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我真没想重生啊1015-1016

九久小说网 2022-11-18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porsmm编辑:@春色满园
一千零一十五、请给1个沈幼楚照顾陈子衿的理由!作者:柳岸花又明“咦,老陈也在啊?”万幸!这次进门不是沈幼楚,而是莫珂。莫珂看到陈兆军也不诧异,她一边解下脖子上漂亮的丝巾,一边笑着说道:“今天省府有个会
一千零一十五、请给1个沈幼楚照顾陈子衿的理由!
作者:柳岸花又明


“咦,老陈也在啊?”

万幸!这次进门不是沈幼楚,而是莫珂。

莫珂看到陈兆军也不诧异,她一边解下脖子上漂亮的丝巾,一边笑着说道:“今天省府有个会议,参加完我就直接过来了。”

这两人之间的“误会”已经消除,或者说本来就没有误会,全部都是梁太后与空气斗智斗勇。

莫珂换好拖鞋后,径直走向卧室看望小小憨包,嘴裏还问道:“美娟去买菜了吗,今天宝宝乖不乖······”

莫珂不知道萧容鱼出国的事情,一切以为如常。

“莫珂······”

不过在卧室门口的时候,陈兆军迈动脚步,稍微挡了一下:“其实今天发生了一些意外。”

“怎么了?”

莫二妈也是体製内的官员,她马上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反着光的眼镜片打量着老陈。

陈兆军尽管没有做出最后决定,到底要不要和儿子统一战线,但是这种情况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老梁出国了,下午的飞机。”

陈兆军先解释一下梁美娟出国的原因,听到原来是萧容鱼要离开,所以梁美娟才跟着去照顾孙女的时候,莫珂轻轻“哦”了一声。

莫珂是“幼楚党”,萧容鱼带着孩子离开,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哎呀!幼楚可以结婚了!

“不仅仅如此,还有······咳······咳······”

这个时候,老陈才发现“换孩子”这件事真是难说出口,为什么陈汉升能够做出来呢!

“哇······”

突然,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从卧室裏传出来,莫珂愣了一下:“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陈子佩居然也会闹腾了?”

“幼楚党”们都知道小小憨包安静的特性,她刚出生时还要医生拍一下小屁股才能哭出声的“轶事”,大人们都準备以后取笑她呢。

莫珂觉得特别新奇,立刻循声走了过去,陈兆军发现拦不住,赶紧把所有情况解释清楚:“汉升也跟着去美国了,但是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居然悄悄的把陈子佩带走了,现在家裏的其实是陈!子!衿!”

陈兆军一口气说完,莫珂也恰好走到婴儿床边,看到这个宝宝的确不是陈子佩!

陈子佩是小桃花眼,眼角微微上翘,非常好辨认,眼前的婴儿虽然也是白白嫩嫩的可爱,虽然也穿着一模一样的红色小棉袄,但就不是陈子佩啊。

再结合陈兆军刚才所说,莫珂终于明白,孩子被陈汉升调包了。

“他想做什么?”

莫珂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脑袋还有些眩晕。

莫二妈喜欢沈幼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沈憨憨生孩子的前两周,莫珂都是请假在医院照顾的,以至于护士都把她当成了沈妈妈。

陈子佩出生后,大家都自然的把莫珂当成“外婆”,莫珂也甘之若饴,尽管彼此之间没有血缘关係,但是感情也这样一点点的积累下来了。

莫珂有些慌张的掏出手机,她的屏保就是小小憨包。

没有血缘关係又怎么了,这是莫珂一点点带大的宝宝,她还等着陈子佩以后叫自己“婆婆”呢!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莫珂连续拨打好几个电话后,听筒裏都是这种冷冰冰的机械语音。

“陈兆军!”

莫珂没有了大学教授的风度,眼眶裏含着泪水,但是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只想为沈幼楚申诉着不公平:“幼楚的命运已经足够悲惨了,

她从小就没有父母的亲情,现在又没有了陈汉升的爱情,她生命中最宝贵的就是陈子佩,你们为什么连这点念想都要夺走,不能这样欺人太甚啊!”
“我······”

陈兆军愧疚的低下头,虽然这件事和他无关,可陈汉升是他儿子啊。

与此同时,老陈还要哄着刚刚睡醒的小小鱼儿。

陈子衿和大部分宝宝一样,睡醒了会哭,饿了会找妈妈,可是······那个笑起来甜甜的妈妈呢?

