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孔雀王之铠甲魂(中)

九久小说网 2022-09-25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冰心编辑:@春色满园
  第七章  孔雀在博物馆大楼上上下下逛了一遍,没有找到适合的兵器,只有再由天桥回到研究大楼寻找。  突然他瞥见刚才看过的「七支刀」,心里升出一股无法形容的感觉,他打破玻璃柜将刀取了出来。拿在手中挥
  第七章

  孔雀在博物馆大楼上上下下逛了一遍,没有找到适合的兵器,只有再由天桥回到研究大楼寻找。

  突然他瞥见刚才看过的「七支刀」,心里升出一股无法形容的感觉,他打破玻璃柜将刀取了出来。拿在手中挥动几下,觉得还蛮顺手,另外还感应到一股潜在的灵气隐隐流动着。孔雀决定就用这把刀去试试斩除铠甲魂。

  当他跑回博物馆一楼研究大厅时,发现梅子已经不见了,还以为她先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也就先放一大半心。

  铠甲魂在孔雀拿七支刀进入大厅后,就发觉不寻常的灵气感应。又冒出阵阵的白雾保护自己。

  孔雀毫不犹豫双手持刀高举过头,口中念诵着密咒:「耶摩诃巴沙耶……」

  七支刀如同先前孔雀用过的武士刀般渐渐泛出了白光,但是这白光越来越明亮,变得像是小太阳般的耀眼,威力明显比普通的武士长刀要高得多了。孔雀举刀向铠甲魂沖过去。

  到了铠甲魂面前,孔雀提气一跃跳上半空,使劲将七支刀向下一劈。这次铠甲魂仍旧故技重施,聚集一团白雾防护着,但是被七支刀的太阳光芒给先行消融,跟着刀锋向下砍过,一阵清脆的金属碎裂声过后,铠甲魂硬是被劈成了两半。分开的两个半圆球体向两旁倒下去,露出里面的大头怪物。

  那个怪物有着鲜红色的肌肉,还能不断的变化外形,但被随之而来的强大光之咒法力压迫下去,将怪物笼罩在阳光与高热中。怪物一阵哀嚎扭动,肌肉、骨骼不断地爆散破裂,最后消融得只剩下一具巨大的枯骨,同时有几个透明的小亮点散落在地上……

  孔雀注意到在骨架间躺了一个人影,急忙奔过去发现是已经昏迷且衣衫不整的梅子,他替梅子扣回了研究服,并要将她送到医务室休息,半途中遇见了中村教授。

  中村关心的问道:「梅子老师怎么了?」

  「没什么大碍,大概是被铠甲魂吞进去一下子,还好我已经将那个妖物消灭了。」孔雀轻松的回答。

  「是吗?那太好了,真不愧是慈空大师的高徒。今天晚上我们要好好庆祝一番!」

  「好!好!一定奉陪,我们先把梅子老师送去休息。」孔雀怕中村教授发现自己偷偷使用国宝–七支刀的事情,急忙要岔开话题。

  「没问题,往这边走。」

  在处理完梅子的事情之后,中村教授又交代了一些善后的事宜。一小时后接近傍晚时分就带领孔雀到校门外一个小摊子去吃东西。

  「真不好意思,这学校附近没什么大饭馆,就先在这将就一下,下次再好好谢谢孔雀大师。这里的甜不辣很好吃唷!喂……老板!再来一瓶酒!」中村教授热情的招待孔雀。

  「中村教授你太客气了,我们出家人是不会计较这些东西,何况这甜不辣真的很不错,嗯……这酒也好。」孔雀笑着举杯,大口大口将杯里的酒喝下去。

  「喔……看不出孔雀大师酒量这么好,再来!再来!」

  两个人就在这个小摊上放怀吃喝,一阵子以后都有一点醉了。

  「哼!现在的年青人都一味的只相信科学,对未知的事物一点也没有谦卑之心,根本不知道作祟的可怕。」中村仗着微醺在向孔雀发牢骚。

  孔雀却不答话,只低头看着手里把玩的小珠子。

  中村好奇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是铠甲魂的卵!」孔雀喃喃地答话。

  中村吓了一大跳,仔细看那个小珠子,是个透明晶莹的圆球,但是里头的东西看了就叫人心惊胆颤。珠子里有一个像生了三个骷髅头又拖了几条血丝状尾巴的小东西。他紧张道:「这……没有危险吗?」

