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我真没想重生啊583-584

九久小说网 2022-06-23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porsmm编辑:@春色满园
五百八十三、女人洗澡二元,男人洗澡四百的澡堂子作者:柳岸花又明吃完这顿暖胃又暖心的早餐,陈汉升就前往泰州的蓝光电子液晶屏製造厂了。年前的时候,新世纪的洪仕勇打算上马mp4项目,从节约成本和高性价比的角度
五百八十三、女人洗澡二元,男人洗澡四百的澡堂子
作者:柳岸花又明
吃完这顿暖胃又暖心的早餐,陈汉升就前往泰州的蓝光电子液晶屏製造厂了。

年前的时候,新世纪的洪仕勇打算上马mp4项目,从节约成本和高性价比的角度考虑,挑选了这个厂作为合作对象。

蓝光作为一个中小型企业,连食堂做饭菜师傅加起来才200人,突然收到这种千人大厂的合作邀约,厂长黄标那叫一个激动,马上来到建邺倾听新世纪的要求。

本来,黄标是真的打算做好这次买卖的,抱住新世纪这颗大腿,以后新世纪吃肉,蓝光喝点汤就可以了。

未曾想啊,那里的局势异常複杂啊,新世纪早已内忧外患。

在内,“洪党”和“郑党”斗争很激烈,生存环境很差,黄标亲眼目睹了新世纪分管技术的副厂长李小楷跳槽到果壳电子担任厂长。

在外,那就是相距不过几百米远的“果壳电子”,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新世纪。

尤其果壳电子的老闆陈汉升,这个人虽然年轻,但是性格很“江湖”,当晚就堵在自己门外,吃饭喝酒加桑拿,真是一条龙服务都妥当了。

相对而言,新世纪的洪仕勇显得过于高傲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赚钱的人谁在乎面子啊,里子才最重要。

正因为如此,所以黄边最后才答应和陈汉升合作,因为果壳订了300万的货,足足比新世纪多了100万,而且还不像新世纪分第一次只打定金100万,果壳是300万一次性到账。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总之都是抱大腿,现在看来,陈总的大腿远比洪总结实啊。”

黄标拿到钱,马上答应了陈汉升的要求,保证拖延给新世纪供货的时间,尽一切可能阻缓进程。

······

从建邺到泰州滨江工业园大概150多公里,开车也就一个多小时左右,黄标为了表示对“甲方爸爸”的尊重,亲自率领着一帮下属正在门口迎接。

“陈总,欢迎来到蓝光。”

黄标热情的走上来迎接。

“哈哈,客气客气。”

陈汉升在黄标的介绍下,把蓝光有资格在“甲方爸爸”面前露脸的管理层都介绍一遍。

蓝光的销售经理王晓东以前见过面,这是曾经在水疗会所里“坦诚相见”的好兄弟,革命友谊很深厚,陈汉升和他握手时,特意用了点力。

王晓东心知肚明怎么回事,咧嘴笑的很开心。

全部打过一遍招呼,黄标邀请陈汉升去办公室里聊一聊,再参观一下蓝光电子厂。

“我一切听安排,不过先等一等。”

在黄标和一众管理层的注视下,陈汉升打开路虎后备箱,从里面抱出两大盒盐水鸭,这也是建邺当地的特产。

陈汉升笑眯眯的放下盐水鸭:“大过年的不能空手过来,一点小心意,各位兄弟不要嫌弃啊。”

“哎呦,哪里能嫌弃呢,陈总真是太会做人了。”

黄标忍不住讚歎。

两盒盐水鸭不过几百块钱,不过陈汉升这个态度很够意思,也让黄标在下属面前更有面子。

陈汉升和黄标勾肩搭背来到会议室,有个穿着黑色丝袜的行政文员笑吟吟的打个招呼,开始讲解蓝光电子厂的发展履历,甚至包括党建和团建的活动。

凭心而论,这个ppt做的很漂亮,不过陈汉升有些不耐烦,心想我看这个吊东西做什么,老黄的脑袋也是秀逗了,老子要去生产线转转啊。

可惜这就是现在参观访问的标準模式——谈过去,讲现在,求未来,这套模式甚至延续到15年以后。

好不容易熬过室内活动,10点半左右,黄标和蓝光的几个核心管理层带着陈汉升参观生产车间。

这些人都是黄标的亲戚,全部知道果壳準备狠狠阴一次新世纪。

在生产车间里,陈汉升的注意力就很集中了,认真的观看液晶屏的生产流程和最终成品。

蓝光液晶屏的质量当然不是最好的,不过在这个价位上,应该没有比蓝光性价比更高的了。

换句话说,同等质量的显示屏,蓝光最便宜;同等价格的显示屏,蓝光的品质最好。

“陈总。”