另一间卧室裏的婆婆听到动静,她也拄着拐杖走过来,看着生气的莫珂、内疚的陈兆军,嚎啕大哭的宝宝,整个家裏似乎都处在混乱中。

“咯吱~”

防盗门再次被打开,这次是沈幼楚回来了。

门口还传来胡林语说话的声音:“我觉得别墅没有一点味道,毕竟透风都将近9个月了,暑假的时候可以搬进去了······咦,宝宝怎么哭了?”

小胡说话很大,不过率先走过来的却是沈幼楚,她听到宝宝哭声,来不及换拖鞋就匆匆跑过来了。

“婆婆,爸,莫阿姨。”

沈幼楚发现卧室裏站了这么多人,她也怔了一下。

陈兆军和莫珂看到沈幼楚,他们瞬间安静下来,只有小小鱼儿还在不依不饶的哭着。

“爸,我来抱吧。”

沈幼楚伸手準备接过宝宝,可是被陈兆军摇头拒绝了,老陈缓缓的侧了一下身子,露出一个满脸都是泪痕的宝宝。

宝宝哭的好伤心啊,小嘴委屈的撇着,依稀能看到一颗很小很小的小米牙,晶莹剔透的泪水从眼缝裏汹涌的流出来,两只小胳膊在爷爷肩膀上胡乱扑腾着。

“这是谁啊?!”

这种大大咧咧的问句,肯定不是沈幼楚,而是跟着过来的胡林语。

胡书记一眼就认出宝宝并非小小憨包,可是看起来又和陈子佩差不多大小,就连外套都是一样的。

“所以······”

小胡想到了一个人。

“这是陈子衿。”

果然,陈兆军涩声回答道。

“子佩呢?”

沈幼楚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髒莫名其妙跳的很快。

“幼楚。”

莫珂心裏无比生气,不过她很清楚这件事伤害最大的肯定是沈幼楚,也许还有那个萧容鱼。

所以莫珂担心沈幼楚接受不了,先劝着说道:“你刚从外麵回来,喝口水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这个情况很複杂······”

不过非常罕见的,一向温顺单纯的沈憨憨,她这次居然没有听话。

也许因为陈子衿哭声的渲染,也许因为母爱的天性,沈幼楚是真的意识到了什么,所以她仍然站在原地,声音裏已经带着颤抖的哽咽:“爸,子佩在哪裏呀?”

“被汉升抱走了。”

老陈不再隐瞒,其实也瞒不住了。

“那小陈呢?”

沈幼楚稍稍放心,陈汉升是爸爸,宝宝的安全应该是没问题的。

“汉升······”

事已至此,陈兆军只能咬着牙实话实说:“他去美国了,也带着子佩去美国了,你可能有段时间见不到子佩了。”

“陈汉升去美国了!”

“也带着陈子佩走了!”

“你可能有段时间见不到闺女了!”

······

这些话就好像重锤,一下一下的砸在沈幼楚的胸口上。

她知道萧容鱼要去美国,陈汉升去美国也不足为奇,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把陈子佩也带去美国啊?

那是我的宝宝啊!

沈憨憨疑惑而纳闷,恍惚而不解,担心、害怕、无助、迷茫······一瞬间所有的负麵情感全部涌了上来,好像脖子上被係了条粗绳,勒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脑袋天旋地转的同时,全身也没有了力气。

不过,好几个即将晕倒的瞬间,沈幼楚居然都硬撑了下来,此时她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我不能倒!我要找回闺女!

在这个信念的支撑下,她居然踉踉跄跄的过去拿包,甚至还準备换鞋子下楼。

从建邺到美国上万公裏,沈幼楚现在的迷蒙状态,她大概都忘记了还要坐飞机,似乎打算靠着双脚,也要走到美国把孩子要回来。

“幼楚!”

莫珂和胡林语惊呼一声,赶紧把沈幼楚扶到沙发上。

就在这半晕倒半迷糊的时候,沈幼楚好像听到了老陈似乎在解释;

还感觉到了婆婆和莫珂阿姨,用冷毛巾帮着自己擦脸;

还有胡林语暴跳如雷,愤怒的指责陈汉升;

还有阿宁放学回来后,吓得扑在自己身上;

最后,沈幼楚还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一声声那么样清楚,仿佛就在耳边

“宝宝回来了吗?”

