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晚上的秘密】5消失的妈妈 6无效的肏屄证

九久小说网 2022-11-12 17:15 出处:网络 作者:py233编辑:@春色满园
  开门见山,不能接受加入其他亲属的朋友我只能抱歉了,其实我已经努力避

  开门见山,不能接受加入其他亲属的朋友我只能抱歉了,其实我已经努力避
免,那种没羞没臊枯燥的那种合家欢了,亲戚砍的只剩下爷爷和外公,写这篇小
说之前,我写过两篇杂谈,下边的作者其他主题应该有,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我
写这篇小说的初衷是小时候的经历和幻想,本身原型就是幻想那一家人乱搞,然
后又觉得母子文乱伦文太套路化,希望有大神看到实现梦想,但是每个人想的都
不一样,靠别人实现自己的梦想不现实,只有自己来,但是又不想走慢慢攻略老
妈的老套路,想弄点有意思的情节点子,家人之间的互动,一家三口不加人也还
是有不套路的办法写下去的,但会偏离掉自己的原本的意思。

  最早的时候甚至有人连父亲都接受不了,而我的想法刚好相反,希望父亲存
在有夫前目犯的刺激感觉,或者说就是要有观众,不仅仅是偷窥而是能互动的观
众,在不绿的情况下只能是自己亲人,现实的人对乱伦基本都说恶心,所以找个
扯淡又相对合理的理由遮掩,可以说从开始这篇小说跟母子两人关门自嗨这种情
况是就是对立的,如果因为有想看母子温馨那种,看到这里感觉自己被欺骗了的
朋友,那我诚恳的道歉。

  简单的说就是一个青春期小男孩,无意间看到了自己春梦幻想对象,现实真
实的成熟女性生殖器官,同时还看到了她老公的一颗蛋蛋,在场的还有她儿子,
他儿子还是我玩伴,当时自己直接要爆炸了,满脑子他们一家的龌龊思想,现在
只是找一些可能性合理性,把我当年的幻想写出来,但幻想本身就是以母子为中
心的普通合家欢很俗,所以我尽量加点有意思的新东西。

  实在接受不了或者没人看的话就算了。

        ***********************************

             第五章消失的妈妈

  第二天一家又恢复了正常,该干嘛干嘛了。

  我心里却平静不下来,虽说昨晚的猜测符合逻辑,但是太惊世骇俗了,让人
不敢相信是真的像做梦一样,虽然是个美妙的春梦,但我却很害怕美梦破碎掉。

  所以中午在看到妈妈洗衣服的时候,我就想找个方法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看看白天妈妈有没有可能也变成光屁股的大肥屄。

  那么怎么试探呢?直接伸进妈妈衣领摸妈妈大奶子,还是找机会碰到肥屄啊,
这两个太危险而且不现实,哪个妈妈会脱光了让儿子随便摸啊,但是妈妈穿着衣
服奶子和屁股跟儿子偶尔碰触一下,好像现实也没事,没有试探效果,所以说点
妈妈的脏话会相对安全一点。

  于是我就朝妈妈走过去:「妈您洗衣服呢,真是辛苦了啊,我帮你接水啊」

  妈妈瞥了我一眼:「呦~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知道妈妈辛苦了,干什么?想
要钱啊,还是你又犯什么错误了」

  我:「我没有啊,只是觉得妈妈很辛苦,只是觉得自己太不让您省心,小时
候估计更是缠着妈妈,带着我干活您当时肯定更辛苦啊」

  妈妈:「你还知道啊,你小时候黏得很,恨不得贴在妈妈身边,烦的我不行
……,咱家又穷没什么好东西,所以你吃的母乳断奶晚点,天天带着你做什么都
不方便,晚上睡觉隔段时间就要喂奶也睡不好……」

  妈妈还在讲述着过去,而我听到妈妈说做什么都不方便时,别的事情方不方
便我不知道,爸爸的黑鸡巴肏妈妈的肥屄肯定没以前方便了,因为有我这个电灯
泡在那戳着。

  引导妈妈说到了喂奶,机会来了,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我的想法就是随便聊几句,扯到喂奶上,这样说一些奶子的话题不会太突兀。

  如果试探直接说骚屄肥屄的话,第一是找不到话头,试问谁能跟自己的妈妈
随便闲聊,聊到妈妈的肥屄上啊?强硬的往骚屄话头上靠?那简直就是找死,哪
怕只说个文明点阴道、外阴、阴唇、阴户都不行。

  说肥屁股大白屁股?那也是不想活了,但是直接说屁股又没有试探效果的,
因为在平常生活中也会说屁股,比如说:你屁股(裤子)上有点灰尘,坐的时间
久屁股不舒服,你屁股欠揍了吧等等,也就是说用屁股这个词试探等于没有试探,
说妈妈你那又白又嫩的大屁股……,还是算了吧我还想多活两年。

  那就是只有最后一个了肥奶子了,它的称呼在我们这有这么几个:胸、乳房、
咪咪、奶子。

  第一个胸没有什么特别含义,也不含色情因素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称呼,没什
么意义所以排除,虽然和别的女人说胸好像也不合适,但那是因为这个部位本来
就敏感,胸这个字本身不脏。

  第二个乳房来自于教育,是个学名来自于书本里,现实口语这么叫会很尴尬,
我们这几乎没人这么叫,所以也排除。

  第三个咪咪的地位有些微妙,如果是单纯夫妻之间就有点色情元素,但是母
子之间这么称呼好像又没问题,就好比:老婆你的咪咪好大啊,老婆喂儿子吃咪
咪了,有儿子和没儿子情况就不太一样。

  第四个奶子就是完全粗俗的话语,当然了再粗俗也比说肥屄和大白屁股好点,
相对来说没那么过分就是它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可以先拿咪咪试一下,然后再上奶子,毕竟安全第一啊。

