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红尘佳人如烟事(5)

九久小说网 2022-09-16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冰心编辑:@春色满园
  ——————————————————————————–  第五章 再品佳人  早上起来时,两个小妾都已经在为我準备早餐了,沖了一个澡后我到心儿的密室里尽情翻看一番,发现不仅有许多中外黄刊、性感杂志
  ——————————————————————————–
  第五章 再品佳人
  早上起来时,两个小妾都已经在为我準备早餐了,沖了一个澡后我到心儿的密室里尽情翻看一番,发现不仅有许多中外黄刊、性感杂志和光盘相带,还有一些淫具绳索。
  再翻看那几本相册,我不禁感叹死鬼好艳福,相册中有许多不堪入目的下流淫蕩的场面。我突然发现本市电视台的着名女主持人杨柳一张俏脸略带忧郁地品含死鬼肉棒的特写照,圆圆的大眼、小巧的秀鼻、浓密的烫发如小波浪披在脑后,樱桃小口,如此漂亮的姑娘,这张脸放在哪里我也能认出来。
  但小妞此时品含的脸显得稍稍有点歪斜,使本来就妩媚可爱的小脸上平添了一种妖媚的感觉。
  「心儿过来」,心儿还是穿着昨天那双高跟鞋快步走了进来。
  我将她搂入怀中,指着相片问她是谁。
  「她就是杨柳那只小妖精。」
  果然如此。
  「你那死鬼还能干呢,连电视台的红星都可随便干玩,这小尤物是怎么落入你那死鬼的套里的呢?」
  「你可别看她小,十八岁时还在一家医院里当护士,我老公去探望朋友时一眼看上就勾搭到了一起,她去电视台还是我那死鬼出的钱又陪台长睡觉才成的。随知这小妖精进了电视台以后越长越骚,可男人的心,竟然成了所谓着名主持人。」
  「那你那死鬼还一直和她交往吗?」
  「骚货看的是他的钱,死鬼看的是她的脸,你看这张还是死鬼走之前一个月照的。骚货也不知怎么的,在电视上还是人模狗样的,一进这间屋见了我那死鬼就跟失了魂似的,任我老公作践糟蹋。这小妖精除了脸儿俊、眼儿媚、嗓音柔、性情儿温顺以外身材并没有我好,所以我那死鬼老公最爱一边看小妖精主持的『青春节拍』节目,一边搂摸着我的奶子,一边让小骚货穿着主持时的那件衣裙跪在身下给他吹箫,有时还让小妖精带着节目带来干。你看这张不是么?」
  果然是一张如心儿所说的相片,只见杨柳这只小妖精着一套名贵的套裙跪着在替死鬼吹含,风骚得紧,让我生出一股邪火,我在谢骚的肥奶上摸弄了半天还是不解恨,只好让谢骚找出一件近似式样的套裙让艳骚穿上,又找出一盘杨柳主持的相带观看她的狐骚样子让艳儿顶替她为我跪下作出狐媚骚样为我吹含洩火。
  「那么你那死鬼和此尤的事情还有人知道吗?」我边玩她的肥奶边问。
  「没有了,我老公说杨柳儿是他一个人的,除了我别人知道的话他就没戏了。」
  于是我从中选出两张特别风骚露骨的相片放好,略洩心火后在仅披睡衫薄纱的美貌妾侍们的服侍下用了餐。我叮嘱心儿两点,其一是将自己的衣物等收好下午到公司宿舍去住,其二是将这里其他的一切保持原样并给我配一套钥匙。
  心儿问我为什么要到公司去住,艳儿给了她两颗红丸告诫她听话就是了,心儿看我有些生气的样子连说:「我错了,下午我就搬过去,但爷也要搬过去才好。」
  我说:「没问题,我是要妳过去陪我。」
  心儿高兴起来,媚笑着送我出门。
  坐在车上,隔着艳儿的警裙摸着她的大腿,感到不太得劲,但也只好这样了。也许是在大牢里的日子憋慌了,现在我只要一个人无聊独坐时,就必须有美骚的浪货陪在身边侍奉着才安得下心来。
