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红韵红绮(中)

九久小说网 2022-09-19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冰心编辑:@春色满园
  这时,惠兰突然一阵的酸麻奇痒,从下体冒起来,她娇喘连连,含语不清的娇啼,玉郎知她阴精快要出来,双手紧紧的惠兰腿臀摇晃,挺起阳具的龟头,猛朝惠兰阴道底层的花心直直的顶进。  玉郎骤然感到龟头上一阵
  这时,惠兰突然一阵的酸麻奇痒,从下体冒起来,她娇喘连连,含语不清的娇啼,玉郎知她阴精快要出来,双手紧紧的惠兰腿臀摇晃,挺起阳具的龟头,猛朝惠兰阴道底层的花心直直的顶进。

  玉郎骤然感到龟头上一阵滚烫,阴道口一收一缩,惠兰的玉腿紧紧把自己挟住。她婉啼娇呼,阴精像热流似的从阴道里涌出来。

  玉郎的背后,香香一具滑润润,柔绵绵的娇躯在温贴,更使他龟头上一阵奇特的快感,不由得阳精也急促射出,注进惠兰的阴道里。

  惠兰初尝巫山云雨,已是疲累不堪,玉郎拔出阳具后,更感到混身软绵无劲,就扭进床后去了。香香怔着、看到玉郎胯间蕩蕩无劲的阳具,纳罕的说道:“公子爷,这根阳具像泄了气似的,挺不起来啦!”

  玉郎给她说得俊脸一红,说道:“等下又会便挺起来的,来!香香你伴我,咱们再喝点酒。”

  说着把香香赤裸裸的娇躯抱到酒桌座上。玉郎伸手在香香的胯间抚摸了一阵,就对她说道:“香香,你小嘴把我的阳具含住,等一会就会挺起来。”

  香香粉脸一红,听玉郎此说,也感奇怪,就把娇躯蹲下,俯首藏在玉郎胯间,张开小嘴,把软绵绵的阳具含了。

  香香翻动丁香嫩舌,舔吻龟头的嫩肉。玉郎感到一股热气,把龟头烫得舒服至极,欲火又阵阵撩起,龟头发热,慢慢的又坚硬长大,顿时又变成火辣辣的肉棒。

  玉郎急得把香香抱起,张开玉腿,面对面的坐在他的膝腿上,捧了她的粉脸,雨落般的狂吻。挺起的阳具,朝香香胯里阴道口一阵的擦磨。

  小妮子粉脸透红,玉臂紧紧把玉郎抱住,小腹一挺一挺的向龟头撞去。不一会儿,香香阴水搀搀,从光洁无毛的肉洞里流出来,玉郎用手指剥开香香的阴唇,将龟头慢慢塞进。香香年龄虽小,阴道嫩肉却比惠兰要的稍具弹性了些,香香虽然也婉呼娇啼,却摆动粉臀,自动把窄狭的阴户套上阳具。

  玉郎搂了香香柔腰,轻轻问道:“香香妹妹,你下面会不会痛呢?”

  香香玉臀把玉郎胸腰紧的一搂,娇绵绵的说道:“有点痛,也有点酥痒哩!”

  玉郎、香香,两人裸体缠绵,竟达半个时辰,小妮子赤裸的娇躯,已是香汗淋灕。突然间,香香的阴道深处一张一合,玉郎亦感到一阵奇痒,臀部一抬,阳具直挺进去。二人陡的“哎呀”一声中紧紧搂住,阴精阳精同时流出。

  四女一男,横卧直躺,俱已倒在床上,倦然而睡。

  玉郎在这温柔乡中,流连了半个多月,每日兴红韵等四女,日夕作业,真有此中乐不思蜀,既南王不易之概。后来还是红韵提醒了替她们四人赎身之事,才如梦初醒,但一摸行囊,已走所剩无几,兴院中接洽之,知道他走当朝宰相之子,就狮子大开口,敲了一笔重重的银两,玉郎勉强拼凑,先替红韵赎身,带返京都。

  临行之际,与香香等三人相约!多则一年,少则半载,必再来替她三人赎身,又谆谆叮嘱妓院,好好款待三人,才带了红韵,依依而别。

  一路车行舟渡不提,这一日,已到京都皇城,不一会,也到了私宅,玉郎先将红韵安置在书房中,玉郎就上房去秉明母亲,段老夫人一见儿子游学回来,又带了一个女孩子回来,十分惊异,心想,儿子人事已开,真应早日成家,连忙吩附丫环到卧云楼打扫乾净,予红韵居住,玉郎连忙扣了个头,谢过母亲,就把红韵领来,拜见婆婆。

  老母见红韵穿戴朴素,但有一番妩媚之姿,又见她举止端妆,口称母亲,乐得眉开眼笑,连忙扶起,笑着问起她的身世。

  玉郎伪称她父母遇贼被害,以致只身流落旅途,巧遇他,怜她身世,就收在身边。老夫人听了不由叹息一声,急安慰红韵。不一会,丫环端上饭菜,红韵见山珍海味,摆满一桌,心想,到底是宰相之家。

  饭后,玉郎携了红韵回到卧云楼安歇,他等丫环铺好床帐,遂将她们打发去睡了,顺手将房门关上,一把抱住红韵,亲了个嘴,说道:“妹妹,我不骗你吧,你看我娘待你如何?”

  红韵半偎在玉郎怀中,微笑着道:“玉哥哥,你待我真好,不知如何报答才好。”

  说着,又羞容满面地望着玉郎道:“亲哥哥,妹妹告诉你一个好俏息,近来我觉得身子怪怪的,时常又想吃酸的东西,月事也有二个月没来了,所以我疑恐有身孕了!”

