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枫与欲 作者;少主 7-8

九久小说网 2022-06-24 09:12 出处:网络 作者:yewudao1314编辑:@春色满园
第007章疯狂 两人畅汗淋漓的性爱啊过后就紧紧抱在一起,蓝心梅慵懒的躺在少枫怀里,突然感觉自己人生升华了,刚才那一刻强烈的高潮好像进入天堂,在天堂游走,飘飘欲仙,幸福的要死,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那一刻,


第007章疯狂

两人畅汗淋漓的性爱啊过后就紧紧抱在一起,蓝心梅慵懒的躺在少枫怀里,突然感觉自己人生升华了,刚才那一刻强烈的高潮好像进入天堂,在天堂游走,飘飘欲仙,幸福的要死,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那一刻,蓝心梅抬起头看下这个大男孩,慢慢吻上少枫性感的嘴唇,舌头伸进少枫嘴里,少枫舌头来迎接她,这一刻,蓝心梅觉得少枫就是她的一切她的全世界,是的,她对他上瘾了,而且是戒不掉的瘾。
蓝心梅动情撒娇道‘老公你好棒,你把人家送到天堂了,老公我爱你,’说完娇红着埋在他怀里,
陈少枫‘老婆,我也爱你,我也很舒服,’陈少枫打趣道‘我可没送你上天堂,是它送你去的,你怎么感谢它’蓝心梅满脸红晕伸出手握住湿淋淋的大鸡巴,俩眼迷离了,因为大鸡巴没有因为射精而疲软下去,还是那么坚硬,蓝心梅‘老公它还那么硬,为什么啊,好粗啊好大’少枫道;‘还是不是姐姐魅力大舍不得下去’蓝心梅听了喜滋滋的‘那不一直硬着嘛’那老公不难受吗,少枫‘不会啦,一会就下去了’蓝心梅握住大鸡巴套弄起来,蓝心梅;‘老公人家帮里清理干净,’说完头就伸过去张开小嘴,开始吮吸起来,少枫;‘啊,姐姐还没洗了,’蓝心梅;‘老公的大鸡巴只能让老婆骚嘴洗,我现在就帮老公洗鸡巴’。蓝心梅边舔边吸内心,想到;少枫真是厉害,射了还不软,还那么硬,鸡巴还那么好看,舔了龟头粉粉的好诱人,姐姐下半辈子的性福就交给你,要是银海那一帮饥渴的少妇看见少枫和自己在一起会羡慕死她们,想到自己前不久还靠自慰棒度日,没想到得到一个极品男人,自己还摘了头筹,想到这里自己得意一下,刚才这个大鸡巴还在自己身体抽插,让自己舒服的要命,射的自己满满的,自己以后要天天爱它!我现在这么变得这么风骚了,刚才被干的都叫少枫爸爸哥哥了,真是羞死人,他小人家那么多,边吸边舔,不管了,谁叫自己的小老公那么厉害。
少枫看着少妇风骚淫荡舔弄得,舔的那么仔细,真是太爽了,他看了一下手机快7点了,于是喊了一下;‘姐姐,快7点了我们洗个澡吧收拾一下准备下车’蓝心梅;‘好啊,不过姐姐要和老公一起洗’我说道;‘好啊’于是少枫站了起来。蓝心梅撒娇道;‘老公刚才干的人家没力气,抱着人家去吗’媚眼看着少枫,少枫漏出两个小酒窝笑道‘好啊老婆,’于是帮她脱了丝袜和高跟鞋,拦腰公主抱,去了洗手间,蓝心梅‘老公你力气好大,在你怀里好舒服,姐姐要老公天天抱’陈少枫;‘好啊姐姐喜欢!弟弟就天天抱姐姐’到了洗手间,打开淋雨两个人就互相洗对方身体起来,少枫抓住蓝心梅奶子轻揉起来,‘姐姐你的奶子好美啊,又大有圆有翘。’蓝心梅双手抓住少枫的大鸡巴来回套弄着,蓝心梅‘姐姐奶子是你的,喜欢吗,嗯……喜欢就揉捏它……嗯好舒服啊……老公你的大鸡巴还没软下去啊好硬啊好烫啊’温水散在俩人身上一个抓的奶子一个抓鸡巴互相清洗的,刚洗了一会蓝心梅抬起头媚眼迷离的看着少枫,手指在龟头上面画圈圈,望住少枫,伸出诱人的舌头,舔舐自己嘴唇仿佛在勾引少枫然后对少枫骚骚的说道‘老公嗯……你的大鸡巴还是好硬……能不能让大鸡巴把人家骚逼精液洗出来啊……你射的太深了……嗯人家肯定洗不出来啦……怎么办……用你的大鸡巴……帮人家精液插出来还不好吗…嗯…………嗯……’?
说完把龟头的玉手放进嘴角伸舌头开始舔起来了,风骚无比的看着我,我道;‘姐姐我怕来不及了,都7点了我们快到站了啊’蓝心梅一只手勾住陈少枫脖子一只手抓住少枫的大鸡巴,抬起右腿勾住了少枫的腰部,把大鸡巴放在自己的骚逼洞口撕磨起来,蓝心梅;‘来的急还有一个多小时啦,嗯…你来插人家吗……母狗给你在插一个小时……来嘛……你不来人家就……自己插进来啦…嗯……啊…啊鸡巴进来了………好大……好舒服…老公插我……’陈少枫搂住她的腰,一只手抓住她的玉腿,俩人就这样站的抽插起来了,少枫看着这迷人风骚的少妇道;‘姐姐…你这个骚逼…贱逼…婊子…连这点时间…都不放过……啊嗯…好紧啊……骚货真欠干……是不是好久没被男人干……饥渴的要死……你这个贱逼………………把舌头伸出来…嗯啧…嗯……骚逼……舔的那么淫荡……………就这么想老公干你啊………唔嗯……真骚啊……是不是有流骚水了……’
蓝心梅边吻边浪叫到;‘嗯………唔………是啊我就是………骚逼…贱货骚婊子……只是我老公的骚逼……只要和老公在一起就想被……嗯………被你干…被你操………啊好深………老公干我……啊…………啊大鸡巴爸爸插我……爸爸…插你骚逼女儿……骚逼女儿……就…啊好深……就喜欢爸爸插……爸爸女儿爱你………干我……大鸡巴爸爸好厉害啊……干死你发骚的女儿的骚逼……不然骚逼女儿会……天天想吃爸爸的大鸡巴……啊…啊…嗯……想被大鸡巴爸爸无时无刻插………爸爸干我……’
少枫傻眼了,这骚货跟吃了春药一样发情,喊他爸爸,我差她差不多一轮,真的太骚了!