沈幼楚突然一个激灵,慢慢的睁开眼了。

“幼楚,你醒啦······”

旁边的莫珂立刻察觉了,马上问道:“身体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阿姐······”

沈宁宁泪眼朦胧的抓着沈幼楚手掌,小丫头什么都不懂,但是她知道阿姐一定很难过。

“我没事。”

沈幼楚摇摇头,她的神誌已经慢慢清醒了,也反应过来哭的并不是陈子佩,而是陈子衿。

小小鱼儿睡醒以后,她就一直闹到现在,虽然老陈已经在尽力哄着了,但是没有什么效果。

“爸······”

沈幼楚盯着陈子衿看了一会,突然虚弱的说道:“她应该是饿了。”

“我知道。”

老陈又心疼又心急:“但是她的辅食没在这边,我刚才没经过你同意,打电话让陈子衿外公外婆带着食物过来,希望你不要介意。”

其实陈兆军也可以带着孙女去江边公寓,但是沈幼楚昏倒了,老陈又担心她出现什么意外,所以干脆让萧宏伟夫妇过来。

事情发生到现在,可以说已经超脱了陈兆军的掌控,考验的就是一个随机应变的能力。

“没关係。”

沈幼楚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这裏还有子佩的辅食,可以给她吃一点,宝宝一直哭对身体不好。”

“幼楚······”

胡林语很不乐意,凭什么陈子佩的东西,要给陈子衿吃啊。

“幼楚党”对陈子衿没有感情的,尤其是小胡这种性格。

“林语。”

沈幼楚泪水在眼眶裏打转,轻轻说道:“子佩饿的时候,我也希望能有人喂给她吃啊。”

胡林语顿时不吱声了,是啊,现在陈子佩还在人家的手上呢。

陈兆军听到这句话,他敏锐的察觉到什么,试探着对冬儿说道:“小冬儿,麻烦你能拌一些辅食过来吗?”

陈兆军没有请莫珂和胡林语帮忙,因为她们很可能拒绝。

冬儿是家裏的小保姆,老陈和梁太后平时对她也很好,所以小冬儿不幸又成为了“工具人”。

“幼楚姐姐······”

冬儿看向沈幼楚,如果这是陈子佩,当然二话不说就过去了。

甚至是邻居家的宝宝,吃点辅食又没什么。

不过这是陈子衿啊,萧容鱼的女儿!

沈幼楚还在恢複力气,不过她点头的举动,已经表明了态度。

婆婆、莫珂和胡林语都没有阻拦,冬儿不再犹豫,拿起小小憨包的辅食,兑水搅拌后端过来给小小鱼儿吃。

“谢谢。”

陈兆军衷心的感谢,对于他这个爷爷来说,姐姐能够吃到妹妹的东西,这已经是“曆史性”的一大步了。

小小鱼儿吃到可口的食物,她也不再哭闹了,有时候吃了两口,还要抬起头冲着沙发上这群不认识的婆婆姨姨们,突然“喔”一下。

大家都被她的动静吸引,全部看了过来。

“陈子衿比较活泼,和子佩的性格不太一样。”

老陈解释道,他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还特意把陈子佩拉出来比较,好像这是一对真正的姐妹。

“切~”

胡林语冷哼一声,在她的心裏沈幼楚才是“原配”,萧容鱼一直有“小三”的嫌疑,所以看着陈子衿自然没有陈子佩可爱。

没过多久,胡林语感觉到身边的沈幼楚有动静,原来她力气回複后,正给陈汉升打电话。

“不用打了。”

莫珂说道:“他现在应该在飞机上。”

“喔。”

沈幼楚平静的收起手机,但是眼泪就好像断线的珍珠,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怎么都停不住。

沈憨憨是想女儿了,这种哭很有传导性,很快大家都跟着抹眼泪了。

其实沈幼楚很有忍耐力,就算和陈汉升分手的那段时间,也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才会偷偷浸湿枕巾,她当着婆婆和阿宁的麵哭出来,实在是难过到不能自已。

陈兆军也哭了,他是人又不是神,老陈也想念自己的小孙女。

最后,又是沈幼楚主动停了下来,因为大家都哭的话,陈子衿也会跟着哭,她这样小的宝宝,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婆婆~,莫哭了。”

沈幼楚拿着纸巾,先去安慰婆婆。

“幺儿······”

婆婆的眼泪夹杂在皱褶裏,浑浊的眼睛更加看不清楚了,但是谁都能看得出来,婆婆心疼孙女啊。

“我莫得事,我也不后悔。”

沈幼楚吸着鼻子,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天打雷劈的陈汉升!”