  「这就是这次的原凶,铠甲魂的卵,一不小心“它”又会找机会复活。万一再让他生出来就糟了,不过你放心,我把这些邪恶的卵带回庙里去用密咒烧掉,不会有事的。那个女老师怎么啦?」孔雀捏捏小珠子说着。

  「她在医务室醒过来后,就一个人回家了,好像受到很大的打击。不过她是个坚强的人,明天应该就会没事。」

  在整整喝完三瓶酒,甜不辣也吃了好几份,中村与孔雀高兴的互相搭着肩膀,口中唱着乱七八糟的歌,摇摇晃晃地离开小摊子。走着走着好像被某种东西绊一下,两个人一齐扑地跌倒。

  「好痛!」

  「哎呀!什么东西在地上?」

  「咦?是个人躺在这里。你不要紧吧?」中村好心搀扶起躺在地上的人。

  孔雀见那个人面色发青,嘴唇发白还不停地流出眼泪与口水。两只眼睛彷佛快要凸出眼框般鼓涨着,他心里隐隐觉得不妥,却又看不出来是哪儿不对劲,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大叫道:「中村教授!快离开他!」

  第八章

  中村教授听得莫名其妙,但还是下意识地伸直双手把那个人推开。跟着那个人就张大了嘴,发出:「喝……喝……吓……」的怪声。

  孔雀忙伸手进入怀中取出降魔杵,双手结印口里不停念诵密咒。

  中村注意到那个人不寻常的表现,于是又退后了几步。

  那人用双手紧紧掐住自己的脖子,面上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跟着他的头竟不可思异的慢慢从顶端向两边分开,暗红色的鲜血由眉心流过鼻子直到下巴。随着他一声声撕裂心肺的惨号,头顶裂缝也越来越大,突然一堆腐肉似的怪物由他的头顶裂缝中挣脱出去,跟着头颅和浓血爆散开来,两只眼珠与一蓬血雨从眼框中喷出。

  「啊!!这……这是什么东西?」中村骇得向后跌倒。

  那个怪物全身沾满了人肉碎屑与污血,并快速的长大。接着冒出了三个像是头部的肉瘤,还张开血盆大口向孔雀飞射过去。

  孔雀大喝:「南莫三曼多!!!」他将不动明王的火焰咒力注入降魔杵内,同时迈步迎向飞过来的三头血怪。

  在双方接触的一剎那,三头血怪其中的一个头电射而出咬向孔雀的胸口。孔雀身子一侧险险避过怪头的猛咬,接着双手用力将降魔杵向血怪一刺。「轰!」的一声,火焰咒力将血怪的身躯轰了个大洞,随后咒力更猛烈地燃烧着血怪全身,将它烧成了一堆灰烬。

  「哇!孔雀大师……这……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从人头里跑出来?」中村的双腿还在颤抖着。

  「糟了!还有……?!」孔雀紧张得向四周张望。

  「孔雀大师?」

  「在那里!」孔雀闭上眼睛双手结印念了一段密咒,不久就向近处的一栋平房狂奔而去。

  孔雀穿过了未关闭的大门与小庭院后,一进入屋内就看见室内所有的物品,包括墙壁与天花板都被一层像是腐肉东西给覆盖住,仔细瞧还能发现这些暗红色的腐肉在缓缓蠕动着,并不时冒出一颗颗的肉瘤。

  「恶……这些又是什么怪东西?」

  「铠甲魂的卵……原来还有!」孔雀恨恨地说着。

  中村疑惑道:「孔雀大师你说这些都是……?」

  「没错!这些家伙以世上的污秽为精,能与任何生物甚至是非生物交配而出生……现在他跳过铠甲魂的阶段,直接能生出驳王属……这些孢子再散开,不久就会蔓延到全世界。」孔雀紧张地解说。