爸爸…插的你爽不爽……以后爸爸天天……啊…天天干你……嗯………天天吃我爸爸的…………大鸡巴好不好……天天…含住爸爸大鸡巴……睡觉………好不好…………嗯……真是太爽了…………

好啊……爸爸…骚女儿……也要天天被大鸡巴干………女儿…喜欢爸爸大鸡巴… 啊好深……啊…嗯………不用…爸爸说…女儿也要…天天含爸爸大鸡巴……啊爸爸你的大鸡巴……好有力啊 ……骚逼女儿爱死…你的大鸡巴………啊爸爸……女儿……要来了抱紧女儿啊啊啊!要喷啦!啊啊啊嗯蓝心梅这次来的很快因为俩人玩的乱伦游戏刺激她神经!双脸通红!少枫看她到高潮了,时间快到下次时间了,准备抽出来,没想到蓝心梅立马两个脚盘在少枫腰间双手紧紧勾住少枫的腰,骚浪的说道…爸爸…女儿还要……爸爸嗯……爸爸的大鸡巴……操女儿的骚逼……少枫无语到‘乖女儿,听话回家爸爸干你一整夜好不好爸爸干你下了床听话下来’蓝心梅撒娇道…嗯…不嘛…不嘛…回家也要被操……现在也要被草…爸爸…大鸡巴爸爸……操母狗女儿嘛……来嘛……嗯来嘛………蓝心梅扭动屁股自己套弄起来了 两个大奶子在陈枫胸口摩擦 …啊…嗯……爸爸的大鸡巴……好大…爸爸女儿……好舒服啊………爸爸舒服吗……女儿的…骚逼插的舒服吗啊啊啊 啊好舒服啊陈少枫简直不敢相信有着精致美丽的脸庞的她,火车上她那么美丽动人端装,现在的她哪里有刚遇见的一丝模样简直是个发情的母狗,劳资是不是上当受骗了!看了时间还有20分钟左右要到站了就抱住她屁股,快速套弄了,把手指直接插进了屁眼里,两边都快速抽插起来了,舌头在她脖子耳坠舔起来了,蓝心梅爽死了,更加骚浪起来了,
…爸爸……你会插啊…啊大鸡巴爸爸……女儿要……啊………啊…爽死了……天啦屁眼也好爽……啊……大鸡巴好厉害啊…啊…啊嗯…插的女儿骚逼……好爽啊…干我……我爱死你少枫爸爸……少枫是我的……我…大鸡巴爸爸………啊…啊…嗯我是……少枫爸爸…的骚逼女儿……啊…啊母狗女儿……就是…给爸爸操的……啊骚逼好爽啊……爸爸我爱死你了……爸爸到了……银海后…女儿……天天…给爸爸的……大鸡巴干……少一天都不行啊……啊………嗯…啊………坏爸爸……咬女儿的奶头……亲爸爸…