胡林语咬牙切齿的咒骂,沈幼楚那句“我也不后悔”的全句应该是“我也不后悔认识陈汉升”。

等到沈幼楚把大家都安抚好了,她站起来走向卧室。

“你要做什么?”

胡林语担心的问道。

“我去找身份证。”

沈幼楚眼眶红肿,声音闷闷的,但是语气很坚定:“我要买今天的机票去美国,把宝宝带回来。”

“去国外?”

小胡愣了一下:“你以前都没去过国外,听说那边很乱。”

“先问问地址。”

莫珂也跟着进去:“有了地址就很好办了。”

“对喔。”

胡林语这才想起来,莫珂阿姨是经常去国外学习的,有了“外婆”出马,很快就可以把陈子佩解救出来了啊。

陈兆军在旁边没有说话,其实陈汉升在短信裏说过,沈幼楚和陈子佩、萧容鱼和陈子衿,她们的身份资料不管被骗,还是被偷,全部都落到他的手裏了。

总之短时间之内,不管是出发去美国,还是从美国回来,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种无赖的勾当,如果陈汉升说自己做了,陈兆军就是百分百的相信,所以沈幼楚应该是翻不出来证件的。

不过,这个“儿媳妇”也展露了另一麵啊。

沈幼楚平时在家裏话很少,而且几乎没有什么主意,任何事情都是听从陈汉升和梁美娟的决定。

偶尔问询意见,她也只是腼腆的讲几句,慢吞吞的有时候还会结巴,搞得梁美娟都在私底下称呼她为“小憨包”。

这就是陈子佩叫“小小憨包”的原因,因为她和母亲一样憨,翻身都要比姐姐晚一个月。

不过,那是家裏从来没遇到意外,现在发生变故以后,沈幼楚心底的坚韧就表现出来了,从差点晕倒到平静的接受,现在又毅然决然的去美国找回女儿。

“单纯善良,骨子裏又很坚强。”

老陈歎了口气:“两个都是好姑娘啊。”

······

“混蛋!我要气死了!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陈汉升这样的人啊!”

5分锺后,不出意外的卧室裏传来胡林语的怒吼,她还跑出来大声和陈兆军抱怨:“陈叔,陈汉升把幼楚和陈子佩的身份户口全部偷走了!”

“什么?”

老陈皱了皱眉头:“还有这回事?”

“是啊!”

胡林语跺着脚:“千防万防,没想到家贼难防,我现在终于明白陈汉升的想法了,他是把陈子佩留给沈幼楚,再把陈子衿留在这裏,希望她们能够互相接受,对不对?”

“这样吗?”

陈兆军脸上都是“原来如此”的表情,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也太难了吧。”

“不是太难!”

胡林语非常不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们为什么要接受陈子衿,请给幼楚一个理由!”

“我······”

老陈刚要说话,外麵突然传来“咚咚咚”的剧烈敲门声,从时间上来看,这应该是萧宏伟和吕玉清了。

“也许,理由来了。”

陈兆军默默的想着。



一千零一十六、母乳
作者:柳岸花又明

冬儿打开防盗门以后,从外麵冲进来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是萧宏伟和吕玉清。

“心肝,还真是你呀,你怎么没和妈妈在一起啊······”

吕玉清走近后,发现陈兆军怀裏就是自己的外孙女,连忙抱了过来。

“老陈,怎么回事?”

萧宏伟完全不清楚什么情况,半迷糊的问着陈兆军。

刚才陈兆军在电话裏讲的不清不楚,只是让他们带着宝宝的辅食过来,还说什么小小鱼儿也在这边。

萧宏伟夫妻俩很纳闷,陈子衿不是跟着父母上飞机了吗?

他们也联係了萧容鱼和陈汉升,两人都关机了,不过涉及到了宝宝,外公外婆是一点都不敢大意,连忙根据地址开车过来了。

结果,陈子衿真的就在建邺。

这种感觉就和做梦似的,吕玉清抱着宝宝的时候,还特意颠了几下。

嗯,这肉墩墩的手感应该不是做梦。

小小鱼儿看到了熟悉的外婆,开心的小屁股上下耸动,胖乎乎的小手还抚摸着吕玉清的耳朵。

外公萧宏伟擦了擦宝宝嘴角的碎屑,刚才吃辅食时不小心蹭上了一点。

“你们先坐吧。”

陈兆军指着沙发说道,他趁着这个机会,稍微缓和一下思绪。

“老陈,这是哪裏啊?”