  中村跟着孔雀踏进了堆满暗红腐肉的地板,立刻感觉到脚底变得湿黏,他低头一看原来是鞋底已经被腐肉侵蚀,并生出在刚刚小珠子里见过的小怪物。他不禁发出了惊叫:「啊呀!」

  孔雀大声对中村叫道:「别过来,也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孔雀双手结印一个人独自走进房内搜寻,配合念诵的密咒,使孔雀全身罩在光之咒力的保护中,不被腐肉侵蚀伤害。但是这污秽的环境里到处充满了瘴气,还有许多迷你铠甲魂卵在半空漂浮着,孔雀施展的密咒法力只能暂时将这些东西弹开,因此必须要尽快找出妖力的源头。

  「啊……啊……啊……」远处传来一阵阵暧昧的娇吟声。

  终于进入了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却看见一个像是蚕蛹的怪东西空黏在地上,但是同时也见到了一幅诡异的异色画面。

  一个看似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赤裸着身体跨坐在怪蛹上,一只手撑住身体并挺动纤腰,让身体不断起伏,这时隐约可见一根棒子由怪蛹表面凸出直插进她的蜜穴内。另一只手在胸脯上游移不停地揉搓着她美丽的乳房。

  一时之间孔雀竟有种不知道是怪蛹在侵犯女孩,还是她在侵犯怪蛹的错觉。

  那女孩十分努力的动作着,像要让快感涌遍全身,同时,发出野兽似的喊声:「啊哈……要去了……啊……啊……好舒服喔!插……插……好……像进到……最里面了……」

  孔雀知道这怪物使用媚朮诱惑这个女孩,试图要吸收她的精力。于是大喝一声:「破!」

  由于事先已经减低了力道,一道白光由结印的双手间沖出,打中女孩的小腹将她震得向后翻开。正巧这时她也达到了高潮,口里发出一连串的娇呼,爱液也自蜜穴中喷射出来,伴随着后翻的动作画出一道淫靡的弧线。

  怪蛹上兀自竖立着一根沾满爱液的棒子,在灰色外表上格外显得晶莹亮丽。但这怪蛹十分脑怒孔雀破坏它吸收女孩精力的机会,整个房间开始震动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将要沖出。

  孔雀手持降魔杵念着:「阿比拉翁更!撒巴戈!」随即带起一道白影刺进怪蛹内部。

  在咒力猛攻下怪蛹立刻爆发出一片强光,许多的碎片飘散开来,露出里面尚未成熟的怪物,但它也被降魔杵上的咒法力给消溶,只剩下一具枯骨。室内的腐肉因为失去了主要妖力来源凭藉,也跟着慢慢乾枯消失。

  孔雀看着这具只有一个头的枯骨惊讶道:「这不是“它”的正体,啊!难道是……那位女老师?!」

  孔雀急忙奔出室外找到中村教授道:「教授今天那位梅子老师住在哪儿?」

  「她一个人住在离这儿半小时路程的公寓里,怎么啦?」

  「她可能已经被……麻烦教授先去看看,若是有什么怪异的情形就先避开,我要回去准备一些东西,随后就会赶到。」

  「好。」

  中村教授赶去梅子老师的公寓,而孔雀又急忙回到庙里要找他师傅–慈空大师。

  第九章

  孔雀奔入破庙大门后就扯开嗓门叫道:「我回来了!亚修拉……师傅回来了吗?」

  「臭孔雀!现在才回来,人家也是刚刚下课,又要帮你们张罗晚饭,根本没空去看慈空师傅回来了没有。」一只锅铲还拿在围着围裙的亚修拉手上。

  「我已经吃过晚饭,不必准备我的份了。」孔雀边说边向内堂跑去。

  「碰!」

  「哎呀!」

  「喔!好痛……!」

  一位矮个子还留了两道长长白眉毛的老和尚与正在飞奔的孔雀撞个满怀。

  「你这个浑小子有啥急事?横沖直撞……」

  「师傅!我正好有事请教……快进来!」

  「喂!我还没吃晚饭咧!」

  孔雀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慈空的手就进入内堂,把在南天大学里发生的事,及铠甲魂可能因为梅子而复活的事情全部诉说出来。慈空听完之后眉头深锁,久久不发一言。

