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我真没想重生啊1033-1034

九久小说网 2022-11-24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porsmm编辑:@春色满园
一千零三十三、2个月后,小小鱼儿就把沈幼楚当成亲妈了! 作者:柳岸花又明这个晚上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过去了,不过每个人的心情是不一样的。白喻是激动的睡不着觉,她白天还有过轻生的念头,没想到现在不仅所有问题
一千零三十三、2个月后,小小鱼儿就把沈幼楚当成亲妈了!
作者:柳岸花又明
这个晚上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过去了,不过每个人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白喻是激动的睡不着觉,她白天还有过轻生的念头,没想到现在不仅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以后的工作都有了着落。

其实这一切都应该感谢那位吕阿姨,如果不是她机缘巧合的关心,陈董又哪裏会这样“精準扶贫”呢。

想起吕玉清的时候,白喻还是会闪过一丝愧疚,可是看着在身边熟睡的女儿,她很快又用“这是别人的家事,我本就不应该插手”这种理由来宽慰自己。

陈汉升自然是非常得意,因为他心裏很清楚,“找奶妈”是一件非常消耗精力的事情,当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后,同时小小鱼儿在沈幼楚那边还能安稳的吃到母乳,岳父岳母那边肯定会有一种精神上的疲惫感。

陈汉升现在做的,那就是一点点磨掉他们的耐性,放大这些疲惫感,让他们慢慢接受陈子衿和沈幼楚亲近的事实。

至于吕玉清的感受,那就是深深的愧疚了。

这已经是陈子衿第三次找沈幼楚帮忙了,吕玉清感觉很辜负女儿的信任,同时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

其实这三次不能全怪她,第一次因为是小小鱼儿半夜饿哭了,根本找不到其他母乳,还有陈兆军在旁边推波助澜,所以才找到了沈幼楚;

第二次因为魏红豔说错了话,还有自身条件也不怎么好,当然也和吕玉清眼界太高有关係;

第三次纯粹是意外,谁能想到包静根本没有奶啊。

但是不管怎么样,沈幼楚始终是喂了陈子衿,萧容鱼那边总得再还一次吧。

吕玉清都不知道如何解释了,晚上干脆也不视频,把整件事以短信形式告诉小鱼儿。

萧容鱼倒是没有责怪,她知道父母一定在很认真的寻找奶妈,只是有些波折罢了。

不过,如果再继续“波折”下去,有些感情就真的控製不住了。

萧容鱼没告诉母亲,她已经不忍心看着陈汉升“欺负”小小憨包了,所以才悄悄把那张贴在宝宝脑门上的纸巾扯掉。



······

第二天早上,吕玉清起床后为外孙女换完尿不湿,喂完了辅食,自己随便吃了点早餐,她就立刻联係了白喻,想知道体检的结果。

吕玉清昨晚都没好意思和闺女视频,就是等着今天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后,準备拉着白喻一起见小鱼儿的。

不过让吕玉清意外的是,上午9点左右拨打电话,白喻那边无人接听。

开始吕玉清以为白喻没起床,过了半个小时吕玉清又打了一次,依然是无人接听。

“小白看起来不像个懒女人啊?”

吕玉清嘀咕一句,她莫名其妙的还有些担心,所以10点锺打电话的时候,还顺便发了条短信过去。

吕玉清:小白,起床了吗,你那边没事吧?

“叮~”

过了一会,白喻回短信了。

白喻:吕姨您好,我这边一切都很正常,我只是不好意思麵对您而已。因为我不打算给您外孙女喂奶了,理由很複杂,不是一句两句话能够解释清楚的。总之实在对不起,也非常的谢谢您,我衷心的祝福吕姨身体健康,您的外孙女快乐成长,再会。

“什么意思啊?”

吕玉清看完短信连忙拨了过去,这次都不是无人接听,而是直接关机了。

“为什么这样不负责任啊!”

要不是吕玉清修养不错,她真的要骂出声了,昨天明明说好的事情,怎么睡一觉就反悔了呢?

难道白喻筹到动手术的钱了?

或者是白喻她娘家知道了这件事,所以不允许?

我还打算给她介绍工作呢!

······

各种想法在吕玉清脑海裏盘旋,这个时候她还没意识到陈汉升插手了,仅仅觉得自己运气太差了,好不容易找到各项条件都合适的奶妈,最后时刻居然反悔了。

“老萧······”

吕玉清又打给了丈夫,一是诉说委屈,二是商量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她没有理由拒绝了?”

萧宏伟听完,歎了口气说道:“我以为那个白喻肯定没问题了,再加上今天市裏有个重要会议,我都没有继续托关係询问了。”

“没有继续询问?”

