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我不是野人第一卷第065章人就该无性繁殖才对

九久小说网 2022-11-18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金刀利刃编辑:@春色满园
第一卷第065章 人就该无性繁殖才对云川傲视整个野人世界的容貌,在精卫看来一文不值不说,还是他最大,最大的缺点。野人喜欢的是大猩猩一样的男人,认为只有跟这样的男人生出来的孩子才是最强壮的后代。只有这样的
第一卷
第065章 人就该无性繁殖才对

云川傲视整个野人世界的容貌,在精卫看来一文不值不说,还是他最大,最大的缺点。
野人喜欢的是大猩猩一样的男人,认为只有跟这样的男人生出来的孩子才是最强壮的后代。
只有这样的男人在大猩猩袭来的时候啊,才能保护她们安然逃脱,像云川这种四肢一点都不发达的家伙,大猩猩一屁股就能坐死,毫无安全感可言。
说起来很有道理啊,这个时代身体才是混世界的本钱。
云川这种主攻大脑发展的人,对她们来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
好在,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看待云川的,至少那几个专门留在红宫照顾这所宫殿的僕妇们就不这样看。
她们时时刻刻都在等待云川招呼她们进被窝,却一直没能如愿,现在,云川却对一个丑的难以言说的女人大献殷勤,这让她们也很难理解。
总之,得不到的永远在等待,得到的总是那么的有恃无恐。
精卫满载而归。
为了不让精卫淹死在大河里,云川特意派人用竹筏去了河对岸,还带去了一条粗大的竹索,这种竹索外边是竹皮,里边是麻绳与藤条,云川部族的弔桥绳子,就是这种。
这条绳子原本是用来替换弔桥绳索的,现在,被云川弄去给精卫拉了一条溜索。
红宫的地势很高,大河对面的地势低,给一个巨大的竹篮子上安装上两片竹子,滑溜的竹子外皮在竹索上滑行的时候就非常的顺溜了。
而且,从这边向大河对岸滑行的时候非常的方便,鬆开竹篮子,篮子就会自动滑到河对岸,想从对岸过来,就需要用一条细绳子用力扯,才能从抵处向高处滑动。
云川用力的拥抱了一下精卫单薄的身体,在她耳边道:「以后要多吃一点,你也会变得强壮起来的。」
精卫明显不明白云川为什么会抱住她,不过,她还是欢喜,毕竟,云川是第一个愿意听她说心事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很想要她。
竹篮子里装满了东西,有大包的竹虫,大包的竹叶茶,一罐子蜂蜜,一头烘烤的香喷喷的乳猪,一个漂亮的红泥炉子,一套茶具,一套精美的餐具,甚至还有一柄用铁做的锋利小刀。
云川挥手致意,精卫在尖叫中迅速离开了桃花岛,瞬息之间就到了河对岸。
夸父恋恋不捨的挥手致意,他很希望云川能改变主意,不要把他的红泥炉子送给这个丑陋的女人,可惜,红泥炉子还是走了。
已经处理完食人者的阿布也在向精卫挥手致意,他深深地认为,族长与这个丑陋的女人在一起,应该非常的相配。
眼看着精卫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裹艰难的进入了洪荒,云川立刻转过头冲着夸父一群人咆哮道。
「刑天凭什么能娶她?
那颗脑袋有什么用处?
除过装满了大便之外,还有什么?
只要他够男人,还娶什么女人,一双手,一张大嘴不够他用的吗?
还有那个烈山氏,除过放火烧山种田之外还会什么?
阿布,以后只要遇到这两个人,就立刻给我弄死他们,在山里遇见就在山里弄死,在水里遇见,就在水里弄死,在大便的时候遇见,就用大便淹死他们。
总之,我要弄死他们——」
面对疯狂咆哮的云川,想要探听消息的阿布愣住了,想要问云川讨要红泥炉子以及茶具的夸父愣住了,就连红宫里的僕妇们也愣住了,他们都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族长会如此的可怕,如此的疯狂。
就因为一个丑的没办法看的女人?
他们没办法理解此时的云川。
在云川眼中精卫就是他不容拒绝,不容放弃的唯一伴侣,错过这个,他想再遇见一个想要娶的女人,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向野人们学习,向野人的审美观靠近,娶一个或者几个腰粗的像大树,屁股圆的像圆滚滚的巨石一般的女人?
精卫于他,就像一头公的剑齿虎翻遍洪荒终于遇见了一个雌性剑齿虎一般难得,也是他唯一想要繁衍后代的对象。
或许是春天到了,这一夜,云川作了一夜的春梦,梦中的精卫在红烛下娇媚动人,红艳艳的嘴唇铺天盖地一般的笼罩下来,让他沉浸在无边的幸福中不可自拔。
就在云川沉浸在春梦中美的不可方物的时候,红宫向阳的墙角,正有一棵青草顶破上边的泥土,绿油油的在夜风中招摇。
繁衍,对于人类来说是永恆的话题。
在洪荒时代,繁衍,留存基因几乎是人类唯一的追求,他们会利用任何机会,任何时间来繁衍,继而将自己的基因留存于世。
这不是什么主观上的决定造成的特殊现象,而是生活环境逼迫他们不得不如此。
人,与兽都有这样的要求——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小小云川又何能例外?