  玉郎一听,搂住她亲了个嘴说道:“真的吗?那我可不是要做爹爹了吗?”

  这一夜,俩人犹似新婚,玩了个通宵达旦,直到更鼓四通,方才互拥而睡。

  匆匆过了数月,红韵已是腹大便便,临盆在即。这一日,玉郎兴红韵在园中赏花饮酒,忽觉肚腹一阵疼痛,知走临盆之兆,就扶着红韵回房,玉郎召来产婆,不一会,丫环来报、产下鳞儿,玉郎不由花怒放,急速赶到房中,只见红倚粉面失色,精神倦怠,仰卧床上。玉郎笑道:“多谢你替我生下儿子,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再将婴儿看了看,生得又白又胖,方面大耳,好一付相貌,直乐得玉郎不住发笑。

  红韵产后体弱,也思及香香等三位姐妹,便与玉郎商量之下,派人去替她们赎身,无奈玉郎红韵走后,该妓院得罪了当地土豪,无法立足,遂悄悄搬走他乡,玉郎无法,得怨无此缘份吧!

  瞬眼冬去春来,玉郎兴红韵二人饭后,回到房中,两人调弄着爱儿,玉郎笑着对红韵说道:“韵妹,我真想不到!自从客店一遇,彼时只当逢作戏,谁想到千里姻缘一线牵,总算成了正式夫妻哩!”

  红韵依偎在玉郎怀里笑道:“相公,那时我还把你看做一般王孙公子一样,以为你是千金买笑,谁又知道你却是个多情种子哩!”

  玉郎道:“因夜宿客店,窥视邻房野鸳鸯奸宿,好奇心驱使,又被小二哥说得天花乱坠,也就冒险一试,谁知一见仲情,永结同心,说起来我们还得好好的谢谢那大媒小二哥哩!”

  两人回忆往事一不胜趣味丛生,红韵笑道:“你还记得第一夜,我初经人道的光景吗?虽把你看做一般的王孙公子,但内心已走爱上你,所以不仅把清白交给了你,就连香香等三位姐妹,也是我一力耸动!”

  玉郎笑道:“原来妹床那时把我当作王孙公子,所以才把三位姐妹也拉了过来,否则恐怕也不会有此雅量了!”

  红韵闻言,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说这话真是该打,不要说那时还没嫁你,就走现在我也不会吃醋,倒真想和他们一起味侍候你哩!”

  玉郎道:“他们三个与我无缘,曾几何时,已是人去楼空,只怪我无福消受了。”

  二人谈谈说说之间,已是夜深,玉郎不觉兴致勃勃,吩咐丫环取酒菜,与红韵闺房对酌。三杯下肚,玉郎看着红韵微笑着,欲言又止,红韵见了笑道:“你又怎么了,着看我笑做什么呀!”

  玉郎饮了一口酒说道:“妹妹,我倒又想起了一件事,不知说得不说得?”

  红韵不禁笑道:“你看你这人,我们走夫妻了,还有什么不能说,你尽管说明白,不要紧的。”

  玉郎又神秘地笑了说道:“妹妹,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客店里,你破身那一夜,不是教了好几种花样吗?你还告诉我是在妓院里学的。我当时因为初次相遇,不好问得清楚,现在反正无事,你不妨将当初妓院的情形,说些给我听听好吗?”

  说着,把红韵拉来,抱在膝上,亲了个嘴。红韵红着脸,娇羞得低了头说道:“你怎么又提起那事,怪不好意思的,不要提了吧!”

  玉郎笑着饮了一口酒,说道:“这又有什么好害羞的,反正大家閑谈,说出来助兴不是很有趣的吗?”

  红韵被他哄得无奈,便说道:“其实想起来也好笑,我自十五岁父母死后,就被叔父卖入妓院,起初只是学习弹唱,大约学了一年,又开始学各各种取悦客人的功夫。”

  “什么取悦客人的功夫呢?”玉郎忍不住问道。

  红韵白了他一眼,微笑道:“那功夫可多呢!怎样走路好看,怎么坐姿美妙,吃饭喝酒、笑、哭,都有各种姿式。总之一举一动,都得从新学习,大约又经了三个月后,才开始学习床功。”说到此,却不说了。

  玉郎正听得有趣,见她突然不说下去,就问道:“怎么停下不说了,这学习床功可是怎么个学法呢?”

  红韵又白了他一眼,吃吃笑道:“看你这个人,真没正经,老问这个干什么呀!菜也快凉了,还是吃吧!”

  玉郎听得正好听时,怎肯由她就此不说,一面搂紧了她亲个吻,一面央求道:“好妹妹,就算是是做好事吧!我正听得入神,你快说下去,这床功是怎么个学法呢?”

  见红韵粉面通红地说道:“我才不像你,那么不正经呢!”

  然而,红韵禁不起玉郎再三央求,终于红着脸说道:“遇有客人在院中留宿,在他们和姑娘干事的时候,就会叫我过去旁看,这种事实在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起先二、三次会害羞,以后,便兴趣起来,有时也看得难以抑制自己。客人们就趁此吃豆腐,摸乳探胸,有的甚至把手伸进下部摸索。”

  说到此,红韵看了玉郎一眼后,又笑道:“所以你第一夜叫我时,虽是清人,却早已见多识广了。我固然是玉郎哥你开苞的,然而我的肉体,早经许多男人的手抚摸过,现在说出来,你不会不高兴吧!”