吕玉清皱着眉头:“老萧,你是不是因为沈幼楚帮忙喂奶,所以内心有些懈怠了啊。”

“怎么可能······”

萧宏伟下意识就想反驳,可是认真的思考一下,他又沉默下来了。

沈幼楚条件可比其他人好太多啦,几乎可以称之为“完美退路”,如果不是因为有沈幼楚,可能第一个奶妈魏红豔就被接受了。

也许正是因为沈幼楚的存在,所以吕玉清才有挑挑拣拣的底气,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这就是最真实的心裏状况。

夫妻俩彼此都安静下来,在听筒裏感受着对方的呼吸,直到婴儿床上的小小鱼儿“咿咿呀呀”的闹腾起来,吕玉清才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你在港城继续寻找吧,不过有些明显不合适的就算了,免得我们双方都觉得麻烦。”

“好。”

老萧沉声应道,他也感受到了妻子的沮丧,白喻有些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本来给予那么多期望,结果她转身就拉黑了电话,这对吕玉清打击很大。

“我一会再去趟医院,这次直接去住院部了。”

吕玉清努力振作的说道。

吕玉清到底是当过领导的,她很善于总结规律,与其在门诊那样慢慢询问,不如绕开这些程序直接去了妇产科的住院部。

住院部那些都是实打实的产妇,而且受到白喻的启发,吕玉清也找到窍门了,但凡有家人陪伴的年轻妈妈,她都不去打扰,免得又被当成骗子。

反而那种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床上的,这些都变成了吕玉清的“目标”。

生完孩子以后依然没有人陪伴的,基本上都是家庭有些问题的,这样比较容易协调。

理出头绪以后,吕玉清又让陈兆军过来照看着陈子衿,自己準备再去医院。

老陈听说白喻拒绝当奶妈以后,他也表示非常的遗憾,同时提出应该让王梓博或者边诗诗跟着去医院,万一有个特殊情况,也能有个人商量。

吕玉清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拉上了边诗诗,两人在医院裏又谘询了一整天,最终找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年轻母亲。

还是个在读研究生呢,只是怀孕校外的男朋友不承认直接跑路了,医生说如果打掉的话以后就不能再生育了,所以只能生下来。

这种情况女生是不敢告诉家裏人的,吕玉清走过去表示,只要身体健康并且愿意帮忙喂奶,她愿意付出丰厚的酬劳。

对方之前没想过要当别人的奶妈,她需要考虑一下明天再给出答案。

好歹这还是个积极的消息,不过晚上回去后,萧宏伟那边传来一个“坏消息”,他今天没有找到合适的奶妈。

吕玉清听到以后,当时就想和丈夫置气,不过被陈兆军拦住了。

“老萧那边已经尽力啦,连续找了两个奶妈,你也要理解嘛。”

老陈温和的说道:“除非生活所迫,一般女性都不愿意给陌生孩子喂奶的,除了心裏上的羞涩感,人家丈夫也未必同意啊。”

製止了一场中年夫妻的拌嘴后,老陈又漫不经心的和边诗诗打听这个研究生的情况。

边诗诗没有多想,一五一十的把“準奶妈”真实情况都介绍了,陈兆军不住的点头,还对那种抛妻弃子的男人做出了严肃批评。

吕玉清在旁边翻着白眼,陈汉升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那就是没有抛妻弃女了。

他不仅没有不负责任,还打算负起所有责任,给所有心爱的女人一个家,这还不如抛妻弃女呢!

“吃饭咯。”

这时,一直在厨房裏忙活的王梓博,端着几盘家常菜出来了。

现在江边公寓是没有保姆的,今天吕玉清和边诗诗在医院裏比较辛苦,老陈又抱着孙女在楼下溜达好几个小时候,王梓博下班后尽量赶过来做饭。

吃完饭以后,吕玉清和边诗诗又去帮着小小鱼儿洗澡,正在看新闻的陈兆军,又用一种平常的语气吩咐王梓博:“梓博啊,你打字利索,把那个女研究生的事情和汉升说一下,如果真要成为陈子衿的奶妈,让他好好感谢一下人家。”

“好的,陈叔。”

王梓博掏出手机“哒哒哒”的发了过去,没过多久陈汉升就回短信了。

陈汉升:知道了,欠你两个人情。

“这小子。”

王梓博把手机送到陈兆军麵前,笑着说道:“我就是发条短信而已,小陈居然说欠我人情了,客气的都不像他。”

“嗬嗬~”

老陈也跟着笑了笑,不过看上去比王梓博聪明多了。

等到陈子衿洗完澡以后,她在婴儿床上开心的手舞足蹈,今天和爷爷在外麵看到了花花草草,还有江边“呜呜呜”鸣笛的大货轮。

不过更让陈子衿开心的是,爷爷居然给她穿上外套,戴上小帽子和小袜子,这是每次下楼前才有的动作啊。

“那个老吕啊······我先过去了,你今天太忙就多休息吧。”

陈兆军抱起孙女后,转头对吕玉清说道。

“啊······啊·····好······”

吕玉清抬起头,她意识到陈兆军和陈子衿要去哪裏,但是又没有理由阻拦,最后只能嗫嗫嚅嚅表示自己知道了。

“梓博,麻烦你当一回司机。”

陈兆军拍了拍王梓博的肩膀说道。

“陈叔,去哪裏呀?”