…大鸡巴插坏…女儿骚逼……女儿骚逼……好爽……爸爸…大鸡巴插的好爽…女儿感觉要飞了……爸爸在………快点插…女儿骚逼…又要喷……给大鸡巴爸爸……爸爸快点………少枫看到淫荡无比的模样,感觉自己也要射了,加快了冲刺。
…啊…爸爸……你的大鸡巴……插的好快啊……啊我要受不了……爸爸要射…不要射到…啊…啊…骚……逼里…那样好…啊嗯……嗯浪费……射女儿 ……骚嘴里…啊………嗯……嗯啊………要来了……………爸爸……啊啊啊…女儿要……喷啦…啊…啊啊……抱紧女儿……快啊……用力插我的……骚逼…啊……来了……啊喷……啦……啊…啊…滋的一声……蓝心梅喷的水都流在少枫的腿上流的都是;少枫感觉自己也要到了,把蓝心梅放在地上不了抽搐抖动她,抬起她的头立马把都是淫水的大鸡巴插进她嘴里,开始疯狂的抽插起来,蓝心梅知道他要射了紧紧含住,大鸡巴每次插到她喉咙,她一点不觉的难受反而觉得幸福,啊啊……骚女儿…爸爸……要射了……啊…啊………骚逼…含……啊住……了啊……啊啊啊……射………啦………啦……………啊……嗯!
蓝心梅觉得嘴一股强有力的热流冲击到自己的喉咙,射的自己嘴都装不下了。从自己的嘴角益出来了,持续了20秒左右了,从蓝心梅嘴里抽出来带着长长的淫丝,蓝心梅把少枫的精液慢慢咽了下去,伸出舌头把溢出来的舔干净,然后伸出舌头把少枫的大鸡巴,温柔的舔舐干净,浪浪的看看着少枫骚骚的说道;‘爸爸的牛奶真好吃,然后骚媚舔了几下龟头’少枫抱歉的说道;‘姐姐对不起,是我太粗暴了弄疼你没’蓝心梅立马吻上少枫摸着少枫剑眉和脸庞,深情说道;‘姐姐喜欢弟弟这样对姐姐,因为姐姐爱弟弟怎么样对我都没关系,只要不要离开姐姐,以后不要和姐姐说对不起好不,这样我会觉得和陌生,仿佛你要离开我,姐姐会原谅你犯的一切错误,只要你不要离开我,老公我爱你’蓝心梅和少枫俩人伸出舌头在空中交缠一起缠绕着,俩人口水交汇着。
第008章车震
陈少枫抱起蓝心梅了,蓝心梅眼睛直勾勾深情的看着他,俩个人的舌头一直交缠在一起,口水满满往下流,俩个赤裸来到床边。陈少枫把蓝心梅放在自己的腿上,蓝心梅双手紧紧勾住少枫的脖子,猛然的上前把少枫的舌头吸进嘴里,呢喃到…嗯少枫……姐姐……好爱你……姐姐现在…心里眼里…装的…嗯唔…是你…我好怕…你那天离开 嗯……唔滋…我…那时我会疯了……姐姐…我活不去的……感谢老天………让我遇见你………又怕这是梦……梦醒你就不在了………蓝心梅眼角泛起了泪花,告诉姐姐这不是梦,你是真实存在好不好。少枫温柔的刮了一下一下蓝心梅鼻子,笑道;当然不是梦,傻姐姐,抱住了蓝心梅‘姐姐感觉到了弟弟心跳没有’蓝心梅;‘嗯弟弟姐姐感觉到了,姐姐好开心啊。
开往银海的五分钟马上到站,请下车旅客做好准备,‘啊姐姐快到站快穿衣服啊,蓝心梅也着急;‘这么快啊,啊’两个着急忙慌的穿了衣服。
银海市火车地下车库,一个高高的带着黑色帽子和口罩手里拉着红色行想,旁边一位丰腴卓越,眼角带着风情万种少妇,脸上有着红晕一直没有散去,男孩对少妇说道;‘差点没有下来哎都是姐姐要不是姐姐要来不然哪出那么丑,弟弟没有穿内裤也’少妇风情的往着少年‘姐姐不是也没穿吗,弟弟不觉的赶紧很刺激吗’少枫白了她一眼;‘你当然刺激,你穿的裙子我穿的运动裤耶,刚才碰到一位大妈,人家用变态的眼神看我幸好没叫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蓝心梅呵呵的娇笑了的‘知道啦,是姐姐的错了,那你说怎么惩罚姐姐啊!媚眼骚骚看着少枫舌头舔了舔诱人嘴唇,少枫鸡巴又开始翘起来了,‘姐姐不要在逗弟弟了弟弟肚子饿了我们赶紧走吧你车在哪里啊’蓝心梅指了一指红色的宝马,那个就是好我们走吧,蓝心梅;‘嗯,钥匙在行李箱上,弟弟打开行李箱拿出来’少枫把行李箱放在车上蓝心梅开始翻找钥匙,少枫站在蓝心梅的后面打量的着蓝心梅,也因为弯起腰,少枫眼睛睁大了,立马看见她的骚逼太诱惑人雪白修长的美腿,因为丝袜坏了就没要了内裤湿了,俩人现在是真空上阵,蓝心梅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感觉后面弟弟炙热的眼光,嘴角漏出狡猾的一笑,慢慢的把屁股翘起来了,现在整个人扶着汽车后面,装着找钥匙,扭动屁股,看的少枫眼睛直冒火,太诱人了,突然看见蓝心梅的骚逼里的淫水顺大腿根流了下来,少枫就知道她故意的,心里暗骂一句骚逼,看了一下停车周围看了没人,看了一下监控,这边真好是盲区,正好教训一下这个骚逼,少枫穿的黑色运动裤,往下一拉,大鸡巴立马弹了出来,蓝心梅车的后面镜子看到了,嘴角笑更加淫荡了,感觉阴谋得逞了。