  这一番话,听得玉郎欲火高炽,两只手也不老实了,挠了红韵向床上倒下去,这一夜,颠峦倒凤,自不消说,红韵也使出混身媚朮,曲意奉承,把玉郎喜得心花怒放。

  快乐不知时日过,不觉已经光阴一晃十年,红韵也已经替玉郎育有一对子女。

  一天,玉郎因为一笔旧数要收,便亲自前往金陵的钱员外家走访。然而去到那里,才知道钱员外已经病故。及至钱夫人出来见面,俩人都吃了一惊。原来这个年轻的钱夫人,竟是当年在红韵等四人和玉郎在客栈床会的女人之一的惠兰。当年惠兰被钱员外收为偏房,然而不到一载,员外和安人都相继过身,现在家中只剩惠兰及两名一二十岁的丫环。靠收店租为生。

  惠兰留玉郎在她家住下来,玉郎欣然点头说谢。

  那天晚上,玉郎在外头喝了一点酒,带着几分醉意来到他的房间。惠兰早已在房里等候他了。

  玉郎拉住她的手说道:“惠兰,多年的被窝凉不了,今晚可否舆我同枕共叙?”

  惠兰笑着说道:“玉郎哥哥,我这不是来了吗?”

  玉郎伸手摸向她的酥胸,说道:“丽妹,你还可以像过去那样和我一亲肌肤吗?”

  惠兰妩媚地说道:“玉郎哥,你是替我开苞的男人,你想玩哪儿,俺都心甘情愿让你玩呀!”

  惠兰儿温顺地说着,手伸到他的裤里掏捏,那阳具还没勃起来,

  玉郎轻轻抚摸她的颈项,笑着说道:“你真是好乖肉儿!”

  惠兰望着玉郎说道:“玉郎,你那时一个男人应付我们四个姐妹,现在还有当年的雄风吗?”

  玉郎笑着说道:“你放心,一定让你欲仙欲死哩!”

  惠兰道:“不单是我呀!绣芳和迎春是我从小带大的丫环,我想你替她们开苞。一来让你更尽兴,二来有你堵住她们的口,就不怕她们口疏嘛!”

  玉郎笑着说道:“好的。你快去叫们她们吧!今儿一起乐一乐!”

  惠兰道:“好!俺这就去叫她,先叫绣芳好不好呢?”

  玉郎笑着说道:“何不俩个丫头全叫来一起快活?”

  惠兰道:“你能一下子对付我们三人吧!”

  玉郎笑着点了点头。

  惠兰说道:“好吧,我这就去对她俩说说。”

  此时,绣芳与迎春都还没睡,正在洗脚。惠兰儿一进门,就把绣芳叫出去。

  “这么早就去,迎春妹儿还没睡呀!”绣芳疑惑地说:“这一来,不就让她也知道了吗?”

  “不打紧,段大爷已经答应收用你们俩了。他叫俺来说一声,要你们俩这就一起去后边说话儿。”

  绣芳说道:“好吧!我去叫迎春妹儿。大姐你先别走,好歹领我们俩进屋,要不然还羞死人哩!”

  惠兰笑着说道:“好吧,俺等着。”

  迎春还弄不清究竟是甚么事,就被绣芳一把拉着走。绣芳不让她多问,只一个劲地说:“段大爷找我们俩说话,快去吧!”

  三个女人进屋时,玉郎正横躺在床上。他今夜十分舆奋,有处女让他开苞,当然是特别舆奋。

  “玉郎哥哥,她们姐儿来了。”惠兰说。

  “都过来吧,坐在这儿说说话。”玉郎招乎她俩到床沿坐下。他一边手搭在一个丫头肩上,笑着说:“你们都愿意侍候我吗?”

  绣芳知道,连忙说:“多谢段大爷厚爱,我们姐妹俩愿好好的侍候段大爷。”

  “乖肉儿,你们都是好乖儿。今儿我们一起乐乐,你们就看着惠兰如何侍候我的,待会儿你们也照着做吧!”玉郎说着,就招手叫惠兰过来坐在他的膝上,伸手在她的胸口抓捏起来。

  “玉郎哥,我替你脱了衣裳吧。”惠兰娇声说。

  “对呀,我们全脱光吧!”玉郎朝两个丫环挥了挥手。惠兰最快脱得赤溜溜的,脱完就替玉郎脱。两个丫环迟疑片刻,也缓缓解开她们的衣裙。迎春已完全明白来这儿干甚么了,她早先已隐约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一男三女全都一丝不挂。房里燃着火盆,银烛高烧,满屋春色,让玉郎心醉神迷。他摸摸这个的屁股,捏捏那个乳房,一会儿抱住这个,一会儿又搂住那个,情兴勃发。房里一片嘻戏热闹,拘束的气氛一扫而尽。

  惠兰抚着男人的大阳具,用樱桃小嘴吸吮着龟头。玉郎让惠兰用手、用口玩弄他的阳具。他自己一边胳膊搂过一个丫环,在她们全身上下其手地尽情把玩。

  惠兰儿已春心发动了,斜着媚眼儿说:“姐儿们,你们见到了男人的肉棒儿了吧,瞧它多强壮!”

  玉郎手握阳具在惠兰儿眼前抖晃几下。他笑着说道:“待会儿它还会更长更大哩!今儿定叫你们个个肉洞儿升天!”

  惠兰突然浪叫道:“玉郎哥,别顾着说话了,俺下面好难受呀!”

  玉郎笑着说道:“瞧你这骚浪劲儿,都等不及了!绣芳,你去舔一会儿她的骚洞儿吧!待会儿我让你们瞧瞧,我的肉棒儿是如何耍她的!”

  绣芳顺从地爬在惠兰儿大腿上,把嘴伸到她的阴户舔弄起来。弄得惠兰浑身颤抖,淫水直流。她又叫道:“玉朗哥,俺受不了啦!快给我吧!俺从里面痒出来了!”