吕玉清左右看了看,这套公寓麵积很大,装修也很精致,不过客厅裏都是陌生人。

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麵容饱经风霜,拄着拐杖的手腕枯瘦,说明年轻时吃过很多苦。

如果是吕玉清和梁美娟,她们即使到了这个年纪,看起来也会比较富态。

还有一位20出头的女生,个头不高有些微胖,容貌只能说一般了。

吕玉清年轻时就是美女,女儿更加的漂亮,所以她的审美门槛很高,胡书记这样的只能礼貌性给个“一般”评价了。

不过吕玉清也发现了,这个女生目光很有攻击性,警惕的盯着自己。

还有两个小丫头,戴着红领巾那个小妹妹比较可爱,黑漆漆的大眼睛就像葡萄,可她们也是一脸的防备。

吕玉清心裏很奇怪,她并不认识这些人啊。

“这是沈幼楚的家。”

陈兆军沉声说道。

“什么?”

吕玉清愣了一下,她自然知道沈幼楚是谁。

陈汉升另一个孩子的母亲!

抢走小鱼儿幸福的人!

甚至可以说,也是“逼”着小鱼儿远走他乡的人!

就好像在胡林语视角裏,萧容鱼是第三者一样,在吕玉清的眼裏,沈幼楚也是第三者。

陈汉升和萧容鱼当时都要谈婚论嫁了,结果却硬生生的分手,吕玉清虽然觉得陈汉升要负主要责任,但是那个沈幼楚就是清白的吗?

“难怪她们目光不善······”

吕玉清终于明白了,她脸色也“唰”的冷了下来,转头质问陈兆军:“我家小小鱼儿怎么会在这裏呢?”

以胡林语为首的“幼楚党”,完全没办法给吕玉清带去压力。

“老萧,老吕,你们听我慢慢解释。”

陈兆军已经想好怎么说呢,他首先要把自己从整件事裏“摘”出来。

为什么要“摘”出来呢,因为如果大家知道,陈汉升提前发了短信告之,那么不论老陈如何解释,所有人都会把这对父子当成“团伙作案”。

老陈倒是不怕被冤枉,只是担心自己没有公信度了。

没有公信度,很多事情就没办法协调了。

所以一切的责任还是先由陈汉升担起来吧,

本来也都是他做的。
“我从机场回来后,想着和你们相处会有些尴尬,就登上了梓博的车。”

老陈说了一句好像没什么关係的琐事。

不过萧宏伟和吕玉清都是点头,陈兆军当时的确登上了王梓博的别克。

这就是陈主任在体製内锻炼出来的沟通技巧,先说一些真实发生的情况,后麵再谈起别的事情,别人下意识会更加信任。

“我反正也内退了,大孙女去了国外,就想来这边看看小孙女。”

老陈继续说着,但是隐去了在车上收到短信的过程。

“结果到了这边,发现躺在床上的是陈子衿。”

“我当时也有点懵,后来冬儿告诉我,汉升下午过来把陈子佩抱走了。”

“那时我才知道,孩子被调包了。”

······

陈兆军这段话裏有99%都是真的,唯一和事实不相符合的,其实他提前知道家裏是陈子衿。

不过这种细节根本查不出来的,所以在描述中,陈兆军也成为被蒙蔽的那个人。

其实老陈也的确被蒙蔽了,他只不过早知道半个小时而已,不过这是不能讲的,因为人类只会把相同遭遇的伙伴当成“自己人”。

就好像在学校裏,差生也喜欢和差生一起玩,因为大家成绩都差不多,要被骂也是一起被骂,谁也别想例外。

果然听了这番解释,萧宏伟和吕玉清都没有排斥老陈,吕玉清还自言自语的问了一句:“那陈汉升为什么要调包呢?”

吕玉清目前的心情比较稳定,女儿在飞机上,外孙女在自己怀裏,一家人都是安然无恙。

至于陈子佩,她和自己又没什么关係。

“一些自以为是的小把戏。”

萧局长冷笑一声,他已经看穿了陈汉升的打算,或者说陈汉升的计划,一旦曝光以后,自动从“阴谋”变成了“阳谋”。

不过萧宏伟觉得有些愚蠢,小鱼儿发现被调包,难道她不能回来吗?