少枫用大鸡巴里面从后面插了进去啊,蓝心梅;‘嗯啊…啊…啊’发出满足的声音,陈少枫感觉到骚逼的湿滑紧凑开始抽插起来,蓝心梅;嗯…啊…好大的…鸡巴啊…啊你是谁……啊嗯…为什么插人家骚逼……快拔出啊……啊好爽啊……嗯用力插我…啊嗯……不要啊……!少枫楞了一下骚货想玩强奸游戏,嘴角坏坏的一笑;…骚货……大白天…不穿内裤…是不是……勾引………哥哥啊…还是家里男人不行啊………想要要哥哥…满足你…哥哥的大鸡巴大不大……插的爽不爽啊……看看你的骚逼…才插了…一会就流那么多骚水………真是欠干……臭婊子……骚逼…………
…人家才没有………啊……插的好深啊………啊……嗯不要…这样……你还抓人家的奶子……不要那么用力………揉……舒服…插的好深………人家的内裤被变态偷走了……人家才没有内裤穿……人家是正经人家少妇……啊……不要强奸…人家……人家会报警的…坏蛋………啊…嗯插到花心了啊……不要那么用力啊……快拔出去吧………人家会受不了的’少枫嘴角一笑抽出白浆的大鸡巴;‘美人要报警我好怕,那哥哥就不插了’蓝心梅的骚逼离开大鸡巴后,空虚瘙痒无比,蓝心梅着急的呻吟道;‘啊……不要…大鸡巴哥哥……插进来吗……妹妹……错了……妹妹是个……嗯骚货……大白天不穿内裤……就是……勾引男人的……大鸡巴来的……目前哥哥的……大鸡巴……是妹妹见过最大的……而且还是……最厉害…最迷人的…哥哥快来插妹妹的……骚逼……妹妹的骚逼…好痒啊……就是欠干……就是喜欢人家……强奸我…强暴我……蹂躏我…把我当婊子一样……和母狗一干……哥哥你…的大鸡巴…好大……妹妹……用骚嘴帮你含……不过一会……一定插………人家的骚逼…唔!蓝心梅跪在地上,抓住少枫的大鸡巴开始吮吸起来粉红的香舌在大鸡巴上面舔弄着,把自己淫水天的干干净净,含住龟头舌头在龟头上舔弄了,伸手抚摸着少枫蛋蛋,开始来回套弄着,少枫爽的半死,蓝心梅媚眼直勾勾看着嘴角有点笑意,少枫道;‘骚货把车门打开’蓝心梅骚笑得‘好的!哥哥,哥哥要在车里操我吗’少枫坐在车里,骚货想要大鸡巴吗想要自己坐上来,哥哥累了蓝心梅关上车门跨坐少枫身上!抓住大鸡巴插进自己的骚逼摘下少枫的口罩和帽子啊…嗯 好满啊……插的好深……哥哥的鸡巴……好厉害啊…啊……哥哥……你的……鸡巴怎么那么厉害…………哥哥妹妹好喜欢你………操我………啊……大鸡巴好粗啊……插的……真爽……’蓝心梅身上的套裙拉倒的腰间,白色衬衫也解开,少枫抓住两个奶子,屁股后面少枫2根手指插她屁眼里。蓝心梅伸出舌头和少枫舌头在空中交缠着的,口水不停的滴落,蓝心梅勾住少枫跪在座椅上上下套弄大鸡巴,大鸡巴不一会就成乳白色了,蓝心梅骚逼淫水流落在座椅上,
蓝心梅爽的呻吟…大鸡巴弟弟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嗯……弟弟…你现在好会玩姐姐啊……好会插姐姐啊啊……啊啊……嗯……大鸡巴弟弟………好厉害啊…………啊……插的又深又烫…………………蓝心梅媚眼如丝的望着身边的男孩迷乱的眼神中带着丝丝哀求与兴奋,敏感的玉乳不断被富有技巧的手指抚摸,酥麻的快感,手掌时轻时重,百般搓揉,指尖不时拨弄乳头,激起丝丝酥麻的快感,不堪挑逗,酥麻和瘙痒如同展开的涟漪在身体里缓缓荡漾开去,少枫低头含住她晶莹雪白的耳珠,舌尖沿着耳朵的轮廓轻柔扫动,不时吹拂一口挑逗的气息,湿热的气息透过耳孔直达心际,如同细沙缓缓划过心房,带来一阵难言的悸动和酥麻,浑身的力道仿佛被瞬间抽空,酥软无力的,敏感的承受着来自多方面的攻击,双目迷离,脸颊嫣红,可怜的望着少枫俊美的脸庞,蜜穴里的粗大滚烫的大鸡巴强有力抽插,淫水在高速的抽插已经成乳白色了,蓝心梅更加欲罢不能,呻吟的更加妩媚娇喘;嗯啊…好…好刺激…肏我…我要大鸡巴肏我…啊…手指插进去了…我…我不行了…嗯…每天姐姐都…唔…都要老公…的大鸡巴肏…嗯啊…好舒服…你的好…好粗唔…填满了嗯…喔好爽我是小母狗…是你一个人的小母狗…啊嗯…小母狗只让你肏…只让小老公一个人肏…呼呼…好…好刺激…不行了…好爽嗯…受不了了…听着那异常淫荡的对白我快速的套弄着鸡巴,精神都他妈要崩溃了!!
我啊…要了…不行了…停…快停下…哦…我要喷啦…姐姐…又要喷水水了啊…又要…上…啊喔…天啦…啊我…唔…唔唔…
听着骚姐姐那恐惧而兴奋的闷哼,我的鸡巴膨胀的快要爆炸了!湿润的阴道中。如泉涌出的蜜汁很快浸湿了少枫的下体,顺着腿部的曲线往下流淌。蓝心梅死死的咬着少枫的衣服,兴奋的挣扎在情欲的愉悦和现实的恐惧里!!
仿佛是生命尽头的最后一次挣扎,又仿佛是濒临死亡的呐喊。随着最后一声弱小但强烈的呻吟,整个世界一下安静了下来,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停滞,少枫知道,姐姐高潮了!在车里达到了欲望的顶峰!
蓝心梅紧紧抱着少枫娇喘着,淫水流着座椅上,慢慢流到车上,休息大概五分钟左右,她慢慢抬起了头爱怜的看着我,双目含春,精致美丽的脸庞浮现两朵醉人的潮红,心口酥软,娇喘吁吁,泪水渐渐湿润了眼眶,;‘老公我好爱你啊,姐姐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自从遇见你,给了我一次次又一次,我真的太爱你’如梦呓般述说着,少枫伸手擦干她的眼泪温柔体贴,柔和的声线如风似水缓缓道;‘只要老婆喜欢老公天天给你好不好’蓝心梅脸颊嫣红‘好,老公天天来爱姐姐’俩人你侬我侬几分钟后,少枫笑道;‘姐姐我们走吧,不早了’
蓝心梅羞涩的;‘不嘛!人家还想大鸡巴在骚穴在泡一会’水灵妩媚的大眼睛望着他,
少枫心里暗骂骚货无奈道;‘可是弟弟肚子好饿啊,自从上了火车什么也没吃,只把姐姐喂的饱饱的,再这样弟弟可是会精尽人亡啊,那姐姐以后就只能独守空房了’
蓝心梅突然发现自己自从和少枫在火车缠绵以后,一直没有停过,想着不由的害羞起来了道‘好啦!是姐姐错!走啦姐姐带你去吃银海的特色早饭’说完伸手搂住少枫的脖子献上了粉嫩的红唇,香滑的小舌迅速钻出,热烈的向男人索吻。
嘴唇柔软湿润,唇齿间芳香怡人,口中的津液香甜可口。裂祭张开嘴唇深吻吸允,享受着女人柔软的香唇,随后探进口中与她柔滑的丁香小舌追逐缠绕,贪婪的吸吮着口中的香甜。两人忘情的接吻,交换着口中的津液,四片嘴唇紧紧相贴,发出细小而热烈的嗤嗤声,红唇在经过口水的滋润后更显粉嫩。
吻了几分钟后,少枫道;‘走啦姐姐,不然真的走不了了’调笑道,蓝心梅嘴角流着口水‘坏蛋,占了便宜还卖乖’说完依依不舍抬起抬起屁股抽出大鸡巴,一股白色热流从蜜穴流出,纷乱阴毛已经完全湿透,抽出那一刻,蓝心梅感觉心被抽离了一阵空虚感还有一丝羞耻感,看到自己下体迷乱不堪,就想到自己刚才的放浪。刚准备站起来,突然两脚一软,倒在少枫怀里,呢喃道;‘弟弟人家没力气了,都怪你,怎么办人家没有力气开车了,你会开吗?’
少枫嘴角抽搐了一下无语笑道;‘姐姐你真的是这么健忘吗?刚才是你坐在我身上的啊,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啊,我会开车可是我没驾照啊,’蓝心梅羞涩的娇嗔一声;‘我不管都是怪你’情郎的调笑让她甜蜜无比。