  玉郎终于抬起惠兰儿的双腿,把龟头顶在她的阴户洞口上,一挺就整条进去了。他的阳具太粗大了,把两边的阴唇胀得鼓凸起来。他兴奋地说道:“惠兰,十年没和你相好了,你的肉洞儿还是那么紧窄,真令人销魂。

  “啊!玉郎哥的肉棒儿真大,胀得我都快裂了呀!”惠兰儿呼叫了一声。男人开始抽插。每次推进,阴唇鼓胀,每次抽出,阴户的洞壁嫩肉红艳艳地被拖翻了出来。看得绣芳与迎春两个丫环目瞪口呆。她们还从未与男人性交过,很难想像那情景女人或不会痛苦。阳具那么粗长,不要命地猛插狂抽,女人怎么会不痛呢?然而,她俩都分明看到惠兰正在有节奏地耸摆肥臀,迎着男人的抽插。她一边呻吟,一边哼叫不已。

  又弄了一会儿,但见惠兰浑身筛动,下体抽搐着,喉咙里也发出“咿咿哦哦”的声音。她已泄身了,升天了。

  绣芳看得出神,心想:原来男人会让女人这般快活。迎春也春心已动,心里直想:早知这么美妙,就该勾个男人弄弄了。

  等到惠兰儿的高潮已退,周身酥痒止息下来后,玉郎才抽出阳具。一滩淫水,从红艳艳的肉洞里涌出来,床褥都湿了。

  两个丫环见到,那阳具越发粗长,依旧坚挺无比,龟头红得发亮。玉郎笑着对她们说道:“你们俩看到了吗?这肉棒儿能让你们女人欲仙欲死呢!好啦,接着就看看我怎么玩她的另一个洞儿,嘻嘻!”

  惠兰连忙说道:“玉郎哥,今儿她们姐儿都等着,省些劲儿去弄她们吧。俺这后门儿留着改天再让爹玩,反正俺这不值钱的身子到处都得让哥玩的。你说好么?”

  惠兰儿在娇声细语时的样子很疲倦,也有几分楚楚可怜。玉郎也不好强求,他心里也一直惦着绣芳和迎春。这两个丫环今夜还等他开苞呢。

  “也罢!你休息一会儿吧,我的乖肉儿!”玉郎在惠兰儿的脸蛋上亲一口,接着对两个丫环说:“你们俩谁先弄呢?”

  哪个先开苞,对他当然是无所谓的事。可他故意这么问,纯属逗乐。

  惠兰说道:“俺看还是绣芳姐儿先。”

  “对呀,大的先来。”玉郎应声说道:“迎春,你也在一边帮点忙吧。”

  迎春问:“段大爷叫俺帮啥忙呀?”

  玉郎笑着说道:“你弄她的奶子,用嘴舔。”

  玉郎叫绣芳横躺在床边,双腿垂到床下。他自己蹲在床前,张开她的双腿,仔细瞧着绣芳的阴户。那阴户长了很多毛,小阴唇特别长,两片合得紧紧的。西门厌用手分开阴唇,但见阴缝里红艳艳的,已沾满了亮闪闪的淫水。

  他将口凑了上去,又舔又吮,弄得绣芳下体乱扭,娇喘不止。男人的胡须磨擦到她的敏感部位,奇痒无比。更要命的是,一对乳房被迎春又摸捏又吮吸,又吮吸又卷舔,弄得她连魂儿也飞走了。

  “玉郎哥,绣芳姐儿一定想要了。”惠兰提醒男人开始行动。

  玉郎站起身来,将绣芳的双腿前曲,让阴户抬高,更加凸现出来。他手握阳具,龟头在她的阴缝上刮来擦去,不时踫上那一粒小小的阴蒂头,刺激得绣芳浑身颤抖,肌肤都冒出了鸡皮疙瘩。她还很敏感。

  她的阴户口太细小了,还没有黄豆粒大,水灵灵的。玉郎将龟头顶在洞口处,往里面一塞,不料即被滑一下就歪到旁边去了。再扶准龟头往里塞,又是滑掉了。如此弄了几回,还没有让龟头塞入洞里。

  显然,她的洞口太小,又未经人道,而他的龟头又如此硕大。玉郎弄到性起,乾脆用手拨开她的阴唇,龟头顶在洞口处,奋力一挺。只听见“哎呀”一声大叫,龟头已进入阴户里面。绣芳痛楚难忍,紧咬牙关。好在她已有心理准备,忍住泪不掉出来。

  玉郎顿了一顿,见她不再叫痛,就缓缓地继续将阳具挺进去,一会儿,六寸多的大阳具就绝大部分全进去了。他静着不动,享受处女阴户的紧窄与柔暖。洞壁上的嫩肉儿在微微搏动,包住阳具,热乎乎的十分舒畅好玩。

  约莫过了一刻钟,只见绣芳脸上的痛苦表情已消失了。她的口角还透着一丝春意,着俏眼儿,下身在轻微地扭晃。那样子在向男人透出一个讯息:她已过了破身之痛苦时刻,现在正享受到阴户被充实的美感了。

  玉郎已玩过好几个处女,自然经验到家。他便开始徐徐抽送阳具,深入浅出。他这么一动,大阳具便紧贴阴户洞壁的嫩肉拖研,一阵阵快感传向绣芳的全身。她不由自主地耸动下身,迎合男人的抽送的动作。

  “瞧!绣芳已晓得快活滋味啦!”惠兰在一边舆致勃勃地说。

  “小肉洞儿真紧呀,肉棒头都被包得紧紧的!”玉朗兴奋地开始加快、用力抽插着女人的肉体。才几下,绣芳便欲仙欲死,进入如痴如醉的境界。她还不会哼淫词浪调,是呻吟不绝,不住地耸动屁股。

  “她去身子啦!”惠兰在说。

  “可不,她花心儿在吸我的肉棒头呢!”玉郎兴奋地说。

  “现在该轮到迎春姐儿了。”丽笑着对迎春说。

  “我……我怕呀!”迎春羞红了脸,她不敢正眼看玉郎从绣芳的阴户里抽出来、染满血迹的大阳具。那东西是那么粗大!