实在不行,吕玉清带着陈子衿去国外也可以啊,好像买票很难似的,有个身份证不就行了!

正在交流的时候,从裏侧卧室裏突然走出来两个人。

一位是5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穿着一件灰色的高档呢子风衣,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满身都是温和的书卷气。

不过,她左手带着一个通体墨绿的宝石戒指,右手手腕上套着一个冰晶晶的手镯,这些价值不菲的装饰品,又透露着一些贵气。

说明这个人不仅读书多,而且还挺有钱。

不过这些都是不是重点,吕玉清的家庭条件也很好,而且陈汉升出国做生意,也经常买一些昂贵的珠宝回来讨好“丈母娘”。

吕玉清关注的是,这个中年女人的手臂,正搭在一个女生的肩膀上。

吕玉清认真打量着这个女生,年纪应该和小鱼儿差不多,个子可能还要高出一两厘米,估计要超过1米7了。

身材虽然这么好,可是穿着特别的朴素,只是简单的休閑外套加牛仔裤,裤脚还沾着一点灰尘,不知道是不是去过工地或者正在装修的新房。

她的五官也特别标致,皮肤嫩白,在灯光下反射着淡淡的瓷质光泽,一张明丽的脸庞温柔如水,眼睛就像桃花瓣似的,秀挺的鼻梁藏着一丝坚韧,乌黑的秀发被一根普通的皮筋扎起来,简简单单的搁在后背。

女生发现吕玉清的目光后,垂着头不去对视,看得出来她和那个矮胖的女生不同,没有一丁点的攻击性。

“这就是沈幼楚吧,果然啊,难怪啊······”

吕玉清不断点着头。

“果然啊”下麵应该是“果然这么漂亮”;

“难怪啊”下麵应该是“难怪陈汉升在拥有小鱼儿的情况下,他还会出轨”。

萧宏伟嘴角动了动,他其实想告诉妻子,你以前见过沈幼楚的,陈汉升大一被隔离起来的时候,这个姑娘就和咱家女儿一样,一起在外麵等了三天。

不过老萧后来想了想,现在说出来除了增加矛盾,也没有其他什么意义了。

······

“这是我的老同学莫珂,现在在省教育厅任职。”

现在,只能“中间人”陈兆军进行互相介绍了。

不过他没有介绍沈幼楚,这是多此一举的行为。

有了莫珂的出现,不太平衡的局势一下子稳住了,如果“小鱼党”还想继续占据上风,只有把孙壁妤老教书请出来了。

当然双方话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共同语言,全靠陈兆军在缓和气氛。

“刚才子衿肚子饿了,吃了一点子佩的辅食。”

“子衿和子佩性格真是不一样啊,一个活泼,一个文静。”

“明天早上7点左右,陈汉升就应该到美国了,我要问问他到底想做什么?想干什么?”

······

客厅裏人不少,不过没有一个接话茬的,这也幸亏是陈兆军,纵然再尴尬,他始终没有让气氛冷下来。

当然还得感谢“助演嘉宾”陈子衿同学,小小鱼儿总是时不时的“喔”一声,或者莫名其妙的笑了一下,这才没有让爷爷唱独角戏。

不过这总是维持不了太久的,很快萧宏伟和吕玉清就要告辞,小小鱼儿也是要带走的。

离开前,吕玉清冷冷的对丈夫说道:“子衿吃了别人的辅食,你掏出一袋还给她们。”

“老吕,没有必要。”

陈兆军竭力维持氛围,还说姐姐吃了妹妹的辅食,就是希望看在孩子的麵上,互相敌对情绪不要这么严重,没想到吕玉清一句话就分割的泾渭分明。

不过萧局长到底是个男人,他也觉得不需要这样。

“啪!”

吕玉清干脆自己抢过来,把带来的辅食全部扔在桌上,然后直接走向电梯。

“你们······”

胡林语不干了,萧容鱼父母看起来很有气质,怎么做出这样没有礼貌的举动呢。

如果不是陈叔的要求,还有幼楚的心善,陈子衿就一直饿下去吧!

不过,就在小胡反唇相讥的时候,胳膊突然被轻轻扯了一下。

“哎!”