第008章杨冰莹‘淫’1

国海市云峰大楼顶楼,一间豪华的办公室里,一位冷艳的女人,一头黑色的卷发散放在右间,大大的美丽眼睛,长长的黑色眼睫毛,那乌黑均匀的眉毛,那可爱小巧的鼻子,以及那性感诱人的两片鲜红红唇,还有那尖尖的下巴,白皙如雪的肌肤,坐在黑皮沙发上,穿着白色西装,下身灰色的紧身短到大腿的套裙,匀称紧致白皙修长的美腿,那修长匀称的极品大美腿穿黑色丝袜,显得更加明艳性感,胸前一对雪白的乳峰若隐若现,紧身的窄裙包裹着圆润饱满的翘臀,勾勒出诱人的曲线。裙下黑色的透明丝袜搭配10公分的黑色发亮的高跟鞋,显得既矜持又性感,将成熟女人的魅力展露无遗,杏目圆瞪,神色冷峻看着眼前的一个女人。
眼前女人穿着白色套装,丰腴的的身材,好像要把衣服挤破,尤其那圆由挺敲的圆臀部,再加上胸前那呼之欲出的胸部,脚上穿着12公分白色的高跟凉鞋,脚趾上涂的红色指甲红,还有配上他那性感迷人的红唇,水汪汪的大眼睛明媚动人,一头酒红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同时头上戴着粉红发钻石般蝴蝶发
夹,嘴角下一颗美人痣,嘴唇张开说道;‘杨总,已经确认过了,他昨天晚上九点二十离开的国海市的,去了银海市,现在估计已经到了’说完微笑看着面前的女人
女人柳眉微蹙,微微沉思了一下轻声说道;‘走了?不应该啊,不符合他的性格啊,昨天白天刚刚大闹了一番,被我打了两个耳光就这样走了,’右手托了精致的脸庞,满脸的狐疑了半刻。
女人就是陈少枫的继母杨冰莹,昨天和陈少枫一番不愉快后,并不在意,因为她知道他要钱不会和他闹翻,纵使情绪而为,她到也理解,陈少枫的所作所为她这些年也看在眼里,虽然对他冷谈,也同情他的遭遇但是没办法豪门无情啊,难道他的父亲去世对他打击太大,才走的,昨天晚上杨冰莹回去,知道他一夜未归,以为最多耍耍脾气,平时就是那样,没想到直接走了,这到是让杨冰莹意外,意外的同时也觉得遗憾!轻声呢喃到;‘你怎么走了,你走了我们母女怎么办?’
‘你说什么,杨总’?问道
‘嗯!没什么’杨冰莹反应过来回答道
‘菲菲!回头打听下他去银海干什么’杨冰莹微蹙
‘杨总,为什么啊,这个小魔王走了不是真好吗,就没人给你找麻烦了,没人给你添乱了’性感女人满脸疑问,因为这个小魔王调戏过她,她恨死他了,同时恨他父亲,毁了她一切。
女人是杨冰莹的秘书刘菲菲,以前是少枫父亲的女人,陈思明用了不耻手段得到了她,从此自己就活在水深火热的生活里,每天晚上都在诅咒俩父子,直到杨冰莹的到来自己才爬了出来,所以对杨冰莹忠心耿耿,现在陈思明死了,陈少枫又是个废物,现在整个公司都是杨冰莹的,所以不明白还要打听他干什么走了真好。
‘菲菲你不懂,你不打听好他做什么,万一这个小魔王有闹出什么幺蛾子,我们都没法收场,打听好,我们心里有底知道嘛,我要他在我掌握之中,懂吗!’杨冰莹看着刘菲菲说道
‘原来这样啊好的,那杨总我先出去了’刘菲菲扭着翘臀走了出去。
看着出去的刘菲菲,杨冰莹嘴角漏出异常笑容,手机突然想起来了,从沙发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上拿去精致的手机,打开原来是女儿杨玉清的电话,打开接通后电话那边发出娇声可人的声音‘妈!他人了!昨天怎么没有回来’?
‘他走了,去银海了,我也是刚知道的’杨冰莹说道
‘走了,为什么,他不像什么都不要的人,什么都没拿就走了?去银海干什么去了!难道妈妈打了耳光受不了,就跑了,但他脸皮那厚的人也不像啊’电话那头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再打听了,他哪里都跑不了,他跑不了我的五指山’杨冰莹一脸自信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妈妈快点把他找回来,我一晚不和他那个就浑身不舒服,嗯。。’杨玉清有点娇喘到
‘那你从新找个啊’杨冰莹娇笑到
‘我也想啊,自从和他做爱过后,我其他男人就没有兴趣了,看谁都是没用的废物,妈妈,快点帮我找回来嘛,人家想喝他牛奶了’杨玉清撒娇带有点娇喘
‘骚货,也不知道你像谁,一点定力都没有’杨冰莹娇骂道
‘我是骚货?是谁迷奸自己的继子,是谁每天在自己的继子老公饭里加安眠药,是谁在继子14岁的时候夺走他的第一次,是谁天天晚上爬在继子的身上放浪呻吟,用自己的骚逼套弄的大鸡巴,天天穿的丝袜高跟让继子偷看偷拍你,对了妈妈你还把自己的屁眼给他插了是不是啊妈妈,昨天晚上是谁不停往他房间走,现在看来你说我像谁,谁是骚货’呵呵电话那头笑得很是放浪。。
‘贱人!够了!不要说了,我怎么生你这个女儿,都怪我上次我太急没关好门,才叫你钻了空子,’杨冰莹两个玉腿夹紧紧的,满脸通红。
‘妈妈!你也太坏了,有这么好的男人既然不和女人分享,一个人吃独食,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我不管一个星期他不回来我就去找他去,到时候你别怪我’杨玉清娇笑说道
‘知道了’杨冰莹立马挂了电话坐在椅子上面呼气有点急促,双脸通红,两个黑色丝袜腿夹得紧紧的,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站在她前面就会看到她丝袜上有着一丝长长的晶莹状液体流落脚底。