  “怕什么呀!你快帮大爷肉棍上的血抹净吧!”惠兰儿咯咯笑了。

  迎春低着头握住玉郎的肉棒轻轻揩拭,嘴里说道:“这么粗大,我怕会痛死了!”

  “哎哟!痛也只是一阵子而已,过后就不晓得快活啦!刚才绣芳姐儿不是也一样,你看她现在多陶醉!”

  “乖肉儿莫怕,大爷会疼你的。”玉郎上床搂住迎春,手握住她的丰满的乳房搓弄着,瞧你这肉儿多迷人呀!我早已喜欢你了呀!”

  玉郎说的是实话。相比之下,迎春虽年小四岁,但长得更浮凸玲珑,一对乳房比年长四岁的绣芳更大粒、更尖挺。玉郎刚才早就注意到了。

  “瞧你这小肉缝儿多肥美,流出这么多水儿啦!”玉郎的手在迎春的阴户上抚弄。他笑着说道:“心里想要肉棒儿了,又不敢说出来,对不对呢?”

  迎春的脸儿红得像煮熟的虾蟹。于是他淫笑着,将她平放在床上,抬高她的双腿,让她的小阴户肥鼓鼓地凸出来。

  “你瞧它长得多迷人!”他对惠兰说道:“可不是吗?像个初熟的水蜜桃,嘿,我就爱弄这水可爱的蜜桃儿!”

  大龟头在水蜜桃的裂缝上挑弄几下,即对准洞口奋力一沖,只听见“哎呀!”一声凄厉惨叫。阳具竟已整根插入。迎春几乎昏过去了,眼里充满了泪水。狭小的阴户剧烈地抽搐着,玉郎让她夹了好一会儿,才开始不紧不慢地抽送。他感觉到迎春的下体在瑟瑟地颤抖着,阳具在一堆热乎乎的肉里深入浅出,心里油然生出开征服处女的那种开山劈石的快感。

  迎春回复知觉时,阴户是火辣辣的。渐渐地,她的痛感掺入了酥麻。淫水也源源不断地渗出,混合着缕缕血丝。唯一能让她感到舒服的,是龟头穿刺着肉洞的每一瞬间。龟头踫触到子宫,又再抽提出来,仿佛整个阴道都被拖出一般。她觉得龟头刮着她的腔肉,带来阵阵酸麻的感觉,那感觉是从未有过的,但令她周身舒爽。她很快也进入了高潮的状态。玉郎加快抽插了,每一下都用足气力。他自己也进入了亢奋状态。

  迎春不禁扭动着下体,将屁股有力地耸起来,迎合男人的强力撞击。玉郎沉浸在无边无际的快感之中。他拼命将阳具插到根,紧顶着迎春的阴户,让龟头在花心里研磨。阳精终于破关而出,强而有力地直射入迎春的肉体深处。

  梅开一度,迎春那洁白的阴户已经有点儿红肿了,那白里泛红的阴唇里饱含着一口红白色交融的浆液。玉郎也不忍心再加摧残。他把很快又硬起来的阳具插向惠兰毛茸茸的肉洞,记得她初夜让玉郎开苞时,还这时稀疏的一撮,现在却已经是黑毛拥簇了。

  玉郎却越战越勇,惠兰却因久旷房事,显得很不耐插,只好又要求转移阵地,最后由终于绣芳来容纳和吸收火山溶岩。

  次日清早,绣芳和迎春先起身做家务,玉郎又和惠兰在床上缠绵,惠兰经历经多年久旱,这时才得到甘雨的浇灌,此刻她的下体饱含琼浆玉液,紧紧地把玉郎搂住不放。

  玉郎问惠兰可否知道小倩和香香的下落,惠兰道:“当年妓院他迁,我们三人遂知舆你再难相会,香香首先出家为尼,小倩则嫁给城外的一户裁缝。”

  玉郎道:“当年我迟了一步,错过了接你们回去的机会,现在看来只有你可以和我重温旧梦,不知你愿意随我回去呢?”

  惠兰说道:“玉郎哥不嫌弃奴家残花败柳之身,我已感激不尽,虽然我也知道红韵姐姐的海量,但是随你回去,实在诸多矛盾及利害要顾及。我已经把两个贴身丫环的身体也交付舆你了,如果你让我们在这里继续习惯地生活下去。而偶然来小住同乐,岂不也是一件乐事呢?”

  玉郎见惠兰所说也颇有道理,遂也不加勉强,却又提起小倩和香香。惠兰望着他笑着说道:“你们男人真是贪得无厌,昨晚刚让你一箭三雕,又想得珑望蜀。”

  玉郎说道:“小倩和香香已经各有归属,我并不敢存有幻想,然而我实在非常挂念她们,那怕只见一面,也足予慰我平生。

  惠兰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你这等痴缠,我也奈你无何。她们其实和我素有来往的,今天就叫两位丫环代为通传吧!”

  当天午后,小倩就跟着丫环迎春来到了,入门之后,她一眼就见到玉郎,不禁大吃一惊,她转身就想离开。惠兰把她拦住,说道:“小倩姐姐,我也不赞成请你来的,但是玉郎哥坚持一定要见见你,既然你一场来到,我可不能让你不掉一根羽毛就走,况且你已经知道我和他的事情,总得留一点保証才能让我安心呀!”