黄标指着两条正在运作的生产线说道:“这一条是供给果壳生产的,另一条供给新世纪的,不过果壳的货,我们生产好以后立刻送过去,新世纪的会儘量拖到四月底。”

“哦。”

陈汉升默默注视了一会,突然提了一个要求:“能不能两条线优先生产果壳电子的订单,总之新世纪的也不急。”

黄标明白瞅了一眼陈汉升,他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这个狡猾的年轻老闆担心自己不履行“延迟供货”的约定,所以要求在生产程序上强行超车。

黄标点点头没说话,刚才还言笑晏晏的局面突然有些僵硬,蓝光的管理层都面面相觑,王晓东想打圆场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好在黄标没有犹豫太久,他很快就答应了陈汉升的要求。

“可以,我们会优先生产果壳电子的订单,至于新世纪电子厂的,一定想方设法延迟到四月底交货。”

黄标认真而坦诚的说道:“这是蓝光的一次押宝,赌输了那就永远失去和新世纪合作的机会,在行业内也要遭人唾弃;如果赌赢了,希望陈总以后多漏点业务给我们。”

“新世纪活不过今年年底的。”

陈汉升给黄标吃一颗定心丸:“果壳mp4上线的时候,你就知道自己赌对了。”

“呼~”

黄标长吁一口气,当着陈汉升的面对生产主管吩咐道:“先把新世纪那条线撤下来,优先供给果壳电子。”

“这就对了嘛。”

陈汉升大大咧咧的搂住黄标肩膀:“黄总这两年有发横财的面相,我陈汉升说的!”

······

中午这顿饭,黄标安排在附近的一家酒店里,菜色只能说马马虎虎,不过隔壁洗浴中心的“桑拿”灯牌晃得陈汉升有些头晕。

果不其然,吃完饭以后黄标邀请陈汉升去泡泡澡,鬆弛一下身体。

这是投桃报李了,感谢陈汉升在建邺的招待。

陈汉升也没有推辞,跟着黄标和王晓东走进这家洗浴中心。

这家洗浴中心也颇有意思,左边是普浴,右边是桑拿。

三个男人一言不发的走近桑拿房,女经理在氤氲的雾气中款款走来,挽着黄标胳膊娇笑道:“黄总,好久不见啊。”

黄标指着陈汉升:“这是我的好兄弟,一定要好好安排。”

“黄总放心。”

女经理眼皮很灵活,立刻知道陈汉升才是贵客,马上放下黄标,又紧紧的挽住陈汉升胳膊。

女经理一边拉着他走进包房,一边抛着媚眼说道:“帅哥在哪里发财啊,一会留个联繫方式,下次过来直接找我就好了······”

这家洗浴中心的规模远远比不上建邺那家水疗会所,就连所谓的“红牌技师”姿色也是一般般。

“一会你帮我按个脚就行了。”

陈汉升弯了弯脚趾。

“好的,老闆”

红牌技师捂着嘴轻笑,她以为陈汉升是在假意推脱,毕竟男人在这种场合,永远都绕不过那几句话。

“我是陪朋友过来的,其实我不喜欢来这里。”

“一会帮我按按背就好,不要其他服务。”

“你老家是哪里的,年纪轻轻的做这种事,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方便的话和大哥说说。”

······

一般来说,这样说的都是伪君子,现在矫情的越厉害,一会玩的越狠。

不过让红牌技师奇怪的是,陈汉升还真挺老实,红牌技师很郁闷:“大哥,你这样搞得,好像我很馋你身子似的。”

“不奇怪。”

陈汉升披起浴巾走出包厢,留下一句名言响彻在技师小妹的耳朵里:“馋大哥身子的,又不止你一个。”

同时,还伴有一声深深的歎息,技师小妹仔细品了品,这声歎息里似乎包含着无可奈何、蠢蠢欲动、迫不得已等很多意味。

······

在门口结帐时,陈汉升这次就不抢着买单了,毕竟是黄标的地盘,还是要尊重一下黄老闆的面子。

“先生,三个人一共1200元。”

服务员说道。

黄标掏钱付帐,旁边正好有个洗普浴的小丫头,大概上小学的样子,脸蛋被蒸的和红苹果一样可爱。

她扳着手指头数了数,突然奇怪的问道:“妈妈,为什么叔叔们洗澡这么贵啊,我们只要2块钱,他们却要1200块钱啊?”