杨冰莹脸上带着一丝春意,目光开始迷离,嘴上开始呢喃道;‘怎么会变得这样啊!’满满的脑子回想到那时候,杨冰莹一个女人,因为有强大的野心不甘心做一个普通的女人,因为当初年轻漂亮,也同时自己也利用了自己年轻漂亮的资本,勾引到女儿的父亲李国发,一个40多岁的男人,拥有一家服装企业,当时李国发见她一发不可收拾,开始肆意的砸钱,成功的取得她的芳心,开始两人就日日夜夜的厮混在一起,她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因为这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吃人社会,李国发看上她美貌,她看上他金钱,同时她也利用李国发的人脉资源进入商业圈子,虽然知道李国发有家室,但是为了稳住他,我依然为他生下孩子,也就现在的杨玉清,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开始肆意的掏空李国发,总于一天把李国发给弄垮掉了,李国发也妻离子散,最后李国发受不了打架跳楼了。
她毫不在意,在这吃人的社会像她这样的女人只能自己依靠自己,男人是靠不住的,同时也明白自己要拥有自己的企业才能不求与人,于是她常年游走在各种高级聚会和商人官员之间,来寻找目标,那就是陈少枫的父亲陈思明那时候陈思明真好在家庭和事业的低谷期,她的出现无非就是天降甘露,结果她用强而有力的手段力挽狂澜救了云峰集团,从此陈思明对她爱护有加,从来不敢大声呵斥,公司所有人也对她唯马首是瞻,虽然陈思明有陈少枫,但是一点都不喜欢他,还经常动手打他,反而对杨玉清关爱有加要什么给什么,这叫杨冰莹很满意,同时她对陈少枫也是不冷不淡,自己女儿上的贵族学校,陈少枫了上的普通的公立学校,虽然少枫长的不赖,可是,他把自己捣鼓的成社会青年,也就没人理他,自己女儿也经常捉弄他,欺负他,她也无所谓,反正不是自己的孩子,也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他,他也没时间,因为公司刚刚度过了危险期,她也很忙,总于在陈少枫14岁生日那天,陈少枫和一帮狐朋狗友厮混,喝的大醉,狐朋狗友还算有良心把他送回家,放在门口就走了,那天正好杨冰莹加班才回来看见门口的醉的不省人事陈少枫,眼睛闪过一丝厌恶,想了想,把他扶进房间里推到床上,那时候天气又热,加上陈少枫秘境突破第三层,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浑身燥热无比,就立马把衣服脱光,因为扶陈少枫的缘故,杨冰莹已经娇喘吁吁了,坐在房间椅子上,眼睛看见少枫脱光,本来不在意,她混迹各个圈子什么男人没见过,所以不以为然,那时候陈少枫还是个小屁孩。
当她看见陈少枫犹如儿童细腻雪白的肌肤,心里好生羡慕,再看他完美的线条胸肌,眼神闪过一丝荡漾,心道‘臭小子从来不运动,身材这么好,真是白瞎了好身材了’,在往下看陈少枫胯间紧身内裤包裹的粗大的一根形状,作为少妇她知道那是什么,一只手捂的涨大的红唇。
‘天啦!骗人的吧,怎么会那么大,他才14岁’一脸的不可置信惊讶!
她嫁个陈思明没两年他就不行了,因为年轻的时候太过放纵,她也不在意,对于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可有可无,想要的时候一根自慰棒来解决,总比臭男人压在自己身上好,而且她还会觉得恶心,因为经常游走男人之间,她都腻了。
因为陈少枫睡觉都是喜欢穿宽松的衣服睡得,下体硬的难受,又穿的紧身内裤,不舒服,抬起脚就把内裤脱掉了。
留着杏眼睁的大大的杨冰莹眼睛无法移动的紧紧的盯的看,看着那白色皮肤一般肉棒硬的直直竖起来,婴儿手臂般的粗壮,粉嫩粉红的龟头,上面流着一丝丝的液体,看肉棒上面的粗长青筋盘踞上面,再往下面看下体干干净净的没有一根的阴毛,下面暴涨的阴囊已经变得浑圆又大。
杨冰莹呆住了,傻眼了,眼神已经无法移动了,那时候陈少枫已经有19公分大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这么大’自言自语的气息已经有点急促了
杨冰莹感觉喉咙开始发干,心跳开始加速,身体开始轻微的抖动,两腿开始慢慢的夹紧了,她感觉下体有东西流出来,‘怎么会……那么完美’不由伸出舌头舔了舔发干的涂有纪梵希棕红的红唇,虽然离了有一米多远,她依旧闻到那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是那么的重,那么的诱人,那么的让人情动,她看了两分钟左右努力平复的身体,眼神一下没有离开,甚至都舍不得眨眼,这是她没有见过得,没有品尝过得,没有占有过得。她站起来想要出去,可是无法移动自己脚步,却慢慢往少枫下体移动了。
她自己都没感觉到她左边的玉手中指已经含进嘴里,右手在白色衬衫胸口来回揉动着,嘴里开始发出;‘嗯……嗯……嗯’的细微的呻吟声
慢慢的走向少枫的胯间,慢慢的跪了下来,慢慢的了下来翘起了圆臀,分开那美腿,漏出有着明显湿印的蕾丝白色内裤,嘴里含住手指,头慢慢伸了到阴囊下面,然后从下面一直嗅到棒声在到龟头,那浓厚的荷尔蒙气息带有一次清香重重的进入鼻间,在进入大脑,杨冰莹两眼欲火更加浓烈了,对的她疯了,闻了一次又又一次,从温柔的嗅息到疯狂的上下左右的闻,速度越来越快,从鼻间就能感觉到肉棒温度是那么的滚烫,那么的坚硬,这味道这感觉让她疯狂,让她上瘾了,终于她不在满足于嗅息,