  想到红心的肥嫩的奶臀、鲜美的大腿和妩媚的脸蛋,我又难以自持起来,今后就将此骚定为我的贴身肉枕、肉垫,没事时走到哪里带到哪里,用她的温柔来给我解闷。想到这里,邪火又上来了,我催促艳儿快开。
  到了家里,三骚迎出门来,见到她们的红唇俏脸、艳丽衣衫和诱人的身材,我长舒口气,洩火的尤物终于来了。搂着她们的杨柳细腰走进大厅,坐在沙发上让琴儿替我衔着舌头品咂,掏出文婷的大奶一阵好摸,权当心儿的那对宝物玩弄。而俏丫鬟沁儿则乖乖跪在我的胯下替我温柔吹含。
  不错,经过我的辛苦调教,我的这些美俏侍女们越来越知情识趣顺心可爱了。
  「想爷吗?」我问文婷。
  文婷说:「想得很呢,骚货想得昨天晚上裆都湿了,爷在外面玩得可高兴?」
  「高兴。」
  「爷在外面可别只注意玩那些淫浪货色,还应该注意身体,别让我们这些丫鬟使女们些担心。」
  「好,爷一定注意。」
  「来,文婷,妳也给我含含,琴儿也来。」
  三女一起跪下含春让我很快在她们的小嘴中泄了欲。
  根据我的计划,今天还是到医院检查,老爸和我们一起去,为了怕老爸的坏心眼,我只带上琴艳二女同行。因为和老爸是分乘两车,我和琴儿坐在后座上一边调情一边走,我将琴儿搂在怀中细细观赏,发现骚妾们现在彼此学习进步挺大,不管发型还是穿着都让我越看越洋气风骚顺眼,心中实在觉得受用,要不是刚才发泄了一次的话,肉棒肯定早已在琴儿嘴中和她的红舌游戏起来了。
  到了医院我们上了二楼进入昨天的地方,今天这里摆了两张大沙发,我让老爸坐在我原来的位子上,今天他将佳然和婉芳都带来了,两骚今天打扮得特别风骚艳冶,穿着也是很轻薄暴露,看来今天老爸是準备在她们身上好好发泄一通了。
  佳然一边服侍着老爸,一边用略带忧郁的眼角余光扫视我,像是哀求我可怜可怜她,让她早日出苦海,我心想你出了虎穴还不是又进了狼窝,在我这里竞争还激烈些,又是何苦呢。
  但我为了抚慰她,还是笑笑,她也咧嘴一笑,看来对我还是情深意重的,今后看来还是不能辜负她对我的一往情深。
  美人们出来了,这次是由老爸的一名情妇—-一名半老徐娘带队,而候选人则是我昨天选剩下的那十名美女,我只是简单地用覆查的名义就让她们又脱一次。
  我是见惯不惊了,一边欣赏一边喝酒,偶尔在琴艳身上摸玩几下,但老爸就惨了,佳然和婉芳舌奶唇阴全力伺候都让他安静不下来,我让艳儿也过去帮忙才控制住形势。当然现在的艳儿只服务他的上半身了。
  半个小时后,全部结束了,我和琴儿起身出来,让老爸再折腾一会儿。老爸出来时基本是由佳然和婉芳搀扶出来的,艳儿也脸带潮红出来了,我拍拍她的结实坚翘的屁股问没事吧,艳儿笑着说没事的。
  我和老爸单独进入了一间密室,这些话我不想让别人听见。
  「怎么样,不错不错,佳丽如云、美不胜收,你小子挺有眼光。」
  「按我们说好的你先挑吧,最标緻的还是老爸先来。」
  我原来给了他两个名额,但老爸迟疑半天不开腔。
  「怎么,没有满意的,看不上就算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你这次能不能将她们都让给我,你再重新选就是了。」
  「说得简单,这些妞身上我可费老了劲了,我不干。」
  「别这样,老爸就求你这一次了。」
  「那你到底看中了几个?」
  「八个。」
  「我的老天,你还想不想活了。加上原来的两个一共十个,老爸,你现在不是小伙子了,身体还要不要。」
  「这些我知道,健身的办法我有的是,活到九十岁没有问题。」
  我想了半天,说:「那这样吧,你把佳然给我吧,她们几个原来就是在一起的,再说佳然你也玩得差不多了。」
