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我真没想重生啊585-586

九久小说网 2022-06-23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porsmm编辑:@春色满园
五百八十五、时不时的为“修罗场”埋点伏笔作者:柳岸花又明郑闺蜜是个聪明人,以前愿意被郑家钳制,那是因为没有下定决心脱离关係,一旦她不打算奉陪,那直接就“saygoodbye”了。“迂腐”和“愚忠”这些字眼是不
五百八十五、时不时的为“修罗场”埋点伏笔
作者:柳岸花又明
郑闺蜜是个聪明人,以前愿意被郑家钳制,那是因为没有下定决心脱离关係,一旦她不打算奉陪,那直接就“say goodbye”了。

“迂腐”和“愚忠”这些字眼是不会出现在郑观媞身上的,她也不会为了争一口气,一定要留在新世纪里和长辈争论个青红皂白。

这种事情没多大意义,郑观媞只是把自己能做的做完,发现无能为力之后,潇洒的把后面事情交给陈汉升。

如果陈汉升干倒了洪仕勇,那就要实现曾经许下的诺言,要不帮郑观媞建一个新厂,要不就帮着把新世纪夺回来;

当然了,如果陈汉升干不倒洪仕勇,这一切都是空谈。

不过郑观媞觉得应该是没问题的,如果一个人商业值可以用数字量。

满分100,她给自己打分应该有90分。

陈汉升大概80分左右,不过这个人性格和胆量太加分了,又痞又混,综合起来应该也是90分以上。

洪仕勇最多40分,不过这次还有一个郑家来的长辈,两人凑在一起大概有20分吧。

并不是说这个郑家长辈就是弱智负分,只因为她“莅临”新世纪以后,厂里肯定又要面临多头管理的局面,混乱只会加重。

至于新来的销售经理崔志峰,陈汉升也没有见面,依然由孔静接待和安排工作。

有些事情呢,别人可以随便怀疑,陈汉升不承认就是了;不过一旦出面确认,那就没办法推脱了。

比如,曹建德怀疑陈汉升就是果壳电子的幕后老闆;

又比如,商妍妍不止一次怀疑陈汉升除了沈幼楚以外,外面还有其他女人。

······

就这样忙到元宵节的前一天,果壳电子的生产线和食堂已经可以投入使用了,员工宿舍也能勉强应付,电子厂的雏形轮廓基本搭建完毕了。

下面就是一边抓生产,一边填充细节。

另外随着开学时间的到来,江陵大学城里的人气也越来越旺,到处都是拖着行李箱的学生,当然附近的宾馆更是爆满。

总之,陈汉升每天开车去果壳电子的路上,义乌小商品城附近的宾馆门口全是刚刚退房的大学生情侣,财大校园也慢慢的热闹起来,不再是放眼望去,只有冷风萧条的吹拂着人工湖面。

602宿舍里戴振友是第一个回来的,陈汉升还挺奇怪:“你咋不在家里过完元宵呢?”

“不想多呆,我过完年就想回来的。”

老戴郁闷的说道:“在家做什么都要被啰嗦,也看不了武侠,被我爸抓到就得塞进灶台了。”

他一边说一边把包里的《七剑下天山》拿出来,看到封面都卷皮了,心疼的压在屁股下面抚平。

“老四你呢,几号过来的?”

戴振友问道。

“我来的早,有点事要忙。”

陈汉升也不多解释,扔过去一支烟说道:“不过我下午要回家过元宵的,二食堂开门了,一食堂没开,我茶壶里有热水,你可以喝。”

“知道了。”

老戴犹豫了一会,从包里掏出一袋零食:“鸭脖子,你尝尝吧。”

戴振友是荆北人,那里的热乾麵和鸭脖子很出名,另外这也就是对陈汉升了,宿舍里其他人别想吃老戴一点东西。

陈汉升也不起客气,拿出啤酒啃着麻辣味鸭脖。

“咳~”

老戴傻乎乎的看了一会,突然咳嗽一声问道:“你们港城的特产,是不是凤鹅啊?”

“是啊。”

陈汉升点点头:“就是肉有点老,我不太爱吃。”

“哦。”

老戴愣了半响,又继续说道:“我还没吃过凤鹅呢。”

陈汉升不吱声,一时间宿舍里只有被辣的“嘶哈,嘶哈”的抽气声,还有“咕嘟嘟”灌啤酒的声音,偶尔还有老戴口水的滚动声。

“老四,我还没吃饭呢。”

戴振友忍不住了,他以为是自己暗示的不够明显:“肉老也没关係的,有嚼劲。”

“没吃饭啊。”

陈汉升含糊不清的说道:“那你先倒点开水,充充饑吧。”

“啥玩意?”

戴振友一听不乐意了:“我他妈是肚子饿,沖洗那玩意有什么用啊,能挡饿吗?”

陈汉升盯着戴振友看了看,沉默了一会又继续吃起来了。

直到老戴忍不了了,走过去把剩下的一点鸭脖子捂起来,陈汉升才吮着手指说道:“老子是过来办事的,哪有啥凤鹅凤鸡的,你要真想要礼物,那我送你一个吧,前几天去银行登记资料,他们送给VIP客户的纪念品,至少让你用一年。”

“什么好东西?”

戴振友有些高兴,陈汉升向来大方,听说还能用一年,心里颇为期待。

陈汉升从书柜里抽出一个精美的盒子,“吧嗒”一声丢给老戴:“送你了。”

老戴迫不及待的打开,脸色突然一垮。

他妈的,居然是2005年日曆,难怪他说可以用一年!

