吞咽下这口气,这两个人就能活着回去,当做桃花岛跟刑天部,以及烈山部的之间的沟通桥樑。
如果刑天,烈山氏依旧暴跳不休,想要利用口舌之争,让云川部屈服,这两个人的人头就会被竹筐带给河东的人。
不论是轩辕,还是蚩尤,都非常担心云川投靠神农氏,如果云川投靠了神农氏,他们两族就无险可守,马上就要面临被神农氏包围的危险。
这就是轩辕,蚩尤一定要把云川伤害了刑天部,烈山部告诉他们对头的原因,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担心云川那一天突然用竹索运送很多神农氏的人在他们后背。
为此他们宁愿在货物交换的时候给云川一些便宜占的原因。
在原始社会里,突然把政治玩出了一个新的高度,说实话,云川很不习惯。
既然轩辕,大巫他们都要玩政治,云川就觉得自己应该跟神农氏和解。
政治家从不把自己的路走成死路,相互猜忌,相互提防,相互利用才是政治家的生活真谛。
不长时间,两个洗的乾乾净净,穿着麻衣头髮乱糟糟的野人就出现在云川的面前。
他们身上的水泡都被挑开了,抹上治疗烫伤的圣葯獾子油,再裹上一层薄薄的麻布,立刻就让这两个原本认为会死的人,立刻就有了活下去的信心。
云川死死地盯着这两个忐忑的人看了好长时间,才对跟过来的阿布道:「他们活了。」
阿布道:「可是,他们喝了族长的不死葯。」
云川见两个送死鬼的身体颤抖的如同筛子,就微微摇摇头道:「不算什么,我们吃饭吧。」
阿布拍拍手,马上就有僕妇端着竹子编织的盘子,送来了各种各样精美的食物,只是数量不多,每人面前只有一点点,如果按照分量来看,甚至都不够这两个野人塞牙缝的。
云川摆摆手对那两个已经变得木讷的野人道:「这是我从天神那里学着做的一些食物,你们尝尝。」
菜肴摆在漂亮的陶盘里,一块金黄的鸡肉,一块肥瘦相间的羊肉,羊肉上面还顶着一朵不知名的野花,竹笋使用肉汁子焖过,摆在盘子里条索分明,很好看。
这都是出自精卫的手,自从来到岛上,这个小女子的天性彻底的被释放了。
她喜欢吃,也喜欢做饭吃,当云川教会她如何摆盘之后,她就完全沉迷的其中了,现在,已经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最重要的是,不死葯,这三个字就是精卫告诉云川的,因为她的父亲神农氏之所以要把她们姐妹都献给天神,完全是因为听了一位巫祝的话才这么乾的。
那个巫祝说,只有获得天神的欢心,才能从天神那里得到不死葯,而神农氏太老了,就要死了。
他非常的害怕死亡,为了能够不死,他愿意付出所有。
云川先要做的,就是把这两个送死鬼救活,然后通过他们把不死葯的消息传给刑天,与烈山氏。
为此,云川还跟阿布,精卫打了一个赌,云川赌这两个人会隐瞒不死葯的消息。
阿布,精卫认为刑天,烈山氏会把不死葯的消息告诉神农氏,且非常的肯定云川已经输掉了赌注。
原来啊,云川也不确定刑天,烈山氏会不会把不死葯的消息告诉神农氏,以表示自己的忠诚。
可是,自从被轩辕跟蚩尤两个人胁迫之后,云川就很确定,刑天,烈山氏这两个混蛋一定不会把不死葯的消息告知神农氏的。
这两个家伙应该是两个野心勃勃的人物,他们既然一个能把轩辕压迫的喘不过气来,一个能在河对岸压制的蚩尤不能与轩辕并肩作战,那就绝对不是一般的蠢人。
一个长久活着的神农氏对他们来说真的好吗?
两个自以为探听到天大好消息的家伙,在云川的注视下,战战兢兢地吃了一顿饭,虽然每一道菜的味道美的让他们几乎想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可惜,每一道菜刚刚把他们的食慾激发到极点的时候,却没有了。
「好东西不能吃太多,否则天神会发怒的,你们既然已经喝了不死药水,就死不了了。
回去之后告诉刑天,烈山氏两位族长,不要相信轩辕跟蚩尤的话,你们部族遭遇了大火,我也很难过,虽然不知道是谁乾的,但是呢,我可以发誓,这不是我乾的。」
两个可怜的野人,根本就不知道等待他们回去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此时,只想儘快的离去。
「刑天,烈山氏两位族长接受了我们送去的食物……」阿布匆匆赶来,轻声对云川道。
云川笑着点点头,对这两个野人道:「你们可以回去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