  老爸一见我鬆口,非常高兴,连忙铁板钉钉趁热打铁讨好我:「我连婉芳也一起送你,你可满意了」,我想起婉芳也挺耐看就顺口答应了。
  突然我想起一个人,于是我问:「钱玉薇你选了吗?」
  「选了,怎么?」
  「我问问而已,选了就好,我还怕你看花了眼错过了。」
  「别乱说,我选你老妈时还没你呢。」
  我看了一下名单,有钱玉薇等八名佳丽,其实这些货色都还是各有美艳风韵、出众姿色的,否则当初我就不会看上了,但转念一想,老爸的人还不就是我嘴边的肉,想偷几嘴实在是太容易了,心中也释然了。
  我问钱玉薇的目的是突然想到她曾经在本市的电视台工作,我想通过她来和杨柳那只小妖精搭上线,再想法用红丸和相片两道杀手将其精神击溃,让她继续她美艳吹箫性奴的工作,只是这次服务的对像变了,我将成为她的唯一主人,而她将成为我胯下的又一骑良骏。
  想到能一边观赏着名主持人青春美貌气质极佳的主持风采,一边又让她本人作我的骚奴浪妾,为我同时作极其下流淫蕩的口交和性交服务,我就高兴得摇头晃脑、不亦乐乎。
  完成交易的我满面笑容地走了出来,佳然一见我就上来问怎么样,我在她肥美的屁股上好好摸了一把,她不仅没有推让,反而将身子贴过来,将一对大奶送入我的另一只手中任我搓揉。
  「放心,遂了妳这小浪骚的心愿了,明天搬过来,婉芳也一起,不过过来后就得听我的,我最喜欢妳的这对奶,到时候可要让我顺心满意。」
  「您放心,佳然一定听您的话,服侍得爷称心如意」,佳然满脸含笑非常开心。
  中午时分我们到了公司,搂着艳琴二女上床小憩,一会儿心儿就到了,大包小包东西挺多,我陪着她们收拾起来。红心也似乎知道自己干不了什么别的,主要就是当花瓶,于是带了许多艳骚的衣物和放浪的鞋袜,有些崭新的可能是才买的,又作了美容,容光焕发、艳若天人,脸上哪里还有昨晚下流污秽的痕迹,但越是这样就越激发我干她的冲动,打扮成贵妇的婊子和打扮成婊子的贵妇都是很吸引人的尤物。
  才基本收拾完我就将艳琴两女赶出房去,从衣柜中取出一件我早已中意的吊带黑色绸缎短睡裙、一双黑色渔网连裆裤袜和一双银色尖包头带袢细高跟凉鞋让她当面换上,又见她戴上项链耳环,在右脚踝处挂上一只金色脚链,头髮上插两只玉白色的发饰,再重匀粉黛,一张光艳照人的脸蛋、一身珠光宝气的穿戴、加上性感诱人的装束和魔鬼般挺拔丰满的身材,如何不让人激动。
  我一把搂着屁股将心儿纳入怀中,让此香艳尤物在我的怀中轻轻扭动,闻香赏肉听声,真是畅快淋漓的一阵抠摸,心儿连连讨饶。
  我问心儿:「骚货会按摩吗?」
  心儿高兴地说:「会,我那死鬼老公为了自己的享受将我专门送去学了三个月的美容高级班,我会泰式、海派和台式三种手法,够您享用了。」
  「好,我想将妳安排为我的贴身服务员,用全身的每一个部位为我全面服务,每一个骚穴让我洩火,没事的时候就陪我消乏解闷,有事的时候就打扮买衫,可好?」
  「那我在什么地方工作呢?」
  「方便的时候就在总经理室陪侍,不方便的时候就在旁边的小休息室里等候召唤,那里挺方便的,另有一楼梯可上到二楼,没事就可以上来。」
  「原来你是把我当一只肉枕头,需要了就拿过来垫一垫,不需要了就不要人家了,不好,人家不喜欢嘛。」
  我一见软的不行就来了硬的,一手紧捏着她的豪乳训斥她:「妳看看你自己,除了长了一身好肉和侍侯男人的功夫还会什么,什么也干不了,不干算了,活人还会让尿憋死,妳看着吧,一会儿就有别的人抢着来跪在我面前求我干她了,妳好好呆着吧。」
  心骚一见我如此生气是令她始料不及的,连忙跪着抱着我的脚哀求说:「爷饶了我吧,心儿不懂事您别往心里去,骚货听您的就是,作您的肉枕头,随您垫着、搂着、压着,想怎么就怎么。」