  小倩骂道:“死惠兰,自己偷吃还不够,硬要拖我下水。”

  玉郎说道:“小倩姑娘,我真的只想见见你的面,并无别的意思啊!”

  惠兰笑着说道:“旧情人相聚,怎么可能只是见面那么简单,小倩姐姐,我已经算准你今天既非月事,又是不易受孕的日子,你别推托了,快和玉郎哥重温旧梦吧!

  小倩气得直跺小脚,她不甘心地对惠兰说道:“就是什么事,也是我和玉郎哥的事呀!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嘛!”

  惠兰笑着说道:“你肯留下就最好了,小妹我立刻就耪避了。”

  惠兰一说完,就像脚底揩了油似的,一溜烟退出去了,还顺便把房门带上。小倩追过去拴上房门,然后回到玉郎身旁,含情脉脉地望着他低声说道:“玉郎哥哥,天色不早了,我还要在天黑之前赶回去哩!”

  说完含羞答答地扑到玉郎怀里。玉郎这时已经顾不得怀里的女人是别人的妻子,他双手捧着小倩的脸儿深情地一吻。接着,两人迅速宽衣解带,脱得精赤溜光。搂成一团倒在床上。玉郎一句话也不说,已把他的肉茎塞进女人的阴户里。

  小倩显然已经生过孩子,她的下面比以前宽松了,然而肌肤仍然细嫩幼滑。一对乳房更是饱满可爱。到底因为她曾经也是玉郎开的苞,所以虽然离别多年,仍然和玉郎旗鼓相当。她和玉郎翻云覆雨,兴致勃勃地在床上尽兴交欢。直至玉郎在她身上泄精,仍然紧紧抱住,诉说离情别意。

  这时惠兰从后房开门进来,笑嘻嘻地说道:“小倩姐姐好功架,玉郎哥刚才旧地重游,一定乐不支,回味无穷呀!”

  小倩骂道:“你这鬼头鬼脑的贼女人,竟藏在后房偷看。”

  惠兰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她依偎在玉郎身边说道:“谁叫你这么绝,一来到就要将玉郎哥哥霸占呀!”

  小倩道:“谁想霸占你的玉郎哥呀!是你自己拉我下水嘛!我现在就回去了。”

  小倩说着,就要从床上爬起来。玉郎连忙把她搂住,他说道:“小倩你躺多一会儿啦!天黑之前一定让你回去的。”

  小倩没有争扎,玉郎左拥右抱着两位故欢旧爱,正在畅叙离别衷情。迎春突然敲门报说圆圆师太已经来到。惠兰立即吩咐带她过来。

  玉郎和小倩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惠兰起身穿上衣服,她笑着说道:“你们不必惊慌,先到后房稍避,我自有妥善安排。”

  小倩和玉郎赤身裸体地避到后房,并在门缝偷看。

  不一会儿,绣春带了一位年轻的道姑进来,然后又关门退出。玉郎一眼认出,来的正是当年让他开苞的香香姑娘。虽然事历多年,然而香香仍是貌美如旧。

  惠兰上前拉住香香,两人竟搂抱起来,接着宽衣解带,脱得一丝不挂。爬到床上,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玉郎见了不禁觉得十分奇怪,但是他转念一想,就知道这就是所谓女孩子家的“假凤虚凰”了。

  这时香香的头朝内躺在床上,惠兰则脸向外趴在香香身上,俩人互相用手挖弄着对方的玉户。香香的视线刚好被惠兰遮挡,所以玉郎也放心探头出来看热闹。

  惠兰向玉郎招了招手,又打了个手势。玉郎立即轻手轻脚地走出来,他手持粗硬的大阳具,往香香的肉洞一插而入。香香立刻发觉有异,她推开惠兰,争扎着坐起身。见到玉郎已经和她合体,不禁惊叫起来。但是她并没有推拒,反而把男人的身体紧紧地抱住。玉郎也不多说什么,只把肉棒往香香的玉户狂抽猛插。此时无声胜有声,过了一会儿,已把香香送至物我两忘的景界。及至玉郎在她肉体里精液疾射,香香犹如久旱逢甘雨似的,两条藕臂将将玉郎紧紧环抱。

  云消雨散,小倩也从内室走出来,三女赤身裸体地和玉郎诉说离情别意。惠兰吩咐丫环摆上酒菜。小倩因为已有家庭,不得不先回去了。香香就留下来和惠兰继续陪玉朗过夜。惠兰吩咐绣芳和迎春两位丫环也脱得精赤溜光,在旁伺候。

  一时,若大的房间里春光四射,肉香横溢。玉郎欲拉香香梅开二度,香香让他抽插了两下子,却因玉户久旷而方才突然遭男人暴雨摧花,已觉有些疼痛。于是由惠兰替上她的位置,让玉郎继续淫乐。

  之后,小倩和香香又偶然过来,和惠兰一起陪玉郎齐开无遮大会,玉郎这次南下,简直乐不思返,直至接到红韵催他归家的口讯,才不得不收拾行装,踏上归途。

  附《红韵》补完版补完:husky

  *****************************************************************************

  整理者按:Husky兄补完版之女角原名“红绮”,为与凡夫兄的文章上下连贯,整理者亦将之改为“红韵”,以便观赏文章时,可前后一气呵成。

  *****************************************************************************

  春天来临了,鸟语花香,正是旅游的好时光。

  段玉来到金城,在游湖街一家美侖美奂的红丝楼客店落脚。

  段玉长得神采奕奕,是一位年甫二十的美少年。

  此番奉父亲,当朝的丞相段贵之命,从皇城京都来到江南游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望能增见一番阅历。