  我:「是吗,我吃妈妈的咪咪那么长时间啊,我都没印象啊」

  妈妈仿佛陷入回忆:「你小时候皮的跟个猴似的,有时候不吃咪咪就睡不着,
再说你那时候多大啊,没印象很正常,一转眼都这么大了啊」,然后温柔的看着
我。

  好像没事啊,也对孩子对妈妈说吃咪咪本来就不是什么太出格的话,可能是
我做贼心虚了,现在就看下面奶子的表现了了。

  我:「这不能怪我啊,小孩喜欢咬着妈妈的……奶子睡觉也很正……」

  啪——的一声,一件湿衣服甩在了我身上。

  妈妈立刻变脸愤怒到:「你乱七八糟的话都跟谁学的啊,什么奶子的那是你
该说的话吗?小小年纪不学好,你是要当小流氓啊杨阳~ 」

  然后好像很不解气,随手拿了几个衣架啪——的抽在我屁股上,抽的我生疼。

  妈妈嘲讽道:「你不是觉得我辛苦吗,行这些衣服留给你了先泡着,下午放
学你来洗」

  说完把衣架扔我身上回厨房了,我愣在原地屁股生疼,身上滴着水好不狼狈,
好像搞砸了啊。

  下午放学后爸爸也回来了,了解事情原委后说道:「哈哈叫你小子口无遮拦,
有这么跟妈妈说话的吗,叫你洗衣服也不亏,洗的认真点儿可别随便涮一下糊弄
人啊」

  哎~ 凡事都有代价,至少我现在知道了白天肥屄母狗是不存在的,只有个妈
妈,厉害的让人害怕妈妈。

  吃完晚饭就去洗衣服,如果单纯是几件衣服问题不大,但是有几条被单、被
面的大物件手洗很难洗,我又不知道什么技巧,还不能糊弄所以一直忙活到八点
半。

  进屋发现爸妈在看电视,两个人满脸笑容的聊着无聊的剧情,好像我的事情
没事了,妈妈看到我随意问了句。

  妈妈:「洗完了啊,也让你长个记性,记住了啊以后别胡说八道了,赶紧去
睡吧」

  爸爸:「对对对,今天我们狗蛋干了大活了早点睡」

  进入卧室后,我自己主动又回到了小床上,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这张小床
给我的安全感,而不是爸妈床上的不真实感。

  不一会儿爸妈关了电视也进卧室了,看到我主动回到小床也没说什么,床幔
拉开着,两个人没脱光穿的睡衣,床头灯开着,证明没节目。

  看着父母穿着睡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什么,突然感觉我自己一直很被动,
都是父母在主导,根据前边的理论应该是我主导才对啊,白天那个是典型的时间
地点错误,想象一下啊万一来邻居或者外人了了,看到一个儿子和妈妈在那奶子
来奶子去的这像话吗?

  所以现在才是正确的的时间和地点,需要再来一次来验证自己的想法,但是
失败了怎么办,我看着我勃起的鸡巴,它曾经在妈妈的肥屄里进进出出过,它现
在就是我的勇气,虽然我推测出能长期维持肏肥屄的情况,但那只是分析而已。

  回忆着昨晚肏妈妈肥屄的感觉,终于鼓起勇气走到爸妈床边。

  妈妈看了我一眼:「怎么了有事啊」

  我:「是……关于今天洗衣服的事」

  妈妈有些生气:「怎么觉得自己太冤枉了?不服气啊,这么晚了不睡是不是
还想洗衣服啊」

  我:「我说的不是关于中午洗衣服的事」

  妈妈:「不是中午洗衣服的事儿?,现在还有什么衣服的事儿?」

  这时候我有些激动,这是我自己第一次自己控制局面,前几次要么只是偷看,
要么是爸妈搞的鬼,包括晚上有没有节目也是他们决定的,现在要为自己的性福
博一次。

  我鼓起勇气堆妈妈道:「我想用妈妈的大肥屄清洗一下我的大鸡巴,顺便给
我们家的肥田松松土,省的荒了是吧爸爸」

  最后一句是对爸爸说的,毕竟爸爸是绕不过去的。

  爸妈愣住了,心想儿子在说什么啊,昨晚那是意外,今天怎么还来啊,直接
大骂一顿呵斥回去?以什么理由呢,你不能肏你亲妈妈这个理由?

  不行昨晚已经说了那个肥屄不是她妈妈,假如今晚以这是你亲妈妈不能乱伦
为由拒绝,就相当于否定掉了昨晚的身份剥离,就坐实了母子乱伦,一个是肏骚
屄母狗但没乱伦,一个是母子之间子蒸母,爸爸觉得自己面前出现了两个像妈妈
的女人,一个浑身赤裸,一个衣着正常,当赤裸的儿子挺着鸡巴出现,两个女的
谁更能适应的活下去呢?

  儿子肏了亲妈妈,一个平时高高在上的母亲,变过一次儿子胯下的母狗,一
次只要有一次就回不了头了,所以……,这个肥屄肥田和我老婆没关系,也不能
是儿子妈妈,只是个肥屄肥田母狗,还是个导儿子向善的工具。

  空气很安静不知过了多久,但这这种安静对于我来说却是一种好消息,只要
没直接骂我或者打我都是好消息,也在我意料之中。

  然后爸爸又漏出淫荡的笑容:「儿子你也要注意点啊,这大肥屄可厉害了,
弄不好把你吸干,你还小肏屄要节制啊,……。算了今天满足你一次下不为例啊」

  太好了成了。

  妈妈好像知道了该怎么做,就躺下不动了。

  爸爸:「要不要爸爸帮忙把这肥屄的衣服脱了?」

  我:「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好不容易有机会亲手脱掉妈妈的衣服,我怎么会让给爸爸。

  从刚开始的鸡巴肥屄之类话开始,妈妈就一直脸色通红的不敢看我,把一个
衣服的美女扒成赤裸白羊别提多刺激了,更何况这个美女还是自己亲妈。

  没什么抚摸或者话语,一颗一颗解开扣子,里面没穿奶罩,白嫩的乳房和腹
部慢慢展现出来,脱妈妈裤子内裤的时候,妈妈还很配合的把大白屁股抬起来,
这个过程我兴奋也不全是源于色情欲望,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

  很快那个肥屄妈妈就又回来了,妈妈赤裸的躺在床上大腿分开,我用鸡巴在
妈妈的肥屄阴唇上前后摩擦着并没有进入,一手一个大白奶子慢条斯理的揉捏着。

  这时候爸爸突然看到我屁股上被衣架抽的痕迹:「狗蛋啊,你屁股怎么回事
啊谁打的啊,这红印都肿了」

  爸爸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感觉屁股一阵阵的火辣辣疼,我看着妈妈说道:
「还能是谁啊,中午的时候被这个骚……呃……被妈妈拿衣架打的」,爸爸只知
道大概过程,打儿子屁股这对于妈妈来说只是小事,没必要说跟爸爸说。