目前为止,也就王梓博还没有反应过来。

“笨死了,让你开车就开车,那么多废话做什么,一会记得再过来接我。”

边诗诗瞅了一眼吕玉清,赶紧推着王梓博出门,她自己留下陪着吕玉清。

吕玉清目光一直停留在外孙女身上,直到电梯缓缓的下楼后,没有了小小鱼儿的家裏骤然冷寂下来,吕玉清才呆呆的坐回沙发上,盯着空蕩蕩过的婴儿床怔怔不语。

“吕姨······”

边诗诗能够理解吕玉清的心情,谁能想到白喻突然改变主意啊,再算上今晚的话,陈子衿已经第四次请沈幼楚喂奶了。

再喂下去,真要成为习惯了啊。

不过事情远不止如此,两个多小时后陈子衿居然没有被送回来,吕玉清自然更加担心,她直接联係了陈兆军:“小小鱼儿呢?”

“陈子衿今天下午在楼下玩耍太累,所以直接在沈幼楚那边睡着了。”

老陈解释道:“我就没有吵醒她了。”

“这样啊······”

吕玉清有些后悔,早知道刚才一起过去了,现在她只能叮嘱道:“那你照顾好小小鱼儿,顺便帮我和沈幼楚说声感谢。”

“宝宝不是我照顾的。”

陈兆军说道:“我已经回天景山小区了。”

“什么?”

吕玉清“哗啦”一下站起来:“你怎么能把宝宝单独留在那边呢,出事了怎么办······”

“能出什么事呢?”

老陈不慌不忙的反问:“我觉得陈子衿在小沈身边,反而能被照顾的更好,至少不需要每天这样来回折腾了。”

“我······”

吕玉清噎了一下,她没有找到合适的奶妈,所以小小鱼儿每天才要往返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姑姑陈岚也在呢,你如果实在放心不下,现在过去抱回来也行。”

陈兆军说道。

“不用了,等我明天确定了奶妈,就去把小小鱼儿接回来。”

吕玉清生硬的挂掉电话,然后双手抱胸这样静静的默坐。

其实吕玉清心裏很清楚,陈子衿在沈幼楚那边肯定没问题的,萧容鱼被扣在美国,但是小小鱼儿并没有太闹腾,除了因为宝宝太小还不太懂,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能够吃喝饱喝足,所以才不想妈妈。

让陈子衿“吃饱喝足”最关键的人物,那就是沈幼楚啊,现在小小鱼儿见到沈幼楚都会主动搂脖子了,所以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呼······”

吕玉清长长的呼出一口闷气,又掏出手机给萧容鱼发起了短信。

吕玉清:闺女,妈妈对不起你。

萧容鱼:又找沈幼楚给宝宝喂奶了?

吕玉清:是。

萧容鱼:也没关係吧,我刚才也主动给陈子佩喂了奶,她早上睡醒可能是饿了,吵得有些厉害。

“主动?”

吕玉清盯着手机屏幕有些失神。

前几天的时候,萧容鱼还是秉持“一次还一次”的原则,沈幼楚不喂她不还,现在已经“沦落”到主动喂奶的地步了吗?

······

“陈叔也真是的,他怎么把宝宝丢在沈幼楚那裏呢。”

王梓博过来接边诗诗回家的路上,边诗诗抱怨道:“这个办法真够阴损的,但是家裏没有了宝宝,吕姨都有些失魂落魄了。”

“这不是陈叔的主意。”

王梓博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小陈打电话过来,他让陈叔这样做的,不过小陈的理由是吕姨带宝宝太累了,不如让沈幼楚帮忙抚养一阵子。”

“一阵子?”

边诗诗愣了愣:“一阵子是多久啊,最多还有几天,小鱼儿身份证就能寄到美国了吧,那时她就要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

王梓博挠挠头:“不过我自己理解,一阵子至少也得一两个月吧。”

“一两个月······”

边诗诗拍拍脑袋:“拖那么久时间,小小鱼儿真的要把沈幼楚当成亲妈了啊!”


一千零三十四、萧容鱼和沈幼楚的曆史性视频!
作者:柳岸花又明

又是一个繁杂的夜晚过去了,有人失眠,有人熬夜,有人沉睡······不过太阳不以任何人的意誌为转移,第二天早上时间一到,它就準时洒下了白茫茫的光辉。

早上7点半左右,沈幼楚也醒了。

“这么晚了!”