  红丝楼店伙掌柜,见来了一位文质彬彬的少年客官,殷勤地接待到内厢上房安歇。

  这时已是掌灯时分,店伙未得段玉吩咐,已端进丰盛酒菜,摆在上房桌上后,便躬身退出房间,把门轻轻关上。

  段玉沿途风尘仆仆,正有几分饥累,见店伙摆上酒菜来,就举杯独饮,畅怀开饮起来。

  段玉饮酒半杯时,突然隔房传出一阵轻微的婉啼娇语来,不由听得心里一奇一怔,于是随着音源传来的邻房壁沿看了一眼。

  段玉看得俊脸不由一红,混身筋血沸腾,原来邻房一男二女,正在玩着颠鸾倒凤的风流戏。

  男的体肤白哲,看来有卅余岁左右,头脸的一半,埋在一个赤身露体,一丝不挂的妇人玉腿的腿胯间。

  这妇人俯卧在床上,脸容无法看到,段玉从壁缝处仅能看到二条羊脂白玉似的玉腿,八字式的分开来,二瓣玉雪似的浑圆粉臀,在微微的摆动,刚才那婉声娇啼的声音,似乎就是她发出来的。

  这时只见那个男的已把藏在妇人胯间的脑袋抬起来,妇人的胯间,诸相毕露,已是一览无遗!

  段玉看这男的,用布巾在擦嘴唇,在他两腿胯间,还蹲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少女的小嘴看似樱桃,衔着那男人挺起的一根阳具,像在吮吻……

  段玉到这里,已是混身酥痒难耐,「哎唷」一声轻叫,胯间那条玉茎「滋!滋!」的射出粘粘滴滴的阳精。

  段玉两腿一挟,正在注神贯看时,突然「伊呀!」一声,店伙推门进来……

  段玉俊脸粉红,自己偷看春,给下人看到,亦发怒使不得,只有瞪眼看着店伙!

  店伙哈腰唱诺,向段玉施过一礼后,神秘的向段玉笑了笑说:

  「公子爷,要是有兴趣的话,小的也给您叫一个来,东西是开苞货,管叫公子爷称心如意!」

  段玉俊脸微红,惊异的问道:「叫谁?什么东西是开苞货?」

  店伙一听段玉此问,知道这位贵公子,还是一位初入道的雏儿,就微微一笑,道:

  「刚才隔壁房内的一出戏,公子爷看了很够味道吧?假如有兴趣的话,小的也可以替您找一个来,包管是个漂亮的妞儿,一个二个、或者三个五个都行。」

  段玉听了,脸色微微一红,问道:「他们不是家里的妻妾……」

  店伙又轻笑着道:

  「公子爷,贵家富商怎么会带了妻妾到这客店来玩……那都是小的替他们找的,要公子爷您……」

  段玉「唔!」的一声,似乎豁然起来,就道:

  「她们都是叫来的女子,您能叫来的有她们这么美丽吗?」

  店伙忍住了笑,道:

  「只要公子爷您喜爱,小的叫来的姑娘,要比隔壁的女孩漂亮十倍!」

  段玉愣了愣道:「你去把姑娘叫来,咱该给你多少银子?」

  店伙道:「随公子爷的赏赐就是了!」

  段玉听店伙说完后,想到隔壁那一幕,神智之间,一阵阵激汤起来,随手从袋囊里,取出一锭近十两重的黄金给店伙,道:

  「这个给你,你替咱找一位好姑娘来。」

  店伙见这位贵公子,一出手就是拾两黄金,惊讶的很,拾两黄金就等于百两的雪花白银,真是天上掉下来的财神爷。

  店伙捧着黄金,道:「公子爷,小的马上给您物色一个风姿绝世的黄花闺女,保証公子爷您称心如意。」说了,两腿挟了尾巴似的,走出房门。

  段玉心里掀起了缕缕异样的感觉,似乎新的刺激,新的发现,就要在他眼前展开来!

  不多时,店伙带来了一个芳龄十七、八岁的少女来到段玉的房间,店伙向少女指着段玉道:「红韵姑娘,这位是从皇城来的公子爷,你得好好侍候呢!」

  段玉见这红韵姑娘,年甫十七、八,长得果然花容月貌,国色天香,身披一袭水红的翠袖罗衣,三寸金莲,隐现裙外。

  红韵见店伙走出房后,轻轻把门扣上,摆动金莲,走到段玉面前,朱唇轻启,柔绵绵的向段玉施过一礼,道:「红韵拜见公子爷!」

  说着娇躯已偎在段玉坐的椅子沿!

  段玉搂住她盈盈一掬的柔腰,一手轻解红韵身上的罗衣,问道:

  「红韵,你几岁啦?」

  红韵粉颈垂胸,任段玉替她解开身上的衣衫,朱唇微启,轻轻的答道:

  「红韵今年十八岁!」

  段玉隔着兜儿,摸红韵胸上一对玉乳,滴溜溜的软中带硬,感到弹性结实……

  段玉不禁问道:「红韵,你还是未开彩的姑娘?」

  红韵粉脸红红,垂颈轻轻的「嗯!」一声。

  段玉伸手替红韵解去胸前的兜儿,下手一抄,把裙子随着脱去,这时红韵羞得抬不起头来!