  爸爸在我轻轻摸了几下伤痕道:「你妈下手也真够狠的啊」

  嘶————有点疼:「是啊,我还是他亲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捡的」,我
心里越想越气,就松开白奶子,照着妈妈的大白屁股啪啪啪打了几下,妈妈则是
面色通红哼哼唧唧的。

  爸爸这时候先是不解,然后露出笑容打趣道:「儿子用不用老爸给你拿个衣
架啊」

  我本想下意识的同意,但看到妈妈的大白屁股又白又嫩,摸上去柔软光滑有
弹性,这么好的屁股打坏了怎么办,就又心软了。

  爸爸好像看出了我在想什么:「这么白嫩的屁股蛋子确实不舍得打,就用你
的鸡巴使劲打她的肥屄,这个肥屄肏不坏的」

  慢慢的妈妈的骚屄开始流水了,我用手指揉掐着奶头:「骚屄你这奶子真大
啊,奶子头也大,你儿子小时候真幸福嫉妒死我了,我也要吃奶,我吃你上边的
奶,你下边的肥屄吃我的鸡巴,你个骚屄」

  说着顺势把鸡巴送进妈妈的肥屄里,一手揉着奶子,一手打着妈妈的肥屁股:
「叫你打我屁股,还敢不敢打了啊」

  妈妈:「大肥屄……再也不打儿子了,以后儿子用鸡巴打妈妈的肥屄,打妈
妈屁股嗯……嗯……」

  我边捏奶子边说道:「长个大肥奶子还不让人说了,别人不说你这大白奶子
就不存在了,就不能对你儿子好点吗啊?」说着我就上嘴,在奶头上舔咬。

  妈妈:「我……对我儿子很好啊……,我的屄都让儿子肏了,大奶子随便吃
随便摸,还有比这更好的妈妈?嗯……」

  我:「还敢顶嘴你个骚屄」

  然后我整个人趴在妈妈身上快速抽查,妈妈的身上很软活很舒服,我紧紧的
抱住想和妈妈融为一体,两人不再说话,气氛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我
和爸爸粗重的呼吸,妈妈的叫床声,和啪啪啪的声音再加上一些虫鸣,似乎一切
都很和谐美好。

  在妈妈的肥屄里射精后舒服的不行,但我猛然想起一个问题:「我射在妈妈
的屄里,妈妈不会怀孕吧?」

  爸爸哈哈笑道:「你小子才想起来啊,肏你妈的时候不管不顾,现在想起来
了,放心吧计划生育的人可不是吃干饭的」

  虽然我不太懂,但是看爸爸的意思应该不会怀孕。

  然后就是老规矩妈妈下床洗,爸爸把他那边的床幔放了下来,骚肥屄时间结
束。

  妈妈洗完后上身披个睡衣,下身穿个内裤,因为大白屁股太大,内裤并没有
完全遮住屁股,还能看到刚才我打的手印,整体看上去有些滑稽可笑。

  看到我盯着妈妈屁股看妈妈嘲讽道:「看什么看啊,你屁股又痒了是吧,我
中午打的太轻了?」

  我害怕的妈妈又回来了,然后下床去清洗准备睡觉,突然感觉不对啊,现在
还是在卧室,还是在晚上,父母说变回来就变回来的了,卧室和晚上的必要条件
还在,那么……。

  我走到妈妈啪的一声拍在妈妈打屁股上:「骚屄谁屁股痒了,你的肥屄刚才
还和我的鸡巴你侬我侬的,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还中午打我,中午打我的是我
妈,你这个骚肥屄也配啊」,说着还把妈妈内裤中间的布挑到一边,在那个坟起
的阴户上狠狠揉捏了一把。

  这时候我发现爸爸傻了,妈妈也傻了,他们大概没预料到这一幕,因为他们
已经默认回归正常了,应该睡觉了,但仔细一想还是晚上卧室问题好像也不大,
前边都接受了,再说还是一家人在卧室里。

  我知道现在主要是要跟爸爸沟通,因为妈妈在骚屄状态下很少沟通,或者说
很少沟通跟她肥屄奶子肥屁股无关的事。

  我:「爸~ 让这个肥屄把我鸡巴清理一下,肥屄的身体抱着真的很舒服,我
抱着睡觉可以吗?」

  爸爸表情有些怪异:「呃……骚肥屄也是要睡觉的,但你要抱着你妈妈睡我
个人同意,但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不建议你这么做,而且你很有可能会后悔的」

  后悔?吓唬我呢吧,抱着个大美女睡谁会后悔啊,轻轻揉着妈妈奶子说:
「来肥屄去客厅沙发上帮我清理鸡巴」

  妈妈脸色微变,雪白的大奶子蹭着我胳膊道:「大肥屄在这里给你清理不好
吗,我们不去客厅好不好嘛?」

  爸爸急忙道:「儿子别……」,根据自己对妻子的了解,夫妻晚上肏屄各种
什么儿子妈妈、女儿爸爸、公公儿媳的胡说八道,但是白天出了卧室是绝口不提
的,也就是在卧室很开放,一出去就很矜持害羞,儿子却让妻子去客厅……。

  我啪在妈妈屁股上拍了一下:「你个骚屄还敢顶嘴,跟我走」,妈妈没再说
什么跟我走了,因为她再不走,可能我就会对肥奶和骚屄做出不太好的事情,比
如捏着妈妈奶子头拉着妈妈屄毛让他跟我走。

  还没碰到卧室和客厅的隔帘,就听到爸爸丁零当啷翻箱倒柜的声音,我看过
去发现是爸爸找了一些消毒药水和棉签,爸爸找这些干什么?气氛好像有些不对
劲,好像有什么危险:「那什么啊……,在卧室也行」。

  于是妈妈在卧室用手给我清洗完毕后,两人就一起回到大床上。

  抱着妈妈睡太舒服了,白嫩嫩柔软的大屁股肥奶子太爽了,兴奋的不行,在
妈妈光滑的身躯上摸来摸去,我好像感受到了爸爸的新婚之夜啊,但紧接着意想
不到的问题就来了,我抱着赤裸的妈妈根本睡不着啊,试想抱着个赤裸的大美女,
还是自己亲妈妈这谁睡得着啊。