沈幼楚吓了一跳,这个点对她来说已经比平时晚半个锺了,妹妹阿宁差不多都要去学校了。

虽然时间有些紧,但是沈幼楚的动作依然小心翼翼,因为卧室裏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不到7个月的宝宝,她正躺在旁边的婴儿床上,粉嘟嘟的脸蛋红润嫩滑,长长的睫毛柔顺的覆盖在眼睑上,时不时可爱的颤动两下。

沈幼楚默默的注视了一会,然后走过去把宝宝睡觉时流出来的口水擦去,神情上一点都没有嫌弃。

还有一个是差不多20岁的大丫头了,她横七竖八的睡在沈幼楚身侧,盖的毛毯早就被蹬开了,手裏还握着个手机,说明她昨晚是玩手机玩累了才睡着的。

沈幼楚把手机抽出来放在桌上,然后拉起毯子重新盖在这个大丫头身上,直到处理完这一切,她才轻轻的关门离开。

“幼楚,你醒啦?”

好朋友胡林语已经醒了,正在卫生间裏刷牙。

“嗯~”

沈幼楚轻声应道,走到客厅看见妹妹阿宁正在吃着麵条,她终于放下心了,应该是胡林语或者冬儿做的早饭。

“昨晚带着两个累赘,又失眠了吧。”

胡林语刷完牙走出来,冲着卧室努努嘴说道。

也不能怪小胡这么形容,那个婴儿的是陈子衿,虽然长的很可爱,其实她是“敌人”的女儿。

那个大的就甭提了,陈汉升的妹妹——“陈家后浪”陈岚,这对兄妹连狗都嫌弃。

再加上沈幼楚今天起晚了,胡林语就以为是两个累赘打扰了沈幼楚。

“没有。”

沈幼楚摇了摇头,她找了根红色的发带,坐到妹妹身边帮她扎头发。

“还说没有,你就是心底太善良了。”

胡林语也跟着走过去:“昨天晚上陈叔把陈子衿丢在这裏,我都不知道你为啥要接下来,不会真的喂了几次奶,感情就喂出来了吧······”

胡书记一个劲的絮絮叨叨,沈幼楚专心致誌的帮妹妹扎头发,两人的相处方式就和大学时候一样,尽管沈幼楚不认同好朋友的意见,但是她嘴巴太笨了,辩不过的情况下干脆沉默以对。

等到帮妹妹梳理好头发,沈幼楚又去检查沈宁宁的小书包,看看文具盒、水杯、作业本这些都带齐了没有。

“我真是服了!”

胡林语看到自己讲了那么多,沈幼楚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也有些生气:“每次说你都不听,委屈了又默默的掉眼泪,我怎么认识你这种人的······”

沈幼楚依然不吱声,不过当胡林语準备送着阿宁去学校的时候,沈幼楚从鞋柜裏拿出一双崭新的平板鞋,慢吞吞的对好朋友说道:“那天发现你鞋子坏了,给你买了一双新的。”

“我······”

胡林语嘴角动了动,然后冷哼一声穿上新鞋子,插着腰说道:“不要以为给我买东西,就可以让我少批评你几句了。”

“我没有这样想。”

沈幼楚嘟着小脸回了一句,然后整理一下妹妹的红领巾,站在门口目送着胡林语、冬儿和阿宁离开。

冬儿已经在奶茶店正式履职了,成为了胡林语的小助理,她也是要跟着去上班的。

在下落的电梯裏,胡林语踩着新鞋左顾右盼,看上去颇为满意,冬儿笑嗬嗬的说道:“林语姐姐,这双鞋子真适合你。”

“那当然了。”

胡林语一点都不奇怪:“沈幼楚把全家人衣服鞋子尺寸都记住了,不可能不合适的,就是她有些傻,很少给自己添置新东西。”

“阿宁~”

胡林语摸着沈宁宁的脑袋:“你阿姐是不是一个傻子?”

“阿姐不傻。”

沈宁宁睁着单纯的大眼睛,很认真的反驳道:“阿姐善良。”

“哎~”

胡林语歎了口气,麵对陈汉升这种坏人,善良就相当于傻啊。

······

沈幼楚听不到好朋友的担心,她回到卧室裏叫着陈岚起床吃早饭。

“阿岚,莫睡喽,莫睡喽。”

沈幼楚摇着陈岚的肩膀,带着一点可爱的川渝口音。

“嫂子······”

陈岚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等她意识到这裏只有幼楚嫂子的时候,她又用毯子蒙住头,闷闷的说道:“我前两天学习太累了,需要补觉休息一下,我就不吃早饭了,嫂子你中午再叫醒我。”

陈岚是昨天才知道哥哥“换孩子”的骚操作,一是前几天她学校的确有个考试,八年直博的医学生总是莫名其妙有很多考核。

陈岚为了不挂科,机场送别小鱼儿嫂子以后,就在宿舍裏疯狂的补习;

二是根本没人主动告诉她,可能在大家眼裏,陈岚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丫头,她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用,难道还能让陈汉升把宝宝换回来吗?