  段玉在她二条玉腿的顶处、隆起的小腹上,轻轻的摸了下,道:

  「红韵怎么连裤子也没有穿,就是这么一条带子,夹在胯里?」

  红韵听段玉此问,「吃!吃!」的几声笑,抬起红喷喷的粉脸向段玉妩媚的白了一眼,嗔笑着问道:「公子爷,您还没有娶夫人吧!」

  段玉听得一愣,心道:「女孩子穿不穿裤子,与娶夫人有什么关系……」

  段玉见她粉面妩媚可爱,禁不住抬起她粉颈,在她樱桃朱唇,紧紧吻了下,随手移到她胸前,捏弄着红韵一对少女结实的玉乳。

  红韵朱唇轻启,塞进段玉的嘴里,二条粉臂把段玉颈项搂住。

  段玉的手,滑到她玉腿顶点,把红韵胯间狭窄的小布拉掉,把她玉腿分开……

  红韵芳龄十八,虽是窑子姐儿,还是未开苞的清倌人,所以她的下阴,尚未被人摸弄过。

  段玉手掌伸进红韵胯间,少女娃子感到一阵异样刺激的感觉,玉雪粉臀微微一摆!

  段玉把她衣裤脱去后,分开红韵玉腿,仔细览看她的胯间……。

  阴户疏疏几根阴毛,延贯下去,胯下夹了二瓣嫩白柔软的阴唇,肥厚的阴唇中间,横了一条细长的肉缝,浅浅的小缝中,隐现出一颗嫩红的阴核。段玉再用手指拨开阴唇,里面肉色殷红,殷红的肉膜上,还含着滴滴粘液。

  红韵娇羞满面,「哦!哦!」婉声轻啼不已!

  段玉的手指轻轻滑进红韵胯间的阴户缝里,食指顺着塞进阴道时,里面紧紧窄窄、滑润润热烘烘的,一股游电似的快感,从手指贯一直流到周身,以及小腹的丹田处……

  段玉周身血液沸腾,热流潮涌般的注向下体,一股自然的趋向,段玉那根玉茎阳具,直挺起来。

  红韵的阴户洞里,给段玉手指的逗弄,顿时混身奇酥、奇痒,阴道里感到丝丝的痛,酥酥的痒,不由得玉股微微晃摆了几下。

  脸上羞答答的鲜红,向段玉飘过一眼,轻轻的婉声断续道:

  「公子爷,红韵下面又痒……又痛……怪难受的……」

  段玉没有回答,将首俯下,朝红韵的粉脸上,似落雨狂吻,接着又吻在她那二片火辣辣的樱唇上。

  段玉的阳具,似铁棒般从裤里挺出来,撞在她的玉股边沿。

  红韵春情撩起,欲火焚体,已顾不到少女的矜持,纤手把段玉裤腰带解开,柔绵绵的玉掌,从他裤腰处,摸进段玉胯间,红韵的纤指把段玉火辣辣的阳具,紧紧握住。

  段玉俯首到红韵胸前,用嘴将她处女结实弹性的玉乳含住,又用舌尖舐吻她的玉乳顶的尖点……

  红韵撩起一股无法言状的酥痒,赤裸的娇躯,禁不住又是一阵抖颤……

  「哎唷……公子爷……你别这样好吗……红韵难受的紧……」

  玉掌紧握中的阳具,慢慢的替他翻起包皮,露出龟头,纤手一进一出的替他抽送。

  段玉手指儿塞进红韵处女的阴道里,快慢的抽送,一面又摸着红韵阴道口沿的阴核儿……滑粘粘的淫水,从阴道里滴滴的泛滥出来。

  红韵偎在段玉的胸前,柔绵绵的轻声,道:「公子爷,你也把衣裤脱了……这样怪热的……」说着纤手放下紧握的阳具,替段玉解脱裤子……

  段玉赤身裸体,无形中,露出了男性肉体的美点,红韵朝他看了一眼,速把粉脸又垂落下来。

  红韵热烘烘的粉脸,贴在段玉耳沿道:「公子爷,咱们上床去玩,好吧?」

  段玉「哦!」一声,双手把红韵抱到床上……

  红韵自动把赤裸的娇躯,面天仰卧,两条玉腿拨得大开。

  段玉迷惑站在床前……看着这个一丝不挂,赤身露体的娇娘。红韵粉脸赤红,秀目流波,见段玉直挺了阳具,站在床前直看自己,不由得樱唇一泯,妩媚一笑,轻声道:

  「公子爷,上床吧!」

  段玉「哦!」的一声,似乎苏醒过来,腾身上床。

  红韵舒伸玉臂,把段玉环颈搂住,把他重压在自己身上,把嫩舌塞进段玉嘴里。

  段玉挺起的阳具,刚好插进红韵玉腿中间,红韵玉腿一挟,把阳具夹在胯间。

  歇了半响,段玉哼了一声,道:「红韵,你把两腿分开。」

  红韵「唔!」的一声,立刻将玉腿伸得像大字般的分开。段玉一手摸进红韵胯间,用手指轻轻翻开阴唇,食指塞进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抽送。红韵秀眸微启,朝段玉白了一眼,柔软无力的道:

  「公子爷,你手指在红韵下面这样抽送……红韵痛得很,痒得少.……」

  段玉听了一愣,道:「哦!红韵,手指儿怎么样动,你才会感到痛快……」

  红韵小脸儿红红,「吃!吃!」的一阵羞态无状的娇笑,轻声道:「要这样子,才痛快……」说到这里,红韵羞得把手紧紧将脸掩住。

  段玉笑了道:「哦!要这样挖,你才痛快……」

  段玉照红韵所说,弯了弯食指,在阴道里挖弄抽送,磨擦阴道沿的一颗阴核。

  红韵柔腰抖颤,玉股急摆,嘴里一阵的「唔!唔!」婉声娇啼,阴道淫水泊泊流下。段玉一边玩弄,一边惊异的问道:

  「红韵,你是清倌人姑娘家,怎么会知道?」

  红韵「格!格!」一阵娇笑,玉掌又把段玉阳具紧紧握住,媚态横溢道:「有时下面痒得难受的时候,就偷偷一个人在房中自已玩一下……」说到这里,已羞答答讲不下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