  「好」,我满意地又坐了下来。
  「不过,人家已经是您的人了,您可别随随便便地不把浪货我的身子当会事儿,送给别人糟蹋作践可不行,就是我们在一起时还是应该爱惜人家。」
  「好,可心的人儿我才捨不得送人呢,自己玩都还觉得不过瘾,妳放心,我会爱惜妳的,我的心肝红心儿」。
  在骚货纤纤玉手的卖力按摩服侍下,我睡了一个好午觉。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搂过心儿的粉脸亲了一口搂着她的肉感十足的腰从另一个楼梯下到了经理室。将心儿放置在休息室里让她细读一本黄色杂志,同时告诫她不许自慰,从今开始,红心这只大浪骚的所有欲情和性感必须用在服侍我上面,看到温顺听话的心儿,想到昨天的流莺今天就成为了家雀,我真心感到彻底占有一名女人的肉体和精神是多么让人赏心悦目的事。
  艳琴两人报告说大家基本到齐了,我让她们进经理室来,断断续续走进来五六位靓女,艳服貌美,一下子就让不太大的经理室显得拥挤起来,但见莺莺燕燕、春色无边,我先分配工作,令赵建萍、陈晓莉两女为我的女秘书,郑梦莎和张晓庆为文员,李秀丽和唐美绢为保洁员,由于事先就安排琴儿给她们私下分发了红丸,大家慢慢离去,但张晓庆儿却满脸潮红不愿离去,我知道鱼儿要上钩了。
  今天张晓庆儿身着乳白色的透明真丝无领衫,下穿粉红色的筒裙,后面开袜露出白嫩的大腿,足蹬一双橘黄色的鹿皮细高跟短皮靴,妩媚动人的装束和美丽大方的举止又让我心中升起一股邪火,和招聘的那天一模一样,真想立即将她摔到沙发上干玩。
  果然今天的庆儿又开始故技重施了,她一步三摇,柳腰款摆、媚劲十足地走过来,以极其富有女人魅力的音调和语气开始放嗲了。
  「总经理,那种外国产美容仙丹还能给我些吗?」
  一边说一边扭动腰肢作出种种媚态勾引我,我哪里吃她这套,先让琴儿把门关上锁好,今天这只放蕩嗲媚的浪骚是插翅难飞了,只有落入我的口中任我大嚼美味。
  庆儿一看自己势单力孤,只好将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乾脆一腿跪下半跪着用手抚摩我的大腿向我献媚,脸上也不停地堆满了媚笑。我一声冷笑结束了她的幻想,今天爷要动真格的了。
  我的腿一勾将她的另一条腿勾翻,骚货顿时失去重心跪在我的胯前,我两手抓住她的披肩长发将她的狐媚俊脸压向我鼓起的三角地带,上压下耸好一阵擦摩,并喝令她叫爷。
  小骚哪里搞得清楚总经理和爷有什么关係,还在说:「总经理,饶了我吧,我错了。」
  我说:「叫爷,快点。」
  说着一把抓住她半袒的雪白粉嫩的奶子猛捏,骚货吃不过疼连口讨饶。
  「爷,爷,我的亲爷,饶了晓庆吧,我错了。」
  我暂时放开她,淫笑着看着变得温顺老实起来的庆骚,我喝了几口水,接着说:「好,妳给爷说说错在什么地方了。」
  庆骚哪里说得出来,发了半天楞。
  我慢慢说:「妳看妳脸蛋儿俊、身段儿好、奶儿挺、屁股儿翘、衣衫儿薄、动作儿骚、语调儿嗲,妳知不知道你这样撩拨得少爷我心里火烧火燎的,一门心思想干妳。」
  庆儿低声说:「知道。」
  「知道还越来越骚。」
  「不,我只是以为爷喜欢,我也是喜欢少爷才这么作的。」
  「妳喜欢我,爷也喜欢妳这浪骚,好吧,上次庆儿妳来就撩的我心里非常难受,最后让艳儿作了妳的替身才洩了火,今天妳可得陪爷好好玩玩,让我在妳这肉骚穴中放放水。」
  庆儿低头不语,问那仙丹呢。
  我说:「仙丹迟早会给妳,放心吧。」
  庆骚知道自己躲不过这次了,只好低头不语地认命了。
