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我真没想重生啊861-862

九久小说网 2022-09-16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porsmm编辑:@春色满园
八百六十一、果壳反击的浪潮作者:柳岸花又明带着沈幼楚的温柔,陈汉升睡了一个安稳舒适的好觉。第二天早上来到办公室,他先看了看果壳社区,关于“三星手机炸伤建邺大学生”的消息依然在置顶热帖,不过在其他门户
八百六十一、果壳反击的浪潮
作者:柳岸花又明
带着沈幼楚的温柔,陈汉升睡了一个安稳舒适的好觉。

第二天早上来到办公室,他先看了看果壳社区,关于“三星手机炸伤建邺大学生”的消息依然在置顶热帖,不过在其他门户网站上,一条新闻都看不到了。

“这帮狗日的······”

陈汉升骂了一句,不用说,肯定是被三星公关了。

一些电视台和报纸倒是刊登了相关报道,不过这些媒体的缺点是不能评论,没有什么互动性。

没有互动性,读者可能只把“手机爆炸”当成一个意外事故,并不会往深处去想;

如果像贴吧那样可以评论,大家看完新闻正準备揭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的回复,比如:

一楼:垃圾手机,全民抵制;

二楼:伤者还是大学生呢,人家父母得多心疼啊;

三楼:有理由怀疑,三星只把会爆炸的次品卖给我们国家,我建议彻查;

······

看了这些评论,情绪就会受到感染,如果看的多了,很可能直接加入抵制三星的群体中了,最后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反对声越来越大。

果壳网络部的那些水军账号,就是準备起到“引导舆论”的作用,所以三星想全网屏蔽,陈汉升肯定不答应。

这时,小秘书走进来递过来一份报告,上面是约好採访的几家媒体。

“那就建邺广播电视台吧。”

陈汉升挑中一家建邺本地的主流媒体。

“好的。”

聂小雨点点头:“我让他们带着设备过来。”

按照陈汉升现在的资产,还有身上的话题性,媒体都是需要前往果壳电子採访的。

“算了。”

陈汉升看了看时间:“我直接去电视台的录音棚吧,这样节省时间,晚上的新闻就能播出来,不然还得等到明天。”

小秘书撇撇嘴,陈部长真想马上看到三星“死翘翘”,多一个晚上都等不了。

······

建邺广播电视台坐落在龙蟠中路,建邺这种六朝古都,很多街道地名都充满着文化色彩,比如龙蟠中路,虎踞南路,乌衣巷、中华门······听起来就觉得很有故事性。

电视台的製片主任马华已经等在门口了,陈汉升这种土生土长的本省人,在建邺读大学,又在建邺崛起,天生就容易受到这些政府部门的关照。

陈汉升以前和马主任吃过饭,知道这是自己的苏北老乡。

两人寒暄后,马主任开个玩笑:“我以为你还会带着司机秘书一大串人呢,没想到就单独过来了。”

“哪里要那么大的架子。”

陈汉升笑着说道:“我妈现在去菜场买菜,还会因为2毛钱讨价还价呢,那些摊主都不高兴了,他们都说梁阿姨,你儿子都那么有钱了,你就不能大方一点啊。”

“哈哈哈~”

马华大笑一声,抚着陈汉升后背,热情的引导他进入录音棚里。

中国人乡土观念还是很重的,所以数年以后,京东的客服中心会在宿迁落地,因为刘强东就是宿迁人。

现在也就是陈汉升刚刚起步,等积累到一定规模后,港城的官员说不定也会拜访陈兆军,请求陈汉升支持家乡发展。

“本来我打算亲自主持这个专访的。”

马主任一边走,一边说道:“不过咱们台有个主持人,她说和你认识,所以就让她来採访了。”

“哦?”

陈汉升想了想:“叶绮吗?”

“对。”

马主任解释道:“小叶原来在江陵区电视台,春节后就调上来了。”

陈汉升恍然大悟:“叶师姐很努力,理应获得更大的平台。”

叶绮家里好像有些背景,再加上平时工作也很负责,这种“比你有关係,还比你努力”的人,升职往往都很快。

正说着的时候,叶绮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陈汉升打量一下,叶绮剪了一个遮耳的短髮,看起来比以前利索很多,大概是在市级电视台的原因,气质也更加成熟了。

唯一不变的是,她还是很喜欢带着一副亮晶晶的耳坠,走起路来一闪一闪的发光。

“上午好,陈······”

叶绮刚要客气的打招呼。

“叶师姐,好久不见。”

陈汉升也主动伸出手。

听到“叶师姐”这三个字,叶绮怔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上午好啊,汉升。”

听这语气,她原来是想叫“陈董”的,后来又改成了更亲近的“汉升”。

两人握手的时候,陈汉升感觉有些硌手,这才发现叶绮右手无名指上,带着一个钻戒。

“叶师姐结婚了?”