陈岚昨天考完试,她有点想肉乎乎的陈子佩了,晚上跑过来吃饭的时候,这才明白原来孩子被调包了,留在建邺的是陈子衿。

不过“陈家后浪”心理素质还是很屌爆的,陈岚最多愣了5分锺,她就非常愉悦的逗弄起陈子衿了。

反正对长公主来说,陈子衿和陈子佩都是自己的侄女,昨晚陈兆军离开时,还叮嘱这个不靠谱的姑姑照顾陈子衿。

其实陈岚哪裏有能力照顾,宝宝还得是跟着沈幼楚睡觉,陈岚只是厚着脸皮挤在同一张床上而已。

沈幼楚叫不醒陈岚,主要她性格还是太好了,也比较纵容这个小姑子,要是换了梁太后早就掀被子了。

当然陈子佩也没有醒,沈幼楚目前还不知道这个宝宝的作息规律。

除了这一大一小两个懒虫以外,家裏还有婆婆,沈幼楚只能先放下陈岚,出去照料着婆婆吃早餐。

婆婆早上只喝一碗米粥,沈幼楚吃饭时也不怎么说话,客厅裏只有木筷触碰在碗边上,发出一两声“叮当”的声响。

“幺儿。”

婆婆吃了一口鹹菜,突然问道:“那个娃娃醒了没?”

婆婆不会说普通话,口音裏夹杂着浓浓的川渝方言。

“没得醒。”

沈幼楚摇摇头,“那个娃娃”就是指陈子衿。

婆婆以前在家裏很少开口,不过自从两个宝宝被调包以来,婆婆每天总要找沈幼楚聊会天,用老迈但是并没有昏花的眼睛,观察着自家孙女的状态。

“哦。”

婆婆点点头:“你心裏是咋个想的?”

陈子衿每天都送过来喂奶,沈幼楚和她之间的感情迟早会“变质”的,或者说已经变质了,因为昨晚沈幼楚都带着陈子衿睡觉了。

“我也不晓得。”

沈幼楚放下筷子,垂着脖颈注视着桌麵:“但是看到娃娃闹,我就会想到陈子佩,心头忍不住难过。”

“可她毕竟不是你女儿噻。”

婆婆提醒道。

沈幼楚又不说话了,婆婆也是缓缓闭上眼,餐桌上气氛有些凝固。

“哇~”

这时,卧室裏突然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这是陈子衿睡醒了,沈幼楚马上站起来要过去。

“幺儿。”

婆婆在背后叫住她:“等到陈汉升老汉过来了,你还是把娃娃还给他吧。”

“喔~”

沈幼楚应了一句,匆匆茫茫的走进卧室,没过多久婴儿的哭声就止住了,中间还夹杂着陈岚张牙舞爪的叫唤:“你把姑姑吵醒了,姑姑的起床气很大,我要把你屁股咬掉······”

······

不过,出乎婆婆意料的是,陈兆军根本就没过来,他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似乎忘记了这裏还有他的孙女。

所以沈幼楚一个上午就在家裏看着陈子衿,同时还要防止陈岚“欺负”宝宝。

陈汉升这个爸爸平时就喜欢把女儿惹哭,然后再贱兮兮哄着,陈岚这个姑姑也是有这个癖好。

中午沈幼楚正在厨房做饭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客厅裏有哭声传来,沈幼楚连忙跑出去,发现陈子衿坐在沙发上嚎啕大哭。

宝宝哭的好伤心啊,眼泪一颗颗从大眼睛裏“唰唰”的滚出来,顺着肉嘟嘟的脸蛋和下巴落到衣襟上,她看见沈幼楚以后,还委屈的伸出小胖胳膊,要求“妈妈”把自己抱起来。

沈幼楚有些心疼,走过去抱着陈子衿,小小鱼儿容易哭但是也容易哄,沈幼楚轻轻抚摸几下她的后背,陈子衿眼泪就收住了,不过仍然小身子还是一抽一抽的。

“阿岚,怎么了呀?”

沈幼楚问道。

“这就是个好哭鬼!”

没想到陈岚也是眼眶发红,好像受到冤枉似的,她指着自己耳垂说道:“陈子衿刚才趴在我身上玩,突然咬住我耳朵,我都不敢挣脱,等到她鬆嘴了以后,我就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脸蛋,这个好哭鬼马上就嚎了,我再也不想理她了!”