  想解决问题也简单,第一抱着妈妈的大白屁股对着肥屄肏个爽,彻底爽透,
爽完自然就好好睡觉了,第二个就是跟妈妈分开去小床上上睡。

  我肯定是想选第一个的,但从爸妈角度来看不希望我肏屄次数太频繁对身体
不好,就像爸爸常说的:这肥屄别把我儿子给吸干了,还有今晚开头说的:下不
为例。

  这就让人很纠结了,哎……算了以后机会多得是,细水长流不一定要拘泥于
现在,惹的爸妈不高兴。

  然后轻轻抚摸了一下妈妈的大屁股,就离开了大床,回到了我的小床,小床
发出了久违的吱吱呀呀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声音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

  突然大床传来妈妈的声音:「想玩大肥屄不要急于一时,以后时间长着呢,
没有个好习惯身体熬坏了,以后怎么抱着妈妈的大屁股肏屄呢」

  这是妈妈少有的在骚屄状态下的正经话,而不是肥屄被肏时候的胡说八道,
这个时候更有妈妈的感觉,我看向大床无意间看到了爸爸拿出来的药水和棉签,
回想起刚才的事,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屁股也不用上药啊,刚才怎么回事?

  按照正常逻辑来说,爸爸把这些药拿出来证明有人受伤了或者将要受伤了,
爸爸他自己?显然不是,妈妈吗?妈妈当时跟我在一起啊,我也会保护妈妈的也
不对,我?我和妈妈在一起捏妈妈奶子,玩妈妈肥屄也应该没事啊,那问题出在
哪?再说现在药放在桌子上也没人用啊,证明爸爸预想中的受伤事件没有出现。

  又回想一遍发现问题在哪了,刚才因为看到药品觉得气氛不对劲儿没进客厅,
也就是说出现的问题是我和客厅,妈妈这个肥屄状态范围只在卧室,一旦到了客
厅就会变回正常妈妈,一个男孩鸡巴挺着上面沾着妈妈的淫水,一只手还在玩着
妈妈的肥屄,在这种情况下以妈妈的脾气……,我不敢想下去了,这种情况下我
需要一些药物就很合理了,别说药物了夹板轮椅我觉得都不过分。

  至于为什么是我和客厅,前边还有个我,原因更简单了,爸妈两个人可是有
XX人民共和国正式的合法肏屄证的(不懂肏屄证是什么的,就找个结过婚的人
问一下),这光明正大的有什么不可以的,如果是爸妈两个人去客厅就完全没问
题,而母子两个人就不行。

  所以真正的妈妈一直都在客厅,或者说一件叫「妈妈」的外衣一直在客厅,
而卧室里只有一个扒掉妈妈这层外衣的骚肥逼,或者说去掉外在的东西回归成一
个赤裸纯粹的女人,不仅是身体上的赤裸也是心理上的赤裸,只有这样才能坦然
的和丈夫儿子肏屄,但人在社会上生存是不能赤裸裸的需要穿衣服保护自己,所
以每天早上一个肥屄从卧室走到客厅,穿上了一件名为妈妈的衣服,以一个光鲜
亮丽的外表开始一天的生活。

  妈妈需要那件外衣,或者说那是最后的尊严,对现实伦理压力和母子性交之
间的妥协,是活下去的勇气。

  甚至也是爸爸的支撑,家庭不破碎的粘合剂,也是这个怪异潜规则能运行下
去的前提。

  可笑的是我今天中午居然我想把妈妈心理上的衣服扒下来,怪不得会有剧烈
反弹,退一步假如我真一点一点成功了,弄不好妈妈会痛苦的没脸活下去而自杀,
也就是把爸爸好不容易维持下来的局面搞砸,这个家就真完了。

  那为什么不是我和爸爸剥离身份而是妈妈,变成一个普通人绕过乱伦?

  这会出现另外的问题,那就相当于妈妈和其他不相关的男人肏屄了,虽然那
个男人是我和爸爸,但是就相当于出轨了,绿帽、绿母让人更难接受更痛苦,哎
……好复杂啊。

  儿子丈夫失身于陌生女人就不算出轨了?当然是出轨,但现在社会对这个容
忍度更高,男女肏屄普遍认为男性占便宜,女性吃亏,再想想我们国骂是什么—
—肏你妈,假如一个女的骂——肏你爸,我还真说不上来谁吃亏了。

  自己的妈妈(妻子)被人肏了大肥屄,自己的丈夫(儿子)的大鸡巴肏了个
肥屄,选哪个不言而喻。

  而且第一个选项很危险,有着向真正的绿帽、绿母发展的苗头,所以必然、
绝对、一定不能选。

  好烦啊肏个妈妈的肥屄,弄的这么复杂跟破案一样,还要逻辑推理,不应该
软磨硬泡发动亲情攻势……,一想到妈妈的厉害样子还是算了吧,弄不好把自己
给攻略残疾了,不想了还是睡觉吧。

               (待续)

             第六章无效的肏屄证

  因为要好好学习,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

  这几天因为我表现好,虽然不能肏妈妈的肥屄,但是其他的肥奶子、大白嫩
屁股福利还是有的。

  中午放学的时候,看到在我们街口,赵婶拉着他儿子,也就是我朋友小钟在
训斥,把电线杆上的一张黄纸揭下来揉作一团扔在了路边,然后骂骂咧咧的拉着
小钟回家了。

  我有些好奇,什么东西啊,小钟在墙上乱写乱画了?,不会吧他一直是个老
实孩子。

  我们这小孩有时候会在墙上写一写乱七八糟的,比如说:XXX我爱你,X
XX我草(肏这字不知道)你妈,XXX吃屎喝尿之类的。

  我走近一看墙面上好像也没什么啊,一般墙上的话也不会写在街口这种太暴
露的地方,其实也是怕大人发现,所以大部分写在没什么人去的地方,那估计就
是那张黄纸了。

  虽然街口人流多,但是农村能有几个人啊,所以我趁着周围没人的时候,偷
偷的把黄纸捡起来,打开看看怎么回事。

  只见黄纸上用毛笔写了几句话。

  天皇皇,地皇皇,

  我家有个夜哭郎。

  过路君子念三遍,

  一觉睡到大天亮。

  没什么特别的,应该是谁家小孩晚上哭地厉害,就写了这些话贴在了路口的
电线杆子上,在我们村贴这个也没什么事,但问题是毛笔字旁边,有个用圆珠笔
写的改版顺口溜就很不和谐了,怪不得赵婶刚才不让小钟看训斥他,改编的内容
极其露骨。