陈汉升惊讶的问道,大概这才是气质成熟的真正原因。

“嗯,春节时办的。”

叶绮不好意思笑了笑:“我和老公是旅行结婚,所以就没有通知大家,以后补办酒席的时候,希望汉升能够到场啊。”

“没问题。”

陈汉升很乾脆的说道:“我一定去蹭顿酒。”

其实看到叶绮结婚,陈汉升心里有些感慨,当年他还和叶绮互相“养鱼”,结果一段时间没联繫,她都已经结婚了。

不出意外的话,她现在的老公就是那个公务员副科长,叶绮不是个坏女人,她只是等了很久,依然等不到初恋张尔煜成熟起来,所以找到了一个合适结婚的对象。

不过从她以前的表现来看,叶绮心底最爱的,应该还是那个初恋大男孩吧。

每个人都在成长,叶绮对爱情的定义也在变化,从初恋的帅气,到陈汉升的奢华,再到公务员老公的稳定,这种稳定大概也有妥协的意思。

······

两个小时后,採访结束,陈汉升开车离开广播电视台。

叶绮没有相送,站在楼上录音棚的窗边,看着保时捷缓缓驶出停车场,面色平静,不喜不悲。

“咚咚咚。”

过一会儿,製片主任马华敲门进来,他手上拿着一个红包:“小叶,这是陈汉升留给你的,他说既然是朋友,礼不可废,没想到你们关係还挺不错的。”

叶绮有些诧异,接过红包看了看,厚厚的一遝纸币,很可能是6666或者8888。

“汉升。”

等到马主任离开后,叶绮联繫了陈汉升:“你太客气了,给这么多做什么?”

“朋友结婚嘛,我跟着热闹一下。”

陈汉升笑了一声,语气诚恳的说道:“祝你们幸福。”

感受陈汉升真心实意的祝福,叶绮沉默一会:“谢谢汉升,等到你有好事了,记得通知我。”

“哈哈~”

陈汉升打个哈哈,挂断了电话。

叶绮摩挲着沉甸甸的红包,半晌后给爱人打了个电话:“老公,今晚你想吃什么,我下班后去买一点,我告诉你一件事啊,今天碰到了老朋友陈汉升,就是果壳电子的董事长,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他是个很厉害的年轻人,女朋友也很漂亮······”

“好啊,有机会吃顿饭,我很敬佩陈董的。”

大概是工作比较忙,叶绮老公打了一会就挂掉了电话。

叶绮又在窗边伫立一会,最后返回办公室。

往事缕缕随风,带走的是遗憾和青春,留下的才是人生。

······

晚上的时候,陈汉升这段採访就被没有删减的播出来,所以还是本地媒体给力,立场坚定的支持果壳。

在新闻里,陈汉升不仅曝光了三星手机爆炸的事件,顺便把部分门户平台给警告了一遍。

“三星公共关係部门的科长朴正洙,拿着500万上门,要求果壳社区删了那条消息,我愣是没答应。”

“所以,现在除了果壳社区,网上还能看到手机爆炸的新闻吗?”

“我觉得屁股还是要坐正,不能什么钱都收,作为门户网站,不为普通老百姓出声,你们和汉奸有什么区别?”

······

陈汉升这番话,直接挑破了这层“潜规则”窗户纸,晚上刚过12点,大家就发现贴吧和天涯已经放开了屏蔽字眼,猫扑、博客也陆续有了评论帖子。

这下就糟了,果壳网络部的水军一拥而上,一夜之间就把“三星手机炸伤大学生”的新闻顶到各个网站的头条。

三星也瞬间处于舆论的中心,建邺分公司这边,就有很多记者围在门口等着採访了。

两天以后,形势愈演愈烈,网上掀起一股巨大的抵制“韩货”浪潮,已经影响到三星的股价了。

看到这样的结果,陈汉升也忍不住呢喃:“我靠,网络暴力太可怕了。”

“不过······”

陈汉升顿了顿:“还好我就是施暴者。”