  「师傅……万一这个驳王属孵化出生,我怕以我一个人不足以消灭“它”。」

  「孔雀,你要相信自己的力量,我们密宗原就负有伏魔卫道的责任……我就在你身上施展光言密法,可以辟除铠甲魂散发出来的污秽邪物。你只要专注于对付铠甲魂。」

  慈空施展完光言密法后道:「嗯……就这样啦,快去吧!我要吃饭了。」

  孔雀头也不回地又奔出破庙。

  亚修拉见孔雀来去匆匆像个无头苍蝇便叫道:「孔雀!你到底在做些什么?」

  但是孔雀早就跑得老远听不见亚修拉的话。慈空见亚修拉关心的样子,就接口道:「你那么在意那个浑小子,等会儿饭作好之后就过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喔?这样也好,看看那个笨蛋究竟忙些什么。慈空师傅……饭菜煮好了都在桌上,您自己先吃吧。」亚修拉说完也跟在孔雀后面跑出去。

  慈空叹口气,但一见到桌上的美味菜肴又笑起来,自言自语道:「这个小ㄚ头的手艺越来越不错了,果然当初不顾里高野的反对让孔雀把他带回来是正确的决定。」

  另外在中村教授那边……

  他跑到梅子居住的公寓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所以不得不弯下腰去稍做喘息。但当他抬头看时,吓然发现整栋五层楼公寓已经被一堆像是粉红色的绵花糖般的东西给完全包围住。

  不久远处响起了警笛声,五辆警车赶到现场,下来了将近二十位的警察。一位警官般的人物走到中村面前道:「你是什么人?这栋房子又发生了什么事?」

  「我叫中村,是离这不远南天大学的历史系主任。这个房子大概是因为妖怪作祟才会变成这样。」中村紧张地回答警官的问话。

  「什么?作祟?真是胡说八道,喂!快把这里封锁起来,再派两个人进去看看。」警官对中村的话嗤之以鼻,开始指挥手下的警察处理现场事务。

  「警官先生,这里面的妖怪很厉害,你们根本没办法对付“它”,还是等孔雀大师来到之后再处理会比较安全。」

  「你不要再乱讲,否则我就依妨碍公务罪逮捕你。快闪到一边去!」警官不客气的斥喝着。

  住在附近的人听到警车的警笛声,又见警察架起路障、围塑胶布条等等动作将公寓隔离起来,都聚集过来看热闹,慢慢人越聚越多。

  现场整理完毕后,警官就派两个警察进入公寓开始调查。中村虽然担心这些警察会被铠甲魂吞噬,但在警官的威吓下也只有空着急而已。

  两个警察拨开了一层层带有黏性的丝线,好不容易走进公寓大门。

  「喂!你看过这种怪事吗?整栋房子都被外头那种黏不拉叽的怪东西给罩起来。」

  「我当了十多年警察,这种事情连想都没想到过,但是上面叫我们进来查看,只有硬着头皮到处看看。唉……也不知道里面有些妖魔鬼怪没有?」

  他们一边埋怨却仍拿手电筒在停电的漆黑楼梯间向前搜寻,一楼各个单位住户的大门都锁住了,敲门叫人也统统没有回应。

  「怎么每一户都没有人住呢?」

  「应该不会这样,可能是先逃出去了,要不就是……」

  「就是怎样?」

  「已经被妖怪吃了……哈……看你吓得脸都发白。」一个警察将手电筒照向另一位的脸上。

  「别说这种不好笑的笑话,我们赶快巡过一遍就出去报告。」

  当走上二楼的楼梯尽头时,突然见到一位一丝不挂的女人站在那儿……

  第十章

  这个女子给人一种十分妖媚的感觉–美丽的容颜、丰满的双乳、修长的大腿、白皙的肌肤……更惊人的是她还挺了一个大肚子。

  「小姐……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这里究竟怎么啦?还有你……最好穿些衣服,别着凉。」警察目不转睛盯着她的娇躯说话,差一点连口水都流出来。