  天皇皇,地皇皇,

  我家有个骚屄娘。

  大白奶子全都有,

  肥屄屁股夹儿郎。

  儿子大屌肏娘屄,

  气的老爹要归西。

  路人君子念一遍,

  儿子肏娘屄变现。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心虚,好像在说我家,又好像不是,我应经肏了妈妈的
肥屄,已经变现了,不用别人来念,再说我爸也没有气的要死,我又很喜欢里面
两句,大白奶子全都有,肥屄屁股夹儿郎……

  看完就扔了,黄纸这东西自己带回家不太好。

  回到家之后,妈妈又给我量了一次体温,是三十七度一,没事了体温降下来
了,而且感觉头晕、恶心、注意力之类的症状全没了,妈妈激动地说道:「老中
医的药科真灵啊,我们狗蛋好了」

  我面色古怪的说道:「是啊,虽然医生厉害,但还是离不开妈妈辛苦的贴身
——照顾」

  结果妈妈对我说道:「你个不孝子还知道我辛苦啊?你只要好好学习……」,
接着长篇大论的唠叨。

  妈妈:「对了你爷爷回来了,听说你病了来看看」

  我爷爷叫杨圣石,今年六十五岁,胖乎乎的一个老头,理个光头但是却留了
一脸的络腮胡,奶奶去世的早,我都没见过奶奶,只有我爸这一个儿子,自己一
个人住在村中间的老土坯房。

  这次是老伙计有事帮忙去了,走了快一个月了,今天刚回来。

  说曹操曹操到,爷爷笑嘻嘻的从厨房出来:「娟儿怎么回事儿,狗蛋怎么样
了」

  妈妈说道:「爸没事儿,就是有点发烧已经好了」

  爷爷高兴的说:「好了就好,好了就好啊,狗蛋爷爷给你打了一只野兔,让
你妈做给你吃」

  我印象里早期爷爷是有打猎用的枪,可能后来被收走了,于是自己做陷阱下
套抓野兔。

  嗯去厨房看看那只兔子,我和爷爷一边走一边说,听爷爷给我讲他打猎的事,
怎么做陷阱怎么下套。

  刚到厨房门口就看到妈妈弯着腰不知道在干什么,因为今天穿了条牛仔裤,
所以就看到一个又大又圆的大屁股对着门口,甚至依稀能看到内裤的痕迹,我是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别说穿着裤子了,就是光着屁股我都见过,爷爷就不一样了。

  刚到厨房就看到一个圆溜溜的大屁股对着自己,是儿媳妇的屁股,因为绷得
紧好像还有内裤的痕迹,自己的老伙计腾地一下抬头了,赶紧看向别处转移注意
力。

  因为爷爷本身胖胖的,肚子也大裤子宽松,所以稍微弯个腰就把老伙计掩盖
住了。

  妈妈好像意识到后面有人:「爸您不用来帮忙……,狗蛋你堵门口干嘛」

  我:「我想看妈妈怎么处理兔子的」

  妈妈:「血里呼啦的,有什么好看的,要不你去客厅陪着你爷爷看电视」

  我:「哦~ 」,有时候想帮忙,妈妈却觉得我碍事。

  然后跟爷爷一块去客厅,爷爷站那里不动还好,一转身走路,爷爷那勃起的
鸡巴就暴露了,虽然不太明显,但鼓起的裤裆还是能看出来。

  爷爷好像有点尴尬没说话,其实我想了一下也没什么,爷爷既不是太监或者
同性恋,见到女人稍微有点反应很正常啊,如果仅仅是想一下就是犯罪,那全世
界的男性都应该以强奸罪枪毙。

  到了客厅借着电视的话题,很快这件尴尬的事就过去了。

  因为时间来不及兔子肉只能等晚上才能吃,中午吃完饭我就上学去了。

  下午回来已进家门,就闻到一股兔肉的香味:「好香啊,妈妈的厨艺越来越
厉害了」

  妈妈盛着饭一边笑骂道:「就你小嘴甜,赶紧洗手吃饭」

  我:「我这是实话实说呀」

  爸爸笑着说:「马屁拍的不错啊」,一边摆放着碗筷。

  爷爷是不用动手的,等着吃就好了。

  一顿温馨的家庭晚餐完毕,爸爸把爷爷送回老家,我却在想别的,今晚的兔
肉算肉菜的,今晚会不会有春宫表演节目。

  爸爸回来后也不知道在杂物间忙活什么,妈妈也像往常一样收拾厨房,不同
于以前忙完后没看电视,直接进了卧室,以我的经验应该是夫妻俩躺着谈心。

  我一边看着电视剧,一边听着卧室动静,好像没肏屄啊,过了一会儿我是传
来一阵对话。

  爸爸:「我想让咱爸搬上来住,他一个人在老家既不安全又不方便」

  妈妈:「可是爸的倔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会同意吗」

  爸爸:「哎~ 爸念旧不愿理离开老房子,可是老家已经的房子已经快变成危
房了」

  妈妈:「是啊,太危险了」

  爸爸:……

  还真是在聊家常啊,是我想多了,不过我随手撩起隔帘一看却发现不是那么
回事儿。

  妈妈双腿张开赤裸的躺在床上,爸爸双手在妈妈两个肥奶上轻轻揉着,大黑
鸡巴也在妈妈的肥屄里慢慢的进慢慢的出很轻柔,所以没有啪啪啪的声音。

  也没什么脏话叫床声很和谐,这可能是最接近白天爸妈的状态,虽然爸妈不
在乎我看到,但我知道我一进去,现在这个妈妈就没了,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大白奶子全都有,肥屄屁股夹儿郎,结合画面这两句顺口溜好像又出现在脑
海里。

  我就走进卧室:「好哇爸爸,你尽然偷偷的跟妈妈肏屄」

  爸爸看着一脸不服道:「什么叫偷偷的啊,这是我老婆想肏就肏,怎么嫉妒
了,要不上来一块来」

  呃……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没跟爸爸一起玩过妈妈,要么是我在围观,要
么是爸爸在围观,要么爸爸抱着妈妈的白嫩屁股帮助我操肥屄,可是妈妈的肥屄
只有一个啊。