看着睡着死沉的少枫,从嘴角抽出带着湿湿带红色指甲油的玉手,略微颤抖手慢慢伸下少枫的肉棒。
先轻轻伸出食指在棒身上慢慢的滑动抚摸,‘嗯……好烫’杨冰莹不由自主呻吟了一下,眼神中带着一丝丝兴奋,看了有看少枫,然后张开芊芊玉手慢慢轻轻握住了少枫的肉棒那一刹那,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和激动身体抖动的厉害仿佛自己高潮了,‘嗯……好粗……好烫好硬……嗯……好舒服’握在手里都感觉都好舒服好有感觉,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一股凉意,伸出右手往下体一模,‘嗯……’一声
湿湿滑滑的,内裤早已经湿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左手肉棒,自己高潮了,就因为抓住他的肉棒自己高潮了,脸上的潮红已经显现出来了,长长的睫毛下的媚眼已经迷离了。
‘怎么办啊……好丢人啊’声音已经变成娇嗔,眼神中还带的一次慌乱和兴奋。
手开始不由自主的上下套弄起来,‘好长啊,一只手都抓不住,真是坏家伙’开始娇嗔起来,开始伸出另外一只玉手,‘天啦!人家两只手都没握住,真的好大啊’,嘴角带着一丝自己都真的的笑意。
上下套弄大概10分钟,‘哎呀!怎么……还不出来……人家……手都酸辣,……再不出来……人家……就不管你……啦’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手依旧没有那么离开的意思,看着粉红龟头流出的液体越来越多,味道也越来越重,杨冰莹舔舐红唇也越来越越频繁了,喉咙也更发干了。
‘难道真的要便宜这个小坏蛋,啊……它更硬了……我……真的要……给这……小坏蛋……口吗’杨冰莹内心激烈的斗争着,总于欲望胜过伦理,‘就舔……一下下哦’杨冰莹伸出舌头再粉红的龟头蜻蜓点水了一下就立马收缩了回去,少枫‘嗯’了一声抖动了一下,吓了杨冰莹一跳立马松开手,趴在地板上,以为少枫醒了,大概过了3分钟左右,听着少枫睡觉均匀的的声音,才慢慢的抬起的头,‘我在做什么啊,他是你的继子啊,你怎么能这样对他,哪怕在不喜欢他也不能这样啊’自责在胸口上下平复的刚才激情时刻,整理一下衣裙准备出去,回头看了少枫一眼看着他虽然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但是还是无法遮住他那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蛋,还带着青春的稚气,身材修长,器宇轩昂,身材更是是最完美的黄金分割比例,强而有力的胸肌,六腹肌和鱼人线是那么明显,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认真打量这个继子,原来他长的这么帅气逼人,忽然想到自己还是他的继母,自己刚刚还和他做那么刺激的事情,不由的脸羞的通红,她慢慢走下少枫旁边,不由的自主伸出手抚摸他俊美的脸庞,从他黑色剑眉慢慢抚摸脸蛋在到挺翘的鼻子,在到他那嘴唇薄而红润。
‘他怎么会这么俊美’杨冰莹眼睛看痴了,嘴角呢喃着,手慢慢滑动到他脖子,再到胸肌再到可爱的粉红的奶头,‘皮肤真的好好啊……胸肌摸的好舒服……好可爱小奶头’嘴角他划过一丝戏絮,两个手指在他奶头上划圈圈,杨冰莹调皮的拨弄他奶头,‘他这么英俊帅气,以后不知道便宜那家姑娘,而且他哪里也是那么帅,不像其他男人又黑色又恶心,’心里越想越气,心里开始慢慢妒忌起来,眉间闪过一丝恨意,眼睛直直看着她,看了良久,嘴开始漏出一丝邪魅的笑容,不由自主爬在他耳边轻声道‘你以后反正要找女人,你说我把你所有的第一次都拿走,你以后的老婆和你不知道或知道会怎么样’邪魅的笑容越来越大‘哈啊哈哈哈啊’慢慢的开始肆无忌惮的大声笑出来了。
‘你不要怪我,谁叫你今天喝醉谁又叫你脱光衣服让我发现原来我身边有这么一个宝贝,哈啊哈哈哈啊想想都刺激继母夺走继子的第一次’眼神开始变得疯狂吓人了,红色指甲划过他那婴儿般的肌肤,现在的她如同女巫般要享受自己的猎物,而猎物自己浑然不知如同死猪般等待宰割,‘亲爱的!你不要指望有人来救你,你那厌恶至极的老爹出差了,没有十天半月是回不来的’双手抱住睡得很香的少枫。
杨冰莹一边说的一边把舌头伸的很长舔弄自己那娇艳迷人红唇,舌头上的口水滴到少枫俊美的脸上,看到这一幕,杨冰莹笑得更加疯狂了站起来了,脱起衣裙了,慢慢脱着,慢慢邪笑道;‘亲爱的,等会我会慢慢的品尝你的一切,哈哈啊,你只要慢慢享受就行,千万不要挣扎,那会让我会更加疼爱你,你母亲不爱你,让我来好好爱你,哈哈啊哈,不行啦,我越想我越觉得刺激,我变得更加湿了’很快杨冰莹身上就剩浅女色的蕾丝胸罩,俩个胸有估计有F罩杯,深不见底乳沟,因为说话的缘故,抖动的上下起伏,让人忍不住抚摸把玩,还有一条白色蕾丝内裤,上面明晰的大大的湿印,她那修长的美腿上踩着一双10公分的鱼嘴白色高跟凉鞋,在看她那腰部将女人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臀部衬托的淋漓尽致,她极解开自己黑色的蝴蝶发夹,乌黑的秀发瞬间滑落香肩,她伸手把头发拨弄在右间,这样使得她更加妩媚至极,她手指在玩弄自己秀发,柳眉微蹙,仿佛思考什么,嘴角慢慢漏出邪笑,慢慢走了出去。