  「……」裸体女子断断续续说了一堆无义意的话语,但是声音太小,所以两个警察只看见她的嘴唇在动,却都听不见她的话声。

  「小姐……你想说什么?我们还是先带你离开这儿。」其中一个警察觉得周围气氛十分诡异,想带这个女子出去再做打算。

  他走过去伸手牵了裸体女子的手要拉她出去,另一位警察也上前要把自己的外套替她穿上。

  「你……啊!这……这些是……?!啊……!!!」两个警察齐声惊叫。

  原来那个裸体女子在两个警察靠进之后,悄声笑道:「你们好……我……我要你们的生命精力……」突然张口吐出一大串黏丝线,把两个警察紧紧缠绕住,并且黏在墙壁上。

  他们虽然拼命出力挣扎,却反而被黏丝线牢牢地绑住,裸体女子慢慢走近两人,接着把双手按在两个警察的胸口部位,被手掌压住的地方闪出一片青光,两个警察发出惨叫,整个人就像消了气的气球般,活生生地消瘦下去。精气被吸尽后变成了两具人乾。

  公寓大楼外面的警官等了十多分钟,不见先前进去的警察回报,对身边的一位警察命令道:「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再派四个人进去,这次把无线电也带着,一有问题立刻回报!」

  「是!」

  又有四个全副武装的警查进入公寓,这次的四个人分为两组,一组在一、二楼搜索,另一组上到了三楼,但是他们在昏暗的手电筒帮助下前进,都忽略了二楼楼梯旁的两具人乾。

  在三楼的那组警察查遍了这层楼的住户,发现只有一扇门能够打开。

  「喂!这门没有上锁,我们进去看看,也许还有人。」

  「嗯……小心点,大岛跟黑木进来快半个钟头,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不知道哪儿去了。要注意些。」

  两个警察开门进入了这间房内,发现布满了比走道上更多、更密集的黏丝,他们用力拨开黏丝前进,终于在客厅前见到一个人影,一个浮在半空中的怀孕女子的身影。

  「谁……?谁在那里?做……做什么?」警察强忍着恐惧,用颤抖的声音发问。但是一堆堆腐肉般的怪物已经悄悄的从面后面慢慢接近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先前进去的四个警察仍旧没有回音,警官气急败坏地喊叫道:「这是怎么了?无线电还没有回报吗?」

  「是的,一共进去六个人,到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用无线电呼叫也是一样,他们就像是消失了。」

  「胡……胡说!呼叫总部,请他们加派支援过来!」警官向负责无线电通讯的警员咆哮着。

  这时后一个人影快速地横过警官的背后,窜入了公寓大门。

  「嘿!这栋公寓已经让警方封锁了,不许进去。快出来!」

  「你们……快点去把他带出来……」警官大叫。

  「是……是……」几个警察唯唯诺诺地答应,却都不敢进入公寓。

  「那是孔雀大师,他终于来了。不过这也表示这里面的是……驳王属!作祟……世界都要被毁灭了……世界的末日……」中村见到孔雀之后有了这个结论。

  孔雀一步不停地直奔上二楼,因为他的直觉感应到驳王属的邪恶气息就从三楼的某间房内传出。在楼梯边发现了两具缠绕在丝线中的人乾,由外表的服装判断,应该是之前进入公寓失去联络的警察。

  「看来驳王属已经找到了寄生体,开始吸收精气准备孵化现世。我得快点找到他才行。」孔雀心里盘算着。

  奔上三楼后,看见两个曾经见过的怪蛹,另外还有一地的破碎衣衫与电子零件,孔雀猜想是另一批遇害的警察。突然怪蛹从中裂开,暴射出两具三头血怪张开血盆大口向孔雀沖来,同时飘散在周围空中的小小驳王属卵也快速向孔雀集中过去。孔雀由怀里取出降魔杵,双手结印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破!」

  九字真言的咒力透过降魔杵发挥出来,强烈的白光将两个迎面沖来的三头血怪打得烟消云散。同时孔雀身上的光言密咒亦发动威力,把沾在身上的小驳王属卵蒸发掉。

  咒力击灭妖怪的同时,也对周围空间产生与爆炸相似的威力,「轰!」的一声巨响,在二楼的窗户与外面一层的黏丝被炸开了个大洞,飞散的碎片掉落满地。

  「哇!爆炸了!」

  「唉唷!快跑!」

  「有危险,快离开!」

  警察与围观的民众纷纷退开。警官向中村问道:「你好像认识刚刚进去的那个人,你知道些什么吗?这个爆炸是……?」

  中村答道:「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孔雀身上的光言密咒一经发动便会持续地发挥威力,因此即使在黑暗中,孔雀的身躯依然是泛出一层淡淡的火焰光辉。