爱情?
云川懂,问题是除过他之外,又有谁懂?
所以,还是关注繁衍吧……爱情不过是繁衍过程中的衍生品。
早晨醒来的时候,云川依旧觉得疲倦,在梦中战斗了一夜,身体也同样兴奋了一夜。
开始的时候只有精卫,后来可能是因为丝绸内裤是嫘亲手织造出来的缘故,嫘也加入了战团……再后来,苍老师,小泽老师等等好人也不知为什么加入了战团,导致云川睡醒之后,依旧疲倦万分。
小狼一次又一次的想要钻进云川的兽皮被子想要一探究竟,它嗅到了平日里没有嗅到过得味道。
路过红宫準备去吃向阳坡上的青草的野牛也好奇的把头从窗户里探进来。
再后来,大象的长鼻子也探进来了,且夺走了云川的兽皮被子,早就把丝绸内裤丢掉的云川也就赤|裸裸的站在清晨的寒风里,而身体依旧燥热。
没有发现奇怪的东西,大象把兽皮被子还给了云川,野牛也慢吞吞的去吃青草了,小狼也把注意力放在丝绸内裤上了,云川也就走进了一个陶瓮开始洗澡。
僕妇们进来温柔的帮他清洗身体,云川此时却无欲无求。
高山上的白雪消融了,大河的水上涨了一米,原本平静的河流开始咆哮起来,水也从清澈的碧玉色变得有些浑浊。
竹索孤独的横跨在大河上,被风吹得左摇右晃,精卫没有来。
云川相信,等桃树上的花苞开始绽放的时候,精卫一定会来的,她喜欢桃花。
今年的桃花注定没有去年多,那是因为云川把外围结不出好味道桃子的桃树的枝条都给砍掉了,嫁接上了老桃树的枝条。
如今,这些枝条都活过来了,有一些还有了花苞,不过呢,花苞不多,也结不了桃子。
老桃树也损失了很多枝条,好在它足够大。
夸父,阿布在桃树下埋了很多死人,所以呢,今年的桃树就显得生机勃勃。
在桃树範围外边,就是一望无际的良田了,竹子水车吱吱呀呀的转动着,不断地将大河水运上来,顺着水渠流淌到高处一个巨大的天然水坑里,然后,再从水坑底下的一排陶管中流淌出来,再次进入水渠,灌溉这裏的土地。
有些田地已经被浇灌过了,有一些还没有被浇灌,浇灌过水的田地颜色很深,没有浇灌过的田地依旧焦渴。
等田地里的水浸透了田地,地面变得有些干了,今年的春耕也就正式开始了。还没有种庄稼,燕子倒是已经飞来了,红宫屋檐下有两处燕子窝,这是云川刻意保留下来的。
对此,族人们很不理解,他们不明白族长为什么会让这种黑白色的鸟留在岛上,却不允许别的鸟儿留在岛上,尤其是麻雀,族长对这种东西有些痛恨。
族人们聪明的认为,族长就是喜欢黑白色的东西,比如熊猫,比如燕子。
长久的不吃熊猫肉,现在,这些圆滚滚的黑白色肉团愈发的嚣张了。
除过不能上岛,它们已经与岛外的居民混为一体了,即便是在竹林深处遇见了,也会热情的打一番招呼,主要的打招呼行为就是拿走人们辛苦採集的竹笋。
这样也不错,人与熊猫可以共存,可以共同开发这一大片无边无际的竹林了。
当桃树绽放出第一朵花朵的时候,精卫没有来。
云川的春梦也渐渐的没有了,云川非常的遗憾。
在这中间,蚩尤的好兄弟狼头盔来过一次,还是用兽皮换走了很多鹹鱼。
听他说,蚩尤部族正在向西推进,蚩尤本人正在征服一个叫做「蓦」的部落,进程不是那么顺利,导致粮食有些不够了。
鹹鱼是最好的军粮,带上它,行军在外的时候就不用了到处寻找盐巴,即便是没时间蒸煮,用火烤一下就很好吃。
轩辕没有来,嫘好像也消失了,至于精卫,更是不见蹤影。
时间长了,云川的脾气就变得非常暴躁,就像是一头到了发情期却得不到配偶的公牛。
在又一个无聊的夜晚过去之后,云川瞅着还在问他讨要红泥炉子的夸父道:「人,就该无性繁殖才好!」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