  爸爸:「这样吧,你去肏你妈的嘴,我肏你妈的屄」

  怎么听着像骂人,虽然有人爱好口交,但我就喜欢妈妈的大肥屄:「我要大
肥屄,爸爸你去肏妈妈的嘴」

  爸爸:「你小子要反了天了,我肏你妈的屄天经地义,再说你妈妈的肥屄又
不是不让你玩,只是父子一块的时候你去肏你妈的嘴」(没有菊花概念)

  妈妈笑道:「别吵了,要不你们父子俩来个辩论,谁讲的有道理谁就来肏我
的肥屄」

  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爸爸也同意了,毕竟爸爸感觉自己身为丈夫优势很大,
但他却没想过我为什么那么快同意,或者说即使我有后招,爸爸也认为自己这个
正牌老公也不会败。

  爸爸:「我先来,我和这个骚屄有结婚证,国家承认的可以合法肏屄你有吗?」

  我:「哦?是吗,你结婚证上写着你可以和这个肥屄肏屄了?」

  爸爸:「呃……没有写,但这是大家默认的啊,有结婚证才能合法肏屄啊」

  我:「默认?谁默认了?要不你上街找几对夫妻问问,你们的结婚证上写着
夫妻肏屄的事吗?还是婚姻法上写关于肏屄的事了?」,其实我是不懂的,但是
我知道肏屄这俩字,结婚证和婚姻法上绝对不会写的。

  爸爸:「可是……」,这怎么问啊,问别的夫妻肏屄的问题?这不找打吗,
平时最多调侃一下交公粮之类的。

  我:「结婚证和婚姻法都没写,又不存在什么默认,要不然直接叫肏屄证和
肏屄法多好,它叫结婚证并不能证明这个肥屄是你的」

  爸爸:「可是结婚证能证明我们是合法夫妻啊,夫妻在一起就是可以肏屄的
啊」,爸爸好像有些急躁。

  我:「谁跟你说结婚证等于肏屄的?按照你的理论控制了民政局办证的系统,
想肏谁肏谁是吧?,你没见过新闻上说的莫名其妙的结过好几次婚,当事人自己
都不知道,隔空肏屄啊?」

  爸爸:「这……」

  我说着整个手揉捏着妈妈的馒头肥屄:「要不这样吧,你明天在这个肥屄上
写个自己的名字,然后去民政局,让人家在写有你名字的肥屄上盖个章,那我就
承认这个肥屄是你专属的」

  爸爸:「可……,可是这只能说明骚屄不属于我,但也不是你的啊,这骚屄
上也没写你的名字啊」

  我:「是吗?既然结婚证不能证明肥屄属于你,咱俩公平竞争,我也放弃儿
子身份」

  爸爸:「不行,别想忽悠我啊,放弃儿子身份你和你妈就不是乱伦了,你就
有优势了」

  我:「这算什么优势啊,再说乱伦的问题,你怎么就知道别人的家庭,儿子
没肏过妈妈,人家母子肏屄的时候还要大声嚷嚷告诉别人?还是说人家每晚肏屄
的时候你趴窗户看过?确认只是夫妻肏屄儿子没参与?」

  爸爸:「即使我没见过,这种事也不会发生的」

  我:「在一个家庭里儿子有鸡巴,妈妈有骚屄,只要有这两个必要条件就够
了,好比是一个多面体骰子,其他所有面全是六,只有一面是一,摇到一的几率
非常小,但是你放下骰盅没打开看到之前,谁也不能说那百分之百就是六」

  爸爸:「……」

  我:「行~ 保留儿子身份,保留儿子身份我能不能肏到妈妈的肥屄我不知道,
但一个屋子一张床睡觉不难,你的结婚证失去效果,你就是个陌生男人,还是你
觉得妈妈会跟一个陌生男人出轨?到时候你大门恐怕都进不来,这种情况下你觉
得谁赢了?」

  爸爸:「……那就双方公平竞争」

  我:「好的,现在情况是这样的一个陌生的男人和一个儿子……」

  爸爸:「不是说公平吗,怎么你还是儿子啊」

  我:「你跟妈妈离婚了就不陌生人不是吗,甚至一见面就吵架,我跟妈妈断
绝关系双方还是血脉相连的,为了公平这里的儿子和妈妈没有任何亲情,只是知
道是自己亲儿子,这样公平吧」

  爸爸:「……行」

  我:「假如一个女的要和一个男的共处一夜,陌生男人和陌生的亲儿子她会
选谁」

  爸爸:「……会选儿子」

  我:「共睡一张床会选谁呢?」

  爸爸:「……还是儿子」

  我:「我曾经跟她又不分你我在一起,同生共死同甘共苦十个月,你有过么?

  我从小抱着她的大肥奶子,吃着他的奶长大的你是吗?」

  爸爸沮丧到:「我只是照顾,肯定不能跟她一起感受,他的奶子我也没…

  …,不对啊当时你还小,你妈妈奶子里的奶还是我帮忙吸出来的」

  我草说错话了,赶紧补上:「你现在是陌生男人啊,你见过陌生男人去吸别
人老婆的奶子里的奶的?」

  爸爸:「没有……」

  我:「所以谁才碰到妈妈的手」

  爸爸:「儿子」

  我:「谁才能碰到妈妈的脸」

  爸爸:「儿子」

  ……

  我:「谁才能碰到妈妈的奶子」

  爸爸:「儿子……」

  我:「谁才能肏到妈妈的肥屄」

  爸爸:「儿子」

  我对妈妈笑着说道:「好的对方已经认输了,由我来肏妈妈的肥屄」

  妈妈在鼓掌:「儿子你这小嘴的挺能说啊」

  爸爸看上去有些失落颓废,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看来得做点什么。

  我:「爸……我再怎么蹦跶,没有你当年用你的鸡巴,肏妈妈的肥屄哪来的
我啊」

  爸爸突然反应过来了笑骂道:「你想小子花花肠子挺多啊,不亏是我肏出来
的,最后那个问题肏妈妈的应该是爸爸,被你小子忽悠说是儿子,不过愿赌服输,
你肏肥屄吧」

  然后妈妈自觉地撅着屁股趴在床上,让我想起了今天在厨房的那一幕,不过
一个是穿着衣服,现在是整个白嫩屁股和火红的骚屄都暴露出来。

  两只手抓揉着肥嫩的屁股,脑袋扎在妈妈两腿中间,舌头顺着阴唇从下往上
舔一直到阴蒂,一次又一次越舔越深。

  这时候正在捏着妈妈奶子享受口交的爸爸:「儿子别舔了,我刚在你妈的肥
屄里射过精还没洗过,别舔了」

  这绝对是报复,怎么早不说啊。

  我:「没事就当和自己的兄弟姐妹同乐了」

  舔了一会儿,妈妈的鲜红骚逼中间,有一点粉红色开始一开一合喷出一股热
气和淫靡的气息,好像要咬人,又好像一些嫩肉在向外蠕动,没一会儿很多白浊
的液体应该是爸爸的精液。