  「嘿嘿……师傅这个密法真不错,我不必分心另外持咒避开这些瘴气秽物,连手电筒都省了。」

  孔雀来到被推开的门边,手里拿着降魔杵戒备着前进,在客厅前见到先前警察见过的怀孕女子身影。现在她已经将自己包在一个大蛹里,并且还不断从嘴里吐出丝线。

  「果然是你……梅子小姐!」孔雀望着这个怀孕裸女,而且这个房里小驳王属卵特别多,但是一沾上孔雀的身躯都被光言密咒化作了蒸气。

  孔雀走上前用降魔杵划开了大蛹……

  第十一章

  在大蛹里的果然就是挺了个大肚子的梅子,但是现在她除了过去的高傲神气外,还多了一份诡异的妖媚气质。她的嘴里还吐着一大串的黏丝,肚脐中央暴涨出许多明显的血管,还不时随着心跳在鼓动着。

  孔雀知道她已经怀了驳王属,而且就快要出世了,不禁惊讶道:「驳王属……在你的体内,你怀了“它”!」

  梅子道:「回去吧!」

  「你肚子里的是铠甲魂的亲子,是驳王属?」

  「是又怎么样?」

  「绝对……不能让“它”出生!」孔雀高举降魔杵作势要沖上前去。

  「住口!不能杀这个孩子!」梅子双手抱住大肚子保护着,并且侧过身躯。

  「什么?你说的是……?」孔雀在她面前站住。

  「为什么要杀“它”?驳王属是很棒的啊。」

  「胡说,那是非常邪恶的妖怪。」孔雀将咒法力注入降魔杵中,使它慢慢发出了光芒。

  梅子突然将头对着孔雀,杏口一张喷出大量的瘴气与小驳王属的卵,孔雀被这些东西震得向后退了几步。

  「我不会让任何人阻挡的,驳王属是伟大的支配者!不久以后你也会知道!」梅子一边说话一边喷出更多的瘴气与驳王子卵。

  孔雀这个时后惊讶的发现一件很严重的事,原本注入降魔杵的咒力居然被秽气压制发挥不出来,身上的光言密咒也被许多许多的驳王属卵克制住,这些瘴气秽物慢慢积聚黏附在身上,光言密咒虽然蒸发掉一些秽物,但是速度绝比不上梅子口里喷射而出的速度。

  大楼里的孔雀正面临危机,大楼外的警官与中村却仍在争执。警官笑道:「驳王属……别胡说八道了,这里面八成是些未知的传染病,让自卫队的化学兵来处理就行了。」

  「那是没有用的,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驳王属是非常可怕的妖怪,它的卵会进入人体……让人也变成妖怪!这样下去……全世界的人都完了,是世界末日!」

  大楼房间里……

  孔雀双手结印念咒,继续将咒力注入降魔杵内,无奈邪气大盛,秽物仍是黏附在身上,而且越来越多。

  「驳王属支配这个世界之后,这个世界才会变成永远的乐园。没有好人与坏人,没有争斗,也没有差别待遇,没有一切的痛苦。所有的人、动物、树木、石头……这些统统都没有了……」梅子一边说话一边喷出更大量的瘴气、秽物,将孔雀整个人都黏满了,只剩下一双眼睛还露在外面,他专心念咒之余,只有力气拿桩站稳脚步。

  「驳王属就是一切的起源,是全宇宙的生命之源。这个世界本来就是驳王属的,所以还给驳王属是理所当然。而我……将会成为伟大的支配者之母……」梅子展露出邪恶的笑容。

  「不是的!」孔雀不再将咒力注入降魔杵,改与身上的光言密咒一同施展,果然这次突破了瘴气、秽物的压制,一口气爆发出强烈的光芒与气劲,将身上的附着物全震开去,连带把僧袍也震碎了,露出精壮的男子裸体。