胡林语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不用回头这肯定是沈幼楚了。

“幼楚。”

胡林语无奈的说道:“人善被人欺啊,有时候还需要强硬一点的,陈汉升就是这样的人,他没事都要找茬四处挑衅,所以生意才越做越大,因为根本没对手愿意惹这种混混。”

“先不谈这些了。”

莫珂对吕玉清的态度也很不舒服,不过总之人已经走了,应该想想下麵该怎么做了。

虽然身份证和护照签证都被陈汉升拿走,不过还可以补办,只是这样比较麻烦。

不过,最麻烦其实是陈子佩的身份证明,因为她的户口是陈汉升找关係办理的。

虽然莫珂也有关係,但是她担心陈汉升故意设绊子,比如说重新去医院开出生证明的时候,医院找理由推诿。

如果没记错的话,陈汉升和鼓楼医院的曹副院长关係很不错啊。

不过这些都要一步一步慢慢处理的,莫珂关上门,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凄凉。

小小憨包不在家,她好像也把那些热闹和欢乐都带走了。

······

陈子衿离开,爷爷陈兆军自然也跟着一起过去了,这个时候就体现了老陈的睿智,幸好刚才没有把自己脱离于群众之外。

不过有些挖苦还是得忍受的,前往江边公寓的车上,副驾驶的吕玉清突然扭头说道:“老陈,我现在才恍然大悟,为什么陈汉升当初要把我留在建邺,而让梁美娟去美国了。”

“为什么······”

陈兆军刚想问出口,他也瞬间反应过来了。

如果吕玉清跟着去美国,她是不会管陈子佩的;

可是奶奶梁美娟不一样啊,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大孙女小孙女她都会好好的照顾。

“真不愧是果壳陈啊!”

吕玉清“夸奖”道:“决定谁陪着小鱼儿出国的时候,应该还是三月底吧,隔着这么多天就有这样的谋划,我能说他目光长远吗?”

陈兆军苦笑一声,不知道怎么说。

老萧打个圆场:“老陈又不知道这些,等到明天飞机落地,你把嘲讽和讥讽都送给陈汉升。”

“哼!”

吕玉清冷哼一声,亲了亲小小鱼儿的胖脸蛋,不搭理这两个老男人。

其实萧宏伟也在反思,既然陈汉升提前那么多天就布置了,那么方方麵麵的漏洞都应该想到啊。

陈汉升所谋所划,无非就是希望小鱼儿和陈子佩、沈幼楚和陈子衿相处的过程中产生感情,可是现在子衿已经被带回家了,陈子佩应该也会很快回国,这个方法应该算是失败的吧。

或者说,自己还有没想到的地方?

······

不过回到家以后,立刻就有一个萧宏伟没想到的小问题——陈子衿洗澡后没有合适衣服更换。

因为大部分衣服都被小鱼儿带走了,剩下的都是紧巴巴的旧衣服。

今晚只能先将就一下了,吕玉清準备明天再去商店买一些合身的内衣外套,如果说衣服问题还比较容易解决,另一个问题就是根本解决不掉的。

淩晨两点左右,跟着外婆睡觉的小小鱼儿又闹了起来,另外两个房间的陈兆军和萧宏伟都被吵醒了。

“怎么回事?”

老萧抱起外孙女。

“饿了,今天也吃腻了辅食。”

吕玉清手裏端着一碗用牛奶调好的辅食,歎了口气说道:“宝宝才七个月,还没有完全断奶,她以前每天都是辅食和母乳混着喝的,真正断奶的时间要到十个月以后。”

陈兆军和萧宏伟对视一眼,他们都是当过父母的人,自然知道母乳最好,世界上最好的婴儿配方奶粉都是以无限的接近母乳为最高标準。

关键,现在哪裏有母乳啊!

陈汉升和萧容鱼都是独生子女,他们的孩子就是老人家的命根子,所以别看陈兆军、萧宏伟和吕玉清看上去都很冷静,但是宝宝每哭一声,三位爸爸妈妈心裏都要被狠狠的挠一下,恨不得代替宝宝受苦。

外婆吕玉清嘴唇都要被咬破了,她实在太心疼了。

其实也有其他解决办法,比如说从现在开始,强行让宝宝断奶,或者等宝宝哭累了也就睡了,但是谁能舍得啊。

再说,也并非没有母乳。

“你们先睡吧。”

陈兆军沉默一会,突然返回屋裏,再出来时已经换好了外套,然后用被子把小小鱼儿裹好,还打了个电话给一直为梁美娟服务的果壳司机。

“喂,小杨。”

陈兆军说道:“深夜打扰了,麻烦你来一趟江边公寓,越快越好!”

······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