  妈妈应该早就等不及了,只是嘴没空,吃着爸爸的大鸡巴呢,要不然早就乱
喊乱叫了。

  突然我有个刺激的想法。

  我嘿嘿笑道:「要不爸爸您扶着我鸡巴肏进妈妈肥屄,也算是老同志扶新同
志上马了」

  爸爸看了我一眼,把鸡巴从妈妈嘴里拔出来,到我身边一手扶着我的鸡巴,
一手分开妈妈的肥屄:「就你花花肠子多,行来吧小同志,此去肏屄一事祝你一
路顺利」

  然后扶着我的鸡巴,等龟头进入阴道后,使劲的推了一下我的屁股,咕叽—
—肏进了妈妈的肥屄,爸爸也回到了原位,把鸡巴插进妈妈小嘴里。

  说实话想选妈妈的肥屄,除了对妈妈生殖器的迷恋,有很大一部分是这个软
和的大白屁股,肥屄给我的鸡巴按摩,大白屁股给我全身按摩,捏上去像一个光
滑的水袋子,但好像更有弹性,永远都不会腻。

  鸡巴每次肏进肥屄里都感觉妈妈里边着火了一样火热,抽出的时候又有很多
嫩肉包裹着,好像舍不得我的鸡巴走。

  自己的大腿也紧贴着妈妈圆润光滑的大腿,恨不得整个人贴在妈妈身上。

  忽然抬头看到了爸爸,他也在看着我,我的手下意识的像揉面一样抓着妈妈
的屁股。

  爸爸觉得我在挑衅,像示威一样也不柔大肥奶子了,而是用手指掐捻着妈妈
的奶头,我甚至能感觉到妈妈身体随着爸爸的手一阵阵的抖动。

  我则是加快速度,撞着妈妈柔软的屁股啪啪啪……,撞得妈妈大肥屁股一阵
阵的雪白波浪,我能放开手脚操屄你能吗?

  然后我就看到,爸爸拉着妈妈的头发,妈妈是披肩发,爸爸在妈妈头部两边
一手抓一把,像骑摩托车一样控制着妈妈的头。

  那我怎么办?也没什么好抓得了,低头看着大白屁股,看到了自己和妈妈的
阴毛,有了。

  我的手从妈妈大腿前绕过,一手抓住妈妈小腹的屄毛,轻轻的向下拉,示意
妈妈白嫩的腰放低一点,大白屁股撅高一点。

  这个时候妈妈好像一分为二,上半身是爸爸的,下半身是我的互不干扰。

  看着妈妈的屁股,想起了几天中午的顺口溜。

  天皇皇,地皇皇,

  我家有个骚屄娘。

  大白奶子全都有,

  肥屄屁股夹儿郎。

  儿子大屌肏娘屄,

  气的老爹要归西。

  路人君子念一遍,

  儿子肏娘屄变现。

  特别是肥屄屁股夹儿郎,这句在我脑海里不断的回荡。

  一说起屁股我就想起今天中午的事,啪的一声打在妈妈白嫩的屁股上:「你
这骚肥屄,今天中午怎么用你的大白屁股勾引我爷爷啊?你个骚货」

  但是妈妈的嘴忙着呢,没法回答。

  反而是爸爸,听到我说妈妈用大白屁股勾引爷爷,身体一震双手紧紧抱着妈
妈的脑袋一阵颤抖,居然刺激的射精了。

  射完后激动的问我:「你说你妈……你说这个肥屄今天中午光着大白屁股勾
引你爷爷?」

  虽然晚上喊妈妈基本是,默认我认这个肥屄当的干妈,跟白天的不是一个人,
直接说老婆或者我妈是没问题的,但这些日子不管晚上怎么闹腾,白天是不受污
染的,但我说的事情却让爸爸不敢称呼妈妈为老婆或者说我妈了。

  然后对看到妈妈把精液咽了下去问道:「骚屄,你中午光着大屁股勾引我儿
子爷爷了?」

  妈妈也有些莫名其貌:「我今……你老婆那牛仔裤今天一天除了去厕所,就
没脱下来过啊」

  这时爸爸看向我,我好像说错话了尴尬笑道:「其实这肥屄中午没光屁股,
只是在厨房低头撅着大屁股在洗菜洗肉,我和爷爷刚到门口,就看到这个大屁股
对着我们,给爷爷的鸡巴直接看硬了,现在肏着大白屁股所以随口就说了大白屁
股嘿` 嘿~ 」

  这时候爸爸舒了口气:「你小子能把人吓死,我就说嘛,你妈妈这见不得光
的骚逼敢去勾引你爷爷啊」

  我天真好奇的问道:「这不是咱家的宝贝肥屄肥田吗,爷爷没耕过这肥田吗,
爷爷没教你啊?」

  爸爸竟然变得有点害羞:「这肥田……是我自己开荒开垦出来的,你爷爷没
耕过……」

  然后又严肃的对我说:「这肥屄是见不得光的,一旦见光会着火,而这个火
会把我们全家烧死」

  我知道爸爸的意思,现在不是什么骚屄勾引爷爷的问题,而是大白天真正的
妈妈勾引爷爷这很严重:「这肥屄进不了白天的,我最爱这个肥屄了不会舍得让
她被阳光晒伤的,她没了我上哪找这么爽的骚屄,这么爽的妈妈」