  「原来这就是光言密咒的真面目,哼!也不过如此而已。」梅子瞧着孔雀的身躯满不在乎的说。

  孔雀这个时候身上亮起一个个用梵文写成的经文。将经文经过密咒法力写在身上,能够随时随地发挥威力保护人体,这就是光言密咒的真像。

  「喔……你最好不要太轻视这个密法了,看我的……喝!」孔雀再次聚集全身的咒力,配合身上的梵文密咒爆发出去。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啊!」梅子在密咒产生的太阳般强光下,被震得飞开去,整个房间里的黏丝与小驳王属卵亦被蒸发殆尽。

  「那种东西不会造出人间乐园的。驳王属…竟然敢媚惑人心,我饶不了你。」孔雀身上的经文越发明亮,他同时持降魔杵走向躺在一旁看似昏厥的梅子。

  孔雀一手将梅子扶了起来,另一手高举降魔杵就要刺向她怀中的驳王属。

  「阿比拉翁更……撒巴戈……咦?!」在念咒间他发现梅子的大肚子已经消下去了,眼前的裸女只是有着平坦的小蛮腰。再仔细一看,梅子双眼空洞无神。

  「糟了!被骗了,这是个假人替身。」孔雀用降魔杵在梅子眉心一点,她的娇躯就化为一阵轻烟散去。

  「可恶!驳王属……逃到哪里去了?」孔雀正疑惑间,听见楼下围观群众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再向窗边瞧去,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整个都破掉了。

  「难道是……」孔雀急忙奔出阳台向上一望,果然见到梅子正挺个大肚子像壁虎般攀爬在垂直的楼面上。

  「哈……小笨蛋,你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了,这个世界始终都是属于驳王属的,人力又怎么能改变命运呢?」梅子回头对着孔雀大笑。

  「我绝不会让你得逞!」孔雀将全身着咒力注入密教九字真言中。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破!」九字真言的威力透过降魔杵击发出来,又提高了数倍。强烈的光柱沖向梅子。

  此时梅子开始疯狂的大笑,渐渐她的娇躯发出绿光,在绿光中的娇躯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这些龟裂的裂痕突然阔大,使得梅子整个身躯碎裂开来,这其中就飞出了一只如汽车般大小,头像暴龙,身体像飞蛾,拍着两对翅膀的怪兽。孔雀发出的光柱还没碰到怪物就被弹开了。

  「驳王属……终于出世了!」孔雀望着这个在天上飞舞的怪兽,知道它的法力比自己高出许多,因为连降魔杵加九字真言都对它无效。

  第十二章

  「啊……怪物啊!」

  「哇!那是什么东西在飞?」

  「长官!你看……」

  在公寓外面的民众与警察见到了驳王属出世,都吓得四处逃窜。

  「那就是驳王属……世界的末日!驳王属的卵会把世界都毁了。」中村抬头仰望呆呆的说着。

  在天空飞翔的驳王属不断拍击翅膀,每一次的拍击都从它的翅膀上飘落许许多多的细粉。同时它还张开巨口发出吼声,并且吐出粉红色的瘴气。这些细粉与瘴气缓缓的飘落到地面,有些随风飘散到更远的地方。

  但是这股粉红色的瘴气有着异常强烈的催情作用,不论男女老幼只要一吸入体内,立刻就会欲火焚身,接下来就会不由自主地疯狂发洩以获取高潮,最后在连续的美妙高潮中被吸取魂魄。粉红瘴气还有别的作用,就是会分解人体身上的衣衫,女子肌肤沾上了更会产生如爱抚般的幻觉。

  首先接触到这股瘴气的就是守在公寓外面的警察们,连平日帽似威严的警察都拉开拉链,双手握住挺立的肉棒不断套弄。中村教授看着这许多警察都是傻痴痴地笑着,双手紧握住的肉棒不停地套弄并喷出白浊的精液。他正在惊奇之时,无意间也吸入了瘴气,股间马上发热起来,跟着原本软弱无力的肉棒忿怒地抬起头来,中村欣喜非常地大叫:「哈……我…我的又站起来了,没想到妖怪还能治疗阳痿!」

  中村也变得和那些发痴的警察一样,拉下拉链掏出硬直的肉棒,见到一旁有一位女警察的衣衫已经被化去,裸露的女体被一位年轻警察推倒,那位年轻警察二话不说,立刻挺起硬直的肉棒直捣进她的蜜穴内。