  我见琴儿和艳儿早就搂抱到一起了,就说:「庆儿,你到我的休息室里找到那位姐姐说我让你来取枕头来了。」
  庆儿慢慢站起来不太稳当地走进休息室。过了一会儿,心儿就和庆儿一起走过来了。
  我见心儿已经欲火高升就脱了长裤让她撩起睡裙骑在上面磨桃,让庆儿也跟做。一会儿,两腿上就骚水淋漓,两骚也逐渐冲动起来,玉手摸我的小弟弟,温润的舌头在我的脸上到处舔动。我看火候到了,让两骚并跪吹箫,红心当然骚浪过人,张口含住就开吹,庆儿在一旁羞答答地学看。
  过了一会儿,我抽出肉棒让庆儿舔弄,她哪敢不从卖力舔起来,心儿又教她张口含住,用舌而不用牙地吹箫吸吮。
  庆儿口技虽然生疏,但这一张从照片上看惯的骚媚的脸蛋和含春的大眼令我感到十分受用,梦里的美貌情人成为了胯下吹箫的骚浪丫头,想到这里我的精液就猛地射了出来。
  庆儿正準备吐出来时我命令她含住,又让她张嘴让我看是否化了,然后将一颗红丸投入她的口中让她一起吞下。
  此时的庆儿精神恍惚、满脸潮红、春情萌动,高耸丰满的双峰不停起伏,我将她搂入怀中上下其手大肆抠摸,听着她嗲媚骚浪的呻吟声,看着她欲迎还拒任我摆布的无奈样子,淫性大发,令她狗趴在地板上,撩起筒裙在那白净粉嫩的屁股上就是狠狠几巴掌,相信浪货自出娘胎就没有被人这么收拾过,直打得她浪叫讨饶不敢乱动。
  我让她轻轻扭动肥臀挑逗我的淫性,又让红心浪骚口手并用将肉棒服侍得如一支铁棒般硬,大呼一声「我来也」,直截了当将肉棒插入庆骚的湿润紧凑的小浪穴中,直捣黄龙的这一棒干得庆骚几乎闭过气去,半天没有动静。又耸动好几下才听到庆骚缓过劲儿来的呻吟声。
  在庆儿媚浪叫床声的伴奏下,我的一股浓精泄入她的子宫中,终于将这只浪货弄到了手。
  看着趴在地上失神不语几乎被我干残的小尤物,我在怜惜之余更感到心中的满足。是啊,这个世界有失就有得,我就是要将我的欢乐建立在我的这些性奴小妾的痛苦的上面,并让她们适应痛苦,接受痛苦,并最终将这种痛苦变为欢乐,让她们成为我的快乐源泉,并最终让我的快乐成为她们的快乐之源,这也许是我追求的最高境界。
  我对艳儿说:「妳和琴儿把晓庆儿带到楼上去休息一下,并教教她怎么服侍少爷我,这只小妖精床下卖弄风骚的功夫不错,基础很好,妳的任务就是教她在床上骚的功夫,让庆儿成为一名真正的骚货,别的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艳儿说:「爷您真是见一个爱一个,不过晓庆儿也打扮得有些太出格了,我如果是男人我都想弄她。」
  我说:「也好,妳就把自己想像成色鬼男人,喜欢什么就让她干什么,今天下午她就是妳的了,今天晚上我可要看看妳工作效果如何,别让我失望。」
  艳儿马上领会了我的意思,媚笑着说没问题,请爷放心,说完和琴儿搀着小骚货上楼去了。
  我转身就和红心腻在了一起,搂着这只暴露丰满美艳的大骚货,味道和略带青涩的庆儿又大不相同了,讲体型、论三围确实健美而不失肉感,发型、嘴唇、眼神,处处性感,确属一流肉弹。和这样的美骚玩物在一起你很容易就会忘记时间的流逝,一会儿让她用红舌舔我敏感的部位,一会儿让她跳艳舞卖骚,一会儿让她用小手为我消乏,一会儿让她浪声朗读情色精妙文章为我消磨时间。
  柔顺可心的谢骚和几天前比简直变了一个人,我摸奶亲脸问她为什么,她笑着说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一见我高兴她就愿意为我作任何事情,我是她前世的冤家,现世的主人,她是我的骚奴浪妾。我被她捧得都要飞身云霄外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