年轻的妈妈脸色一红,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低声骂道:“你现在数学又好啦,那期末考试为什么不及格啊······”

说完,她马上牵着小丫头的走出去,离开这些不要脸的狗男人,不过小萝莉很好奇,远远的还传来她童稚的声音。

“妈妈,我也想洗400块的澡堂子。”


五百八十四、郑闺蜜的“遗产”
作者:柳岸花又明
吃完饭、洗完澡、再随意聊了两句,一瞧时间已经下午4点半了,陈汉升晚上不打算住在这里,拍了拍黄标的肩膀就上车了。

“咯吱吱······”

路虎碾过洗浴中心附近的沙土路,在迷蒙的晚霞中扬起一大片尘埃,黄标眯着眼睛打量一会,重重的吸了两口烟:“这狗日的也是个狠人。”

王晓东没理解:“为什么这样说?”

“陈汉升刚才提出优先生产果壳电子订单的时候。”

黄标回忆了一下:“我开始没答应,陈汉升就狞着眉头直直的盯着我,烟头放在嘴里都快咬烂了。”

“陈汉升不像一般的大学生。”

王晓东也微微点头:“我弟弟今年读大二,家里来客人也不知道打招呼,总是闷闷的躲在屋里,陈总这样的年纪,已经出来谈生意了。”

“谁说不是呢。”

黄标摇摇头:“走吧,既然收下这种人的钱,那就要办事的,否则不知道惹出什么乱子。”

······

陈汉升回到建邺以后,从初八开始到元宵这段日子,生活突然变得有规律起来。

吃饭就在天景山,睡觉就在财大宿舍,白天有时间去果壳电子厂的工地盯着。

前两天曹建德还比较紧张,跑过去和孔静彙报:“孔经理,陈汉升就在外面,我感觉他不怀好意。”

孔御姐没有放在心上:“没事,不用管。”

“这是陈汉升啊!”

曹建德忍不住又强调了一遍,他以为孔静不知道这种人的阴险和无耻,指了指自己鼻子说道:“我怎么从新世纪离职的,就是因为陈汉升,我担心他又对果壳电子使绊子!”

孔御姐看着一脸警惕的曹建德,心想你离职的确是因为陈汉升,不过并非他对你有意见。

恰巧相反,他其实是非常的中意你啊。

“曹厂长,有时候我们会存在一种错觉中,以为看到的就是真相,其实并非如此。”

孔静想了想,主动给予一点线索:“也有可能是了解的信息不全面,导致认识上有了偏颇,如果静下心思考,你会发现真相并不是那么苛刻的。”

“了解的信息不全面,认识有了偏颇?”

曹建德皱了皱眉头。

与此同时,果壳电子的行政部门也突然加入了两个人,秋安萍和张明蓉负责帮忙整理和归纳厂里的文件。

陈汉升和秋安萍谈了一下,当然刘鹏飞还是继续背着黑锅,陈汉升首先感谢秋安萍,没有在“破产”的时候离开;其次呢,自己利用之前做生意的关係,聚拢了一批资金準备开设电子厂。

现在极度缺乏可以信任的帮手,竭诚邀请秋师姐过来帮帮忙。

秋安萍马上就答应了,她本来就存有一种“报恩”的心思,能够帮得上陈汉升,也算是缓和了一点愧疚感。

张明蓉就更不用说,现在好了,果壳电子也有聂小雨、温铃、秋安萍和张明蓉四朵娇滴滴的“厂花”。

不过四个女孩有时候聊天,无意之中会说漏嘴,提起以前在火箭101的种种情况,曹建德听到以后稍微一留意,这才发现原来她们之前都是火箭101的员工。

我操······

老曹反应过来,背部瞬间就是一层冷汗,火箭101那是陈汉升的产业啊。

“怎么感觉,我陷入一张编织的巨网里了。”

曹建德以前从没想过另一种可能,可是现在仔细想想,似乎也不是没可能啊。

陈汉升和郑总本来感情那么好,为什么突然分道扬镳;

果壳电子圈地开建的时候,原来佔据强势地位的郑总,突然主动把新世纪掌门人的位置让给了洪仕勇;

自己刚离开新世纪,孔静就在门外截住了自己;

春节时,陈汉升刚来过工地,自己立刻就被那个神秘的老闆嘉奖了。

······

真是个细思极恐的故事!