  「唉呀!大石……是你……怎么你……啊……啊……好厉害……啊……」那位年轻的女警跟这位正疯狂强暴她的大石警察是一对未婚夫妻,但是在瘴气的强烈催淫作用下,大石已经失去了理智,变成了一只只知追求性爱的野兽。他一看见身边有女人,也不管她是谁就用暴力强奸以发洩性欲。

  「啊……啊……大石……怎么……啊……啊……」这名女警这时也因为吸入了瘴气而情欲高涨,开始享受大石的奸淫。

  中村正握紧胯间涨痛的肉棒,正犹豫要自慰解决还是找一位女性发洩,就见到女警张开不断喘息并发出娇吟的小嘴,就想过去插入发洩淫欲。不料才刚靠近女警的前面,就被一个赤裸的大胖子推开。那个胖子到了女警的面前就将粗大硬挺的肉棒直插入她嘴里抽刺起来,这个胖子就是先前神气的警官,如今也是丑态毕露。

  「嘿……百合……你的嘴就让我用一下吧,大石应该不会介意的……嘿……」原来这位被强暴的女警叫百合,如今却被两个男人前后强奸。

  「长官……不行这样……你……呜……」百合正开口拒绝,但是胖警官此时满脑袋里只有淫念,毫不怜香惜玉的施暴。原来这股瘴气虽然对男女都有相同的催淫作用,但是男子发作的时间比起女子要更急促,所以百合还保有几分神智时,就被已经迷失心性的的大石与胖警官侵犯。

  中村看看四周只剩下一位年轻女子,但连她也站在路灯下被两个男子前后夹攻着。没有女体可供发洩,在耐不住淫欲下就开始用手套弄起涨热的肉棒,许久未曾尝过的快感由下体传来,让中村既感动又欣慰,喘道:「啊…啊……这个样子……回去……老伴就不会再唠叨了……啊……」他努力上下套弄着,在得到连串高潮后仍不停歇地自慰。原本男性在射精后在生理上会暂时休兵一阵,但是吸了粉红瘴气后不但不会暂休,反而越来越感觉到快慰与须要,因此男性精液也是断断断续续地不停喷出。中村最后虚脱般仰躺在地上,胯下的肉棒还挺立着。

  胖警官的肉棒非常巨大而且又很长,百合觉得嘴几乎都要裂开,她必须要努力含弄才能够趁势让肉棒进入喉咙的深处。他不断挺腰抽刺着,使百合呼吸也有困难,但是过一阵子这样的苦脑却变成性感的刺激,这是她从未享受过的经验。

  一半是因为瘴气的催动一半也是有豁出去的决悟,想要追求更强烈的刺激,百合开始用力吸吮肉棒,也用舌头大力地舔着。得到这样的刺激,胖警官开始在百合嘴里射精,大量的精液沖入喉咙深处,使她感到强烈的腥味,但因为精液的量太多了,百合不得不一口口吞下去,剩余部分的精液由嘴角流了下来。

  胖警官射精时停止抽刺动作,但不久后稍软的肉棒再度硬挺,又开始抽插起来。百合心里又羞又惊,如此无休无止下去不知道会被蹂躏成什么样子。正担心的时候,不断有美妙快感的下体深处觉得一股股热流窜入,原来大石也射精了,精液源源不绝灌溉着她的子宫。

  「啊……没想到这个讨厌的胖子他的肉棒居然这么大,好像比在后面大石的尺寸还大,真是人不可貌像……啊……大石的动作好猛……我的处女就在这样的大街上,被两个男人夺去了……」百合一边配合前后的攻击而摆头扭腰,一边在脑海里想着,在大石渐渐深入急劲的抽送下,将她的爱液与留在里面的精液一起带得四散飞起。

  胖警官居然在抽插间还弯腰身手到百合的胸部,握住了她的美乳。百合查觉到最敏感的乳尖被人捏弄,不由得全身也随着紧张起来,从双乳有一股电流般的快感沖向全身,百合也随着电流的快感,让自己的舌头更用力回报似的舔着口中的肉棒。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