八百六十二、果壳陈,出轨!
作者:柳岸花又明
  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信息都是互通的,三星手机爆炸的消息,已经在世界範围内造成波动。
  虽然因为时间太短,对手机销量的影响暂时没统计出来,不过股市是最敏感的,它的反应也最直观。
  要知道三星这种庞然大物,就算下降个1%,那都是几十亿美元的蒸发,至于手机电池的供应商三星SDI这个公司,直接在韩国股市跌停了。
  最恐怖的是,“手机爆炸”好像并没有停下来,它就好像一串鞭炮,在这里炸一例,在那里炸一例,陈汉升还经常在公开场合拱火,各种阴阳怪气的嘲讽。
  “三星手机不是不能买,但是我建议买一份意外险,不然真的出点什么问题,还要自己花钱去住院;”
  “当然了,三星手机的质量虽然一般,但是不得不说,他们电子厂还是很人性化的,有些刚从牢里放出来的朋友,这些人都在三星流水线找到了工作,看来想进三星电子厂,没点案底还真不行啊;”
  “好几天了,我看差不多就可以啦,又不是利益相关,你们这些网民,不要步步紧逼了可以吗,难道三星关门你们就满意了吗?总之我很满意,所以请大家加大力度。”
  ······
  除了这种明面的打击,还有私底下的鼓动水军推波助澜,为了处理这个问题,三星“部长”级别的高层已经来到建邺,甚至还有一个专务理事。
  谁都没想到,一场手机爆炸就让世界500强这样的被动。
  再开会的时候,次长金在权已经没有资格坐下了,他作为主持人,向众多上司介绍果壳和陈汉升。
  “李专务。”
  金在权指着PPT上面陈汉升的照片说道:“这就是果壳电子的董事长陈汉升,这个人很坏,对三星做了很多不可饶恕的事情······”
  接下来,金在权先把陈汉升批判了一遍,还总结了所谓的“八宗罪”:
  第一,利用“锚定效应”蹭三星的名声;
  第二,把三星工程师骗过来工作一个月,还帮助果壳研发第二代手机;
  第三,答应三星不和印度做生意,结果一个月以后,还是成交了一个亿的大单;
  第四,不赔偿三星的损失,仗着自己是本地企业,根本不在意被告上法庭;
  第五,三星手机发生爆炸后,经过一番努力,事情原本已经平复下来,结果又被陈汉升故意挑破;
  第六,很多爆炸案例都是模模糊糊,我们过去调查,那些伤者好像都被彩排过似的,不接受赔偿,就算我们用新手机去置换,他们也不同意,我们怀疑这也是陈汉升在背后搞鬼;
  第七,有理由相信,网上很多引导舆论的回帖都来自果壳网络部;
  第八,他对大韩民国和三星员工毫不尊重,经常出言不逊,甚至当面欺负。
  朴正洙听到最后一条,脸色非常难看,他本身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不过却三番两次被陈汉升调戏,上次的“500万”,更是被果壳董事会联手涮了一次,真是毕生的耻辱。
  金在权说完以后,会议室里鸦雀无声,通篇看下来这何止是“坏”啊,简直是坑蒙拐骗无所不能。
  关键也不知道什么仇什么怨,陈汉升就逮着三星一家坑。
  “你们有没有反制措施?”
  五十多岁的李专务问道,正常情况下到这个级别,全部都是老头子。
  “目前······目前只有一个。”
  金在权汗颜的回答。
  陈汉升在建邺,属那种“你看我不顺眼,但是又拿我没办法”的无赖,朴正洙作为一个中国通,知道在这片土地上,官大于商,所以他并非没找过政府部门。
  可是,人家客客气气的把朴科长迎进办公室,听说三星和果壳的事情后,表示自由市场鼓励竞争,政府部门不能随意干涉,又客客气气把朴科长送走了。
  朴正洙气的一直在“阿西吧”,这些官员也是大大的狡猾。
  之前有小企业触碰到三星的利益,马上就被火速查封,这是为外资企业保驾护航;
  结果和果壳这种企业发生矛盾,这就变成了自由市场鼓励竞争,果壳最后胜不胜不知道,但是首先就立于不败之地啊。
  所以最后梳理下来,三星能够对果壳造成威胁的,只有“陈汉升脚踏两只船,感情不专一”这种私人问题。
  “那就儘快公布出去吧。”
  李专务缓缓的说道:“一是转移注意力,让网民注意力不要放在手机爆炸上面;二是给陈汉升增加一点困扰;最后,你再发一份通稿澄清,表示我们手机质量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一定是外部有人在尝试加热的后果。”
  “这······”
  金在权稍微犹豫一下,最后还是躬身说道:“专务,我们部门有个中国员工,她说如果想快速平复纠纷,应该像对待欧美市场那样,设立一个召回渠道,将爆炸手机的相同款型全部召回,最后再诚恳的道歉,这样舆论最后会慢慢的消退。”
  “没必要!”
  李专务冷哼一声:“关于这个问题,董事会已经研究过了,中国和欧美并不一样,欧美那边出了问题可以召回,但是中国就不必了,他们可以选择的品牌不多,维权意识也不高,不用多搭理。”
  “是。”
  金在权听完,不敢再说什么,不过颜宁听了很难过。
  “召回”建议就是她提供的,最近三星被陈汉升搞得这么惨,她虽然打定主意要离职,不过心里对老东家还是有感情的,所以才出谋划策,希望三星能够儘快度过这次难关。
  可是李专务这番话,对中国市场和欧美市场进行严重的双标,就是因为国内没有出现强大的本土品牌。
  因为没有对手,所以才毫无忌惮。
  从这一点看的话,果壳做事方式虽然流氓,不过站在中国人的立场,其实是利大于弊的。
  “呼~”
  颜甯轻呼一口气,迟早有一天,当国产品牌真正崛起的时候,这些高傲的外资会低下头颅,认真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
  三月中旬,“手机爆炸”的热潮还没平复,三星自己仍然在泥潭里挣扎的时候,公共关係科科长朴正洙在一次记者会上,突然曝出果壳电子董事长陈汉升,感情不专一,脚踏两只船。
  歌手汪峰在2005年12月底曾经出过一张专辑《怒放的生命》,质量很高,获奖无数,本该红遍大江南北。
  可是从2006年年初开始,跨国婚姻官司、三星手机爆炸是一件接着一件,就当以为能够消停一会,可以把头条抢回来的时候。
  好家伙,“果壳陈”又出轨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