“这······”

沈幼楚有些啼笑皆非,陈岚有时候鬼精灵一样,有时候看起来比阿宁还要幼稚,她弯下腰看了看陈岚的耳朵,发现除了口水以外,并没有什么齿痕,知道应该问题不大。

“你先看会电视,一会吃中午饭了。”

沈幼楚安慰了一会陈岚,然后把陈子衿送回卧室的婴儿床上,让她们两人分开一会,自己则重新回到厨房。

只是陈岚很不服气,她在沙发上坐了一会,也“噔噔噔”的跑到卧室。

陈子衿正在婴儿床上打着滚呢,她发现姑姑过来了,一时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眨巴着眼睛。

“咱俩认识也就是6个多月,其实也不算很熟,再说我也是第一次当姑姑,凭什么就要让着你啊。”

陈岚“恶狠狠”盯着自己的侄女,然后一把将陈子衿的袜子拽下来,往自己脚上套。

陈子衿小胖乎乎的,突然从袜子裏露出来就好像白麵小馒头。

她看到姑姑把自己袜子拿走了,于是想把袜子“夺”回来,不过陈子衿都不会走路,有时候还坐不稳,伸展手臂的动作都比较吃力,一不小心倒在床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而且陈子衿的袜子那么小,陈岚最多塞进两个脚指头,看着倒在床上的侄女,这个没心没肺的姑姑“哈哈”大笑起来了。

等到沈幼楚做好饭,来到卧室喊陈岚吃饭的时候,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陈子衿也趴在姑姑的肚子上,虽然这个姿势比较难受,不过她居然也睡着了。

沈幼楚目光如水一般的柔和,因为陈汉升也喜欢把闺女这样搁在胸口逗弄,父女俩其乐融融······

吃中午饭的时候,陈兆军仍然没有过来,沈幼楚也没有打电话询问,或者说她在陈子衿的身上,其实找到了照顾女儿的感觉。

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在陈子衿的着急催促下,沈幼楚和陈岚带着她下楼晒太阳。

不过陈子衿现在的衣服已经穿了一天了,尤其她上午还哭了一次,沈幼楚想了想,突然“咯吱”一声打开衣橱,裏麵整整齐齐摆放着陈子佩的衣服。

“哇塞~”

陈岚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小人儿衣服”,平时穿在宝宝的身上,似乎没感觉那么小,现在单独拿出来就好像洋娃娃的外套似的。

沈幼楚从裏麵挑了一件长袖夹棉和一条长裤,又担心气温没有完全升高,还给陈子衿套了一件手织的小背心,临出门时又拿了一定婴儿渔夫帽。

沈幼楚也戴了一顶渔夫帽,不过她是习惯了,一是性格习惯性低调;二是如果不遮挡一下,路过的行人都会下意识的注视过来。

这让陈岚异常羡慕,自己要是像幼楚嫂子这么漂亮,绝对不会锦衣夜行,一定会做个让风华绝代的女妖精,让建邺两个大学城都布满追求自己的男生。

“可惜啊。”

电梯裏,陈岚对着金属镜壁忧伤的说道:“我怎么就长了一张喜欢二次元的脸呢。”

······

现在正值人间四月天,楼下一片融融春意,花园裏到处都是盛开的桃花、梨花和海棠,一串串一簇簇挂满枝头,红色如火,粉色似霞,到处都是淡淡的芬芳。

小小鱼儿平时都是在江边公寓那边散步,而沈幼楚这套公寓毗邻紫金山,景色又是稍有不同,所以她一直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奇的到处东张西望。

有时候见到有趣的东西,她就会伸出短短的手指,兴奋的对沈幼楚叫道“喔!”

有时候见到自己很难理解的物件,陈子衿脸上也会产生疑惑的表情,嘴裏小声叫道“喔~”

虽然都是“喔”,不过一个是第四声“wò”,另一个是第一声“wō”,陈岚总结出规律后,只要听陈子衿的音调就能明白她的想法。

有的时候走累了,沈幼楚就找个椅子休息一会,小小鱼儿坐在她的腿上,手裏把玩着地上捡到的花瓣,每当她要塞进嘴裏的时候,就被沈幼楚或者姑姑陈岚拦了下来。

两个大人和一个宝宝在这边尽情享受着春日悠閑时光,不过吕玉清那边再次陷入困境中,因为她昨天找到的那个“研究生母亲”,同样没有理由的拒绝了当陈子衿奶妈。

大概是因为之前没有交情的缘故,人家拒绝的比白喻还要生硬,直接说不想帮其他孩子喂奶。

吕玉清都不知道什么原因,而且她今天在医院也没有找到其他合适的奶妈。

不过比起这些事情,更让吕玉清心慌的是,自己本来应该非常沮丧和生气,可是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些情绪,似乎内心知道还有沈幼楚那条“最完美退路”,纵然失败了就没有太大关係。

吕玉清打电话向丈夫寻求安慰,幸好老萧那边又有进展,他这次也找到了一个合格的奶妈,据说还是个小学老师,丈夫做生意失败了急需现金周转,不然也不会答应。

“不过······她明天才能去建邺。”

老萧迟疑了一下说道。

“哦。”

吕玉清明白这个意思,今晚又得求沈幼楚了,其实她现在的心态已经无比“平和”了,吕玉清嚐试着想激发那种屈辱感,但是悲哀的发现真的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明天让果壳的小杨司机接过来吧。”

吕玉清无精打采的说了几句,然后又给陈兆军拨过去,问问宝宝的情况。

她一直以为陈兆军今天在陪着宝宝,没想到老陈接通后答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今天回港城了,单位有些内退手续需要签字确认,所以就回来了。”

“什么?”