不一会手里拿了一个相机过来,趴在少枫耳边娇笑道;‘这么精彩的时刻,亲爱的,我一定录下来,我要留着以后自己慢慢欣赏,嘻嘻,放心亲爱的我会很温柔的,我会让你享受欲仙欲死的’,说完打开相机挂在电视上对着床上开始录了起来,她解开自己胸罩,胸前的玉兔立马弹出,弯下腰脱下湿透的蕾丝内裤,脱下那一刻拉出长长的淫丝,她看了一下更加兴奋,把内裤往后一甩迫不及待的压上少枫身上,少枫棒身立马顶在她的骚穴上‘嗯,……好烫……好爽……好久没有感受到了’杨冰莹骚吟到。

两个大奶子子压在他的胸口上任意的撕磨着,‘亲爱的………舒服吗………我的奶奶大吗嗯………嗯………你知道吗………外面的男人嗯………还有公司的男人天天色眯眯看人家胸………你平时也偷偷看的………我知道的………嘿嘿!’‘嗯………好烫………哦………喔………对碰到了………小………坏蛋………碰到………人家………嗯的………阴蒂了………对………好硬………喔………烫的真………舒服’杨冰莹抱着少枫上下来回左右来回动着,肉棒不一会就被打湿了淫光闪闪发亮,杨冰莹双目含春,心口酥软白皙的脸庞泛着诱人的嫣红媚眼如丝的望着身边的男孩敏感的玉乳不断摩擦他胸肌,慢慢的低头含住少枫的耳珠,舌尖沿着耳朵的轮廓轻柔扫动,不时吹拂一口挑逗的气息。
‘嗯………’少枫睡梦中貌似感觉一丝敏感不由轻哼一声,杨冰莹得意了笑了一笑
‘亲爱的………嗯………是不是………很舒服啊’湿润的香舌头满满滑少枫的唇部,在唇部来回舔弄了,睡梦中的少枫因为喝酒缘故,感觉嘴边有湿意,不由伸出长舌在嘴边舔弄起来,看到少枫伸出舌头,杨冰莹眼中闪过狡猾的微笑,立马迎舌上去,‘嗯。。’俩人同时发出轻哼声,少枫感觉有源源不断的水流进口中,舌头就伸的更长,在杨冰莹嘴里胡乱的搅动的,‘嗯………嗯………啧………磁………啧’两人淫荡接吻声音回荡房间,杨冰莹吻了大概5分钟左右里,嘴上的口红早已经被少枫吸感觉,现在满嘴都是口水,睡梦中的少枫还在在杨冰莹嘴上舔弄着,杨冰莹看着眼前的少枫心里道‘天啦好长的舌头,他的口水好甘甜,他好像还没接吻过,一点吻技巧都没有,嘻嘻你的初吻继母收下啦’心里小小得意一翻,少枫因为离开她的嘴开始哼叫道;‘水,我要喝水,好热啊,好渴啊,我要水’看少枫迷乱着叫着,杨冰莹准备去帮他拿水,忽然想到什么了,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无比淫荡,‘亲爱的!要喝水,水马上就来’杨冰莹立马掉过头抬起玉臀,坐在少枫脸上把那浓密阴毛黝黑滴着淫液骚逼对着少枫嘴上,‘啊’杨冰莹立马大叫一声突然刺激来的太快,感觉有水源的少枫立马伸手抱住翘臀,伸出舌头用力吮吸舔弄起来,杨冰莹立马大声呻吟起来,伸手紧紧拽住少枫的大鸡巴。

…啊…啊……天啦………喔…………嗯……啊……哦…你…这样……吸……啊……哦………我……会……啊……嗯……受……不…啊…了的………嗯……啊……!少枫的舌头在黝黑阴唇上舔弄的然后时不时的舔到阴蒂,最后把舌头直接插进她的骚逼里,睡梦中感觉有源源不断的水源流进口中,至于好不好喝他就不知道了,他也不会知道,少枫只知道舌头在骚逼搅动越快水越动,就能解口渴,就连搅带吸得,搞得杨冰莹灵魂快被少枫吸出来了,于是就叫的更加大声;‘…啊啊…嗯…好…哦…啊 …不……啊…啊…嗯…啊……要这样…啊……不行……啦……啊……伸……啊……好………深……啊……求……啊…………嗯哼……求……啊……你……啊……你……啊……哦哦 哦……嗯…啊啊啊………亲……啊…哦哦………嗯……别………爱的………太……啊……啊…哦……快…啊……哦……搅的……啊………碰………………到……人家…花…………啊……心啦…………啊………啊……哦……你………哦……啊……吸……得好……用……啊……………哦……力……啊…………我……啊……哦啊啊啊…………嗯……嗯…………疯……啦……爽……死啊…杨冰莹双眼紧闭眉头紧锁香汗从额头慢慢流脖子在流到酥胸,在到少枫大腿上,好像承受多大痛苦一般,少枫尝到水源的甜头,搅动的越来越快,抱住她的屁股越来越紧,屁股上开始有红色的手掌印了。

…啊…啊……啊啊……嗯哦……嗯…人…啊……家啊……哦哦哦……嗯呢…不管啦………嗯…啊……你啊…在啊…这样…来…我就要…嗯呐嗯呐………啊……喔喔好爽……来啊………哦……高潮啦……啊你…你啊…舌头啊……哦嗯……啊啊……怎么啊……那么……啊哦………长啊……嗯……啊……插的……啊……好深啊……啊…真的…好爽啊……你啊…到底…啊……是不是……人类啊……啊……啊……骚穴…真是…啊…啊…要…爽啊…飞啦啊……啊…哦…人家啊…还从来啊……没有……体验啊……过啊…这样……的感觉啊……嗯啊……啊嗯……又啊…舔…啊…到…人家…啊……花啊哦…哦…心了……天啊…啊…怎么会啊………那么爽啊……啊……啊……宝贝…啊……人家的啊……魂都要…被…啊啊啊…又来…舔……啊没啦……啊……嗯喔………啊…真是…啊…坏啊嗯哦哦哦………死啊啦………这么啊……坏的啊喔……舌头啊……嗯啊……啊啊……好哥哥…啊啊啊啊……我要来啊啊啊……哦…来啦……啊快……停啊……啊哦……真的……啊……哦嗯……要来了……啊……啊……不要在搅啦……真的啊……哦……要啊命啊啊啊……我不管啊……啦………啊啊………啊啊哦哦……好爽……爽…啊……啊来了…来了…快点啊……啊在快点…啊……啊对啊…来啦…啊…接好啦…啊…好…啊…啊来…啦!

只见杨冰莹身体浑身颤抖着,下体猛然喷出大量的液体,喷了一波,又一波,少枫张开嘴疯狂喝着,杨冰莹身体抖动了持续了大约30秒左右,猛然爬在少枫胯间,大口大口娇喘的,骚逼还贴在少枫嘴上,少枫还在舔舐骚逼上得淫液,大概舔干净后,觉得解渴了便继续睡去。





记得收藏持续更新。。。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