最后,曹建德还是求助到曾经的老上级,现在的电子厂厂长李小楷,不过曹建德也不好直接询问“陈汉升就是果壳的幕后老闆吗?”

“李厂长。”

曹建德中午吃饭时,他换了一种方式开启话题:“你小时候会不会怀疑过这样一种情况。”

“什么情况?”

李小楷笑着问道,没有了洪仕勇在旁边掣肘,他在果壳电子舒心多了。

“emmmm······以前我经常在想,地球看似很大,其实可能只是外星人的一个玩具,或者本身就是一个细胞。”

曹建德儘量说的形象一点:“我们人类在地球上的种种行为,其实只是外星人设定好的一种模式,你以为是偶然发生的故事,其实还存在一定的必然性,不管是飞机大炮还是核弹,又或者第一次或者第二次工业革命。”

“有啊,我以前还研究过呢。”

李小楷点点头,这个问题应该每个孩子都怀疑过吧,每当炎炎夏日的晚上,盯着满天繁星,这种怀疑就会不自觉的产生。

不过,曹建德要和自己讨论宇宙文明的起源吗?

“那映射到我们生活上,某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其实也是别人早就安排好的呢?”

曹建德终于说出了真实疑问:“就比如我的离职和入职,其实也只是计划内的一部分。”

“额······”

李小楷噎了一下,他没有收到陈汉升的通知,所以不能告诉曹建德实话,不过果壳的生产线已经基本搭建好了,曹建德要是现在走了,那就实在太亏了。

“老曹。”

这个在美国长大读书的电子技术理工科专家,组织一下语言说道:“其实不仅仅是你啊,谁都是被安排好的,我们虽然被老闆安排,不过老闆也需要遵守国家的法律和秩序啊,没有谁能真正超脱,你不必介于这种问题,主要还是看这些安排对家庭和个人是否产生积极向上的促进作用······”

李小楷这样说,曹建德基本就确定了,自己的离职和入职果真有蹊跷,参与其中的不仅有陈汉升,还有原来新世纪的老闆郑观媞。

随后的几天里,不少新世纪生产线的操作工居然直接来到果壳电子报到,曹建德打听后,这才发现是聂小雨和温铃寒假时拉拢的。

这就更加验证了猜测,因为这些资料只有洪仕勇和郑观媞能提供。

“我真是被两位老闆联手安排的。”

曹建德有些欲哭无泪。

不过明白又能怎么样,因为曹建德发现这两位老闆的终极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洪仕勇和偌大的新世纪电子厂。

陈汉升不知道曹建德已经看破了所有诡计,不过也无所谓,因为这个计划很快就要成为阳谋了。

郑观媞联繫自己,她要把新世纪的销售经理崔志峰介绍过来。

“渣男,我控制新世纪主要依靠四个人。”

郑观媞在电话里笑着说道:“技术管理是李小楷,生产管理是曹建德,销售管理是崔志峰,还有一个是财务管理,不过以你的性格,财务方面肯定不会相信外人,所以我就不介绍了。”

“你这是要留遗产给我啊,出什么事了吗?”陈汉升问道。

“洪仕勇回来了。”

郑观媞轻飘飘的解释:“新世纪这边基层员工大规模流失的事情,终于传到了他耳朵里,他应该和郑家某个长辈一起过来了,估计是彻底收我权的。”

“噢。”

陈汉升多问一句:“你不会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怎么可能。”

郑观媞洒脱的说道:“我过几天就準备跑路啦,你干趴下洪仕勇以后,记得别忘记当初的誓言啊。”

“啥誓言啊?”

陈汉升把手机拿远一点,大声喊道:“风大听不到呀,你先跑路吧,江湖路远,有缘再见啊。”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