原来已经“心如死灰”的吕玉清,被这句话吓的突然精神起来:“你回港城了,宝宝就丢在沈幼楚那边的吗?”

“对啊。”

陈兆军一点都不紧张,语气平和的说道:“小沈都能带一个晚上,多带一个白天又有什么关係。”

“你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

吕玉清愤怒的甩下一句话,马上前往沈幼楚那边。

不过在车上的时候,吕玉清慢慢冷静下来,她觉得陈兆军说的没有错,沈幼楚都能带着陈子衿睡觉了,多带一个白天又何必大惊小怪的?

自己生气其实是“自欺欺人”,或者说是“无能狂怒”。

“一切都是我和老萧没有本事,就连奶妈都不找到······”

吕玉清胸口实在难受,不过到了沈幼楚家楼下后,她看到了更难受的那一幕。

此时夕阳西下,天边的云朵被渲染得一片通红,好像即将沉入大海中的游鱼,仍然努力翻滚着金色鳞光。

沈幼楚抱着陈子衿站在公园的走道上,两人都带着渔夫帽,不过沈幼楚身材高挑,帽檐下的发尾在霞光照射下仿佛纯金细丝,小小鱼儿指着远处的紫金山,嘴裏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沈幼楚尽管听不懂,可是她一点都没觉得厌烦,依然温柔的点着头。

她们旁边是开朗机灵的陈岚,她正掏出手机在拍摄着夕阳下的美景,时不时握着小小鱼儿的手掌逗弄一会。

吕玉清有些莫名其妙“嫉妒”,她恍惚间觉得沈幼楚和陈子衿才是真正的母女,努力摒弃这些思绪以后,吕玉清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小沈,陈岚,你们在散步啊。”

沈幼楚转头稍微有些惊慌,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吕玉清。

虽然也见了不少次了,不过当时身边都有很多人,两人没有过这样麵对麵的直接交流。

“叫我吕姨就好了。”

吕玉清看出了沈幼楚的心思,也惊讶于黄昏下沈幼楚那双朦胧的桃花眼,不得不承认真是漂亮。

“喔~”

陈子衿见到外婆,主动伸出小胳膊要求外婆抱抱,这让吕玉清心裏安慰了不少。

至少,宝宝还是我家的。

“陈子衿很活泼,你今天带了一天,辛苦了啊······”

吕玉清抱着小小鱼儿,说一些应酬时的客套话,不然她担心气氛会冷淡下来。

其实也很有意思,当初吕玉清第一次见到沈幼楚的时候,下巴抬得很高,姿态摆得很足。

结果外孙女喝了人家几次奶,吕玉清那种气势就消失了,大概这就是“拿人手软,喝人嘴短”吧。

一起回公寓的路上,吕玉清心裏盘算着现在要不要带着宝宝先离开,不然没话说实在有些尴尬,可是转念又想了想,今晚又没有其他奶妈,港城那个奶妈明天才能到,所以还得依靠沈幼楚啊。

有那么一两个瞬间,吕玉清甚至都有些后悔过来了。

总之沈幼楚一定会照顾很好的,自己过来的话,还得开口再求一次沈幼楚。

可是不过来的话,自己又想宝宝啊,难道还真把小小鱼儿丢在沈幼楚这边啊?

······

家裏有些热闹,原来胡林语和冬儿已经接了阿宁回来,不过让吕玉清感到“心安”的是,大家对她的出现一点都不奇怪,小胡还撇撇嘴说道:“嗬~,今天到的挺早啊。”

言下之意,平时喂奶都是9点多才到的,今天5点多就来了,“打卡时间”提前了啊。

吕玉清摇摇头,她不愿意和胡林语一般见识,这个丫头水平不高,性格倒是比较莽。

“莽”就是胡老师的拳法宗旨,就连陈汉升那个狗皮药膏的作风,他都有些发怵,其他人更别说了。

好在没多久莫珂也过来了,莫珂的丈夫又出国开会了,偌大的家裏冷冷清清,远不如沈幼楚这边温馨。

就像莫二妈以前说的那样,自己年轻时享受独居生活,50岁以后更羡慕喧嚣一点的氛围。

吕玉清和莫珂还是有话聊的,当然也理所当然的留下来吃饭了。

真还别说,冬儿的手艺甩了王梓博一万倍。

吃完饭以后,“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吕玉清就等着快到点了让沈幼楚喂一下,然后自己就抱着宝宝离开。

不过在9点左右的时候,吕玉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萧容鱼打过来的。

吕玉清把陈子衿放在沙发上,她準备去阳台接电话,没想到这个没骨气的“小叛徒”,转身就朝着沈幼楚伸出了小胳膊。

吕玉清无可奈何的走到阳台,按下了接听键。

“喂~”

小鱼儿熟悉的声音从手机裏传来:“妈妈,你吃饭了吗?”