  最后是一语双关,表示自己绝不会毁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妈妈。

  说着仅仅的抱着妈妈柔软的身子快速抽查。

  我:「你把我爷爷的鸡巴弄硬了,你负责把它弄软」啪叽——啪叽——

  妈妈:「娟儿用大肥屄帮公公的大鸡巴软下来嗯……嗯……」

  我:「爷爷不肯从老家搬上来,用你的大肥逼大白屁股把爷爷勾引上来好不
好啊」说着打了两下妈妈的屁股。

  妈妈:「娟儿想要公公的大鸡巴,家里的肥田应该让爷爷先来啊……啊…

  …」

  我:「你这骚屄今天是不是打算光屁股勾引我和爷爷」

  妈妈:「是我打算光着大屁股,掰开骚屄等着你和爷爷来肏我,快肏我,把
你妈妈肏死,把骚屄往死里肏哦——哦——」

  我:「你个勾引儿子和公公的大肥逼」

  我紧紧抓妈妈的屁股啪啪啪的快速抽送,妈妈也开始惨叫就像要哭了一样带
着哭腔,最后我紧紧的抵住妈妈的软屁股,把子孙送入妈妈的骚屄里。

  到了现在已经不用什么信号了,只要没到明早出卧室,妈妈都是那个骚肥屄
肥田。

  三个人在各自清洗的时候我说道:「骚屄啊,爷爷一个人也不容易,要不你
这肥屄给爷爷泄泻火,对了还有你亲爹我外公」

  妈妈看了眼爸爸说道:「大肥屄倒是没意见,但是……」

  爸爸叹气道:「就算我们同意,你爷爷也不一定接受,你怎么跟他说,直接
拉过来肏儿媳妇?还是让这个肥屄不穿衣服勾引你爷爷,这都行不通的,你外公
也一样」

  我只是随口一句结果爸妈却不反对,难道妈妈的骚屄真就那么饥渴?真就变
成一个只知道肏屄的荡妇了,我脑子里绿帽、绿母、母狗、精子仓库等词汇不由
自主的冒出来,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很揪心很难受很害怕,然后我就看着妈妈丰
满白嫩的身子出神,脸色很难看。

  爸爸看到我的脸色,结合前边的话,好像猜出我在想什么:「你乱想什么呢,
这是咱自家的宝贝肥屄肥田怎么会给外人呢,你爷爷和外公又不是外人,再说我
和这个肏屄以前玩的时候,爸爸女儿、儿子妈妈、儿媳公公就扮演着玩过很多次,
只不过机缘巧合你肏了你……你肏了这个骚屄加入了进来而已」

  好像很多都有了解释,为什么爸爸在关键时刻一说话找一些扯淡的理由妈妈
就很配合,为什么爸爸相对容易的接受了我和妈妈肏屄,为什么会有有这个荒唐
的默认体系,因为它一直存在一个原始形态,以父母为中心的原型,我的加入只
是让它扩大了而已,它以家庭为一个圈子,外人是进不来的。

  从理论上来说爷爷外公也能进来,甚至潜意识希望他们进来。

  如果爷爷外公加入,更能证明肥屄和妈妈不是一个人,爷爷外公(爸爸岳父)

  都能肏这个肥屄,毕竟儿子是因为意外被迫进来的,然后赶紧仓促弄个说法
说不是妈妈,怎么看怎么心虚,而这两个人可是我们自愿拉进来的,我自己的老
婆(妈妈)会容忍跟公公亲爹乱伦吗?不可能的的,这就更能证明这肥逼跟妈妈
毫无关系,只是一个肥屄肥田传家宝要和长辈分享而已。

  但是相比于我们一家,爷爷外公一直在白天是没有黑夜的,这相当于让妈妈
强制见光,出了这种丑事,弄不好会逼死爷爷外公,我们一家也许可以厚着脸皮
活下去,但也不会好受,不能这么干。

  慢慢勾引也不行,最后和妈妈肏屄了的是谁呢,是真正的爷爷和真正的妈妈,
会把爷爷和妈妈全都污染掉,到时候爷爷可不会管什么白天和晚上,什么真儿媳
妇假儿媳妇,那份扒灰的刺激感可能会把爷爷变成野兽,但问题是这套体系不能
明着说。

  就比如:爷爷(爸)这骚肥屄就是妈妈(我老婆),你能肏她的屄,但你不
能承认他是你儿媳妇啊。

  这等于直接捅破了窗户纸,一家子丑事全部暴露简直是找死。

  虽然晚上我和爸爸身份没变,但是白天父子是绝口不提晚上肏屄的事情,这
也是一种默认,晚上不入侵白天。

  那我一个人偷偷告诉爷爷呢?也不行,我和父母的关系从来都没明说过,是
一种默认的潜规则,一说出来就会像皇帝的新装或者蓝眼睛岛的问题,引起类似
多米诺骨牌的效果。

  我爸爸妈妈三人敢于晚上肏屄的事是一种默认和猜测,三个人都默认晚上和
白天不一样不是一个人,一旦说出来就会出现一种情况。

  既然你知道晚上和白天都是你亲妈,你还敢肏自己妈妈的屄,简直是个畜生,
整个体系就进行不下去了,所以不能开口说。

  像那个多面体的骰子,几乎所有的面都是六,只有一面是一,而你又恰恰很
需要那个一,只要不打开骰蛊,你就可以一直欺骗自己里面是一。

  虽然不说出来,但爸爸知道我和妈妈知道晚上的骚屄和白天的妈妈是一个人,
我也知道爸妈知道肥屄和妈妈是一个人,妈妈同理也是,哪怕我们心里清楚得很,
但也只是猜测,就是不能明说,不能把骰蛊打开。

  一旦单独告诉爷爷那就会失控,爷爷很有可能变成一个老淫棍,整个人彻底
变成黑夜化,白天也骚扰妈妈,爷爷知道我也知道这个秘密,甚至会把我拉下水,
因为我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彻底践踏掉妈妈的尊严,按照妈妈的性格白天的
妈妈会剧烈反抗,伤到甚至失手杀掉爷爷,毕竟是一个公公要强奸儿媳妇。

  而且上面的情况全是爷爷开始就同意肏妈妈的情况,爷爷要是拒绝怎么办,
那就会出现另一个极端,纯白天的伟光正爷爷,光线照在赤裸妈妈的身体上,能
让妈妈羞愤的自杀。

  所以骰蛊不打开,虽然几乎可以肯定就是六,但是也有微小的可能是一,我
们一家需要那个一,在现实社会生存就只能是一。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所有家庭里的父母都有黑夜状态,只是孩子不知道,或
者偶尔发现了自己父母晚上肏屄的黑夜状态你也进不去圈子,交配的父母跟白天
有巨大反差,而父母在孩子面前是要永远表现白天状态的,或许对孩子来说是一
个真实存在又模糊不清,藏在晚上的一个秘密,一个客观存在父母却不愿意让孩
子知道的秘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