“嗯········啊······”

吕玉清支吾了两下,最后还是一咬牙说道:“我在沈幼楚这边吃的。”

萧容鱼听完安静了一下,然后安慰着母亲:“没事的,身份证应该很快就寄到了,我很快留能回国了。”

吕玉清愈发愧疚,小鱼儿现在已经不提“找奶妈”的事情,也就是说不太指望了。

“宝宝今天好吗?”

萧容鱼又问道。

跳过“奶妈”这个话题,吕玉清心裏还能好受一些,她既没有刻意夸张,也没有有意贬低,把陈子衿和沈幼楚的感情发展都讲了出来。

没想到萧容鱼并不意外,自言自语的感慨道:“难免的,谁都是难免的,毕竟她也是母亲······”

吕玉清听出了不同的意思,既然陈子衿和沈幼楚比较亲昵,陈子佩和萧容鱼也不遑多让吧,毕竟小鱼儿也是母亲啊。

母女俩一时间都沉默下来,任由夜晚刮起的凉风,吹动着听筒裏的鼓膜。

“妈,我想和宝宝视频。”

片刻之后,萧容鱼突然说道。

“好!”

吕玉清二话不说,打算借一下沈幼楚这边的电脑,不过萧容鱼还有话没说完:“这次让沈幼楚过来吧,她每次也都是找机会和陈子佩视频的。”

现在沈幼楚和萧容鱼见到自己亲生闺女的手段,只有通过QQ视频,方式分别是梁美娟抱着小小憨包→沈幼楚,吕玉清抱着小小鱼儿→萧容鱼。

今晚萧容鱼的意思,她抱着小小憨包→沈幼楚抱着小小鱼儿。

直接跳过了“中间商”梁美娟和吕玉清,两个人直接麵谈。

“这样好吗?”

吕玉清总觉得不太合适,似乎有些太直接了。

“你问问沈幼楚。”

萧容鱼说道:“如果她答应了,那就是合适的。”

吕玉清回到客厅,把萧容鱼的意思传达了以后,莫珂和胡林语还在麵麵相觑的功夫,沈幼楚已经站起身,点点头轻声说道:“好。”

刚到美国那天,“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鱼”曾经和“猫巷少女沈幼楚”连线过,不过那并不是萧容鱼和沈幼楚的视频,而是吕玉清借了沈幼楚的QQ号码。

不过这一次,却是“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鱼”和“猫巷少女沈幼楚”真正的视频。

当“嘟~嘟~嘟~”视频通话的声音响起时,莫珂依稀有一种感觉,整件事情都在朝着陈汉升设计的方向走下去。

视频很快就接通了,沈幼楚电脑画麵上出现了萧容鱼,萧容鱼笔记本的屏幕上也出现了沈幼楚。

其实这个时候,她们两人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对方,而是分别找向亲生女儿。

不过看到了陈子衿和陈子佩,萧容鱼和沈幼楚都是一愣,因为她们发现闺女的身上,居然都穿着“别人”的衣服。

陈子衿穿着陈子佩的衣服,陈子佩穿着陈子衿的衣服,这样描述似乎有些拗口,简单形容就是:姐姐穿着妹妹的衣服,妹妹穿着姐姐的衣服。

只不过姐姐和妹妹,其实是同父异母。

沈幼楚和萧容鱼突然之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反而陈子衿和陈子佩好奇的伸出手指,想触碰着电脑裏的妈妈和姐姐(妹妹)。

“你女儿真像你,她是小桃花眼。”

半晌后,萧容鱼眼裏噙着泪水,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你女儿也很像你呀,她有小梨涡的。”

沈幼楚眼泪已经控製不住了,“扑簌簌”的落下来,她一遍又一遍的抹去。

看到这个场景,门口的吕玉清率先红了眼眶,莫珂拍着她的肩膀不断安慰。

这就是陈汉升给所有人挖的坑,他对人性琢磨的太透彻了,以至于不管是娇憨的沈幼楚,还是傲娇的萧容鱼,她们最后都“屈服”于内心的母性情感。

也许以小鱼儿的性格,她可能很久都不会原谅陈汉升,但是相较于“两个闺女能够一起玩耍和成长”的最终结果,陈汉升觉得仍然是赚的。

“我们不能再哭了。”

过了一会,萧容鱼抽出纸巾,撇过头把眼泪擦干:“再哭的话,宝宝也会哭的,而且情绪波动太大,你一会也不好休息,我都失眠很久了。”

沈幼楚怔了一下,突然说道:“宝宝去美国后,我也一直担心的失眠,可是昨天晚上带着陈子衿睡觉,其实睡得特别沉,早上比平时都晚起了半个小时。”

“是吗?那我今晚也带着她睡觉。”

萧容鱼低头看了看小小憨包,颠了颠大腿说道:“陈子佩,你今晚跟我睡好不好?”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