再抬头陈汉升已经不见了蹤影,只剩下满屋子的鸭骨头和啤酒味。

“狗日的陈汉升!”

戴振友怒駡一句,想扔了这日曆又捨不得。

“麻痹的银行也贱,没事把日曆做的这么精美!”

戴振友只能把日曆放在床头,自己趴在被子上,拿出《七剑下天山》慢慢翻阅,心里是一片舒爽。

现在宿舍没人,也不用担心他们晚上回来,这种情况对类似老戴性格的男生来说,最自在不过了。

······

陈汉升中午在沈幼楚那边吃完午餐,摸摸肚子说道:“下午我先回去了,毕竟元宵节,我妈让我回家吃呢。”

“喔。”

沈幼楚站起来又要去厨房,陈汉升估摸着她又想拿什么东西让自己带回去,赶紧拉住说道:“别去了,别去了,我家里什么都不缺,留在这里给阿宁吧。”

沈幼楚这才嘟着小脸答应。

不过,他下午离开建邺的时候,路上又给萧容鱼打了电话。

“小鱼儿,之前说可能要回家接你,我这边忒忙,可能没时间啊。”

陈汉升歎一口气说道。

“啊~,你都答应我了。”

萧容鱼本来接到陈汉升电话很开心,不过听到这样一个坏消息,电话里的声音就有些小委屈。

“没办法啊。”

陈汉升行驶在建港高速上,大概三个小时就能到家了,嘴里却偏偏说道:“实在太忙了,要不你让萧叔送一下吧。”

“我爸也忙。”

可爱的小鱼儿哼哼唧唧说道:“那我就自己坐车吧,一个女孩拿着那么大的包,拖着那么大的箱子,还拎着那么大的零食袋子,还······”

“我让梓博帮个忙?”

陈汉升打断道。

“不要!”

萧容鱼脆生生的拒绝了:“我有男朋友,为什么要别的男生帮忙!”

“······好吧。”

陈汉升想了想,仿佛下定决心似的说道:“还是我回港城接你吧。”

“真哒?”

萧容鱼声音里都是惊喜,其实她都準备放弃了,只想让陈汉升说点甜言蜜语哄哄自己。

“会不会耽误你事情啊?”

小鱼儿有些担忧,这几天她经常和陈汉升煲电话粥,大概知道陈汉升一直在忙。

“不管啦。”

陈汉升豪迈的说道:“你最重要,为了你少赚点钱也值得啦。”

这把小鱼儿感动的一塌糊涂,陈汉升则笑呵呵的戴上墨镜。

他这人呢,有时候工作太忙,剩下的时间还要匀分给两个人,所以只能在一些小事情上动动手脚,增加小鱼儿的甜蜜记忆。

真到了那么一天的时候,萧容鱼突然想起,小陈为我做过什么?

每想起一件,心就软了一点······

最后,她肯定会想起来。

哦。

小陈曾经放弃工作上的事务,专门回老家接自己。


五百八十六、偏执疯狂的罗师妹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陈汉升是傍晚到达港城的,梁美娟正在厨房做饭,她对儿子突然回家的行为也不以为奇,只是打量几眼,发现陈汉升好像胖了点。

“哟,哪位好心人把我们家猪养胖了。”

梁美娟撇撇嘴:“亏你爸担心学校没开学,你要饿肚子呢,结果活的很滋润嘛。”

“嘿嘿。”

陈汉升走到厨房,一脸得意:“沈幼楚养的,我这几天都在她们家吃的,想吃啥就吃啥,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贼爽!”

“德性!”

梁美娟白了陈汉升一眼:“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你到底多少分啊,别以为我忘记了。”

提到考试,陈汉升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成绩嘛,当然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了。”

“呵呵~”

梁美娟冷笑一声:“你能打拼到70分?”

陈汉升站的稍远一点:“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剩下的九十分只能交给阅卷老师了。”

“你······”

梁美娟举起锅铲要发飙,陈汉升早有準备,撒腿就跑。

“狗东西!”

梁美娟骂了一句,不过低下头再切菜的时候,自己也默默笑了笑。

晚上吃完饭,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2004年到2005年《铁齿铜牙纪晓岚》正是大火,在港城这种地方,就连买菜的阿姨都会哼两句“走的是人间大道,扛的是顶风的旗,铁齿铜牙两片嘴,百姓心中有了你······”

快8点的时候,陈汉升手机“叮”的来了条信息,瞅了一眼发现是“余主任”的。

陈汉升笑了笑,拿起手机“余主任”改成“萧容鱼”,萧容鱼发过来的内容是:“小陈,你回家了吗,我刚刚不小心睡着了,刚刚起床在吃饭。”

陈汉升摸了摸饱胀的肚皮,瞅了瞅正在聚精会神看电视的爹妈,果断回道:“我刚刚到家,还来不及和你说一声呢。”

“叮~”

萧容鱼又来信息了:“啊,这么晚才回来啊,一定很辛苦吧,梁姨给你留饭了吗?”

陈汉升:没关係,我习惯了趁着星光赶路,我爸妈已经吃完了,我一会随便下点麵条吃吃就好。

萧容鱼:那你要不要来我家,奶奶做了很多好吃的。

陈汉升:不去了,今天太忙太累,我吃完就洗澡休息了。

萧容鱼:小陈,抱抱。

陈汉升:好的,抱抱。

陈汉升一边发信息,一边无意识的咧嘴傻笑,这又是试图增加小鱼儿感动的第10086天。

梁美娟听到动静,也把目光从电视上转移到儿子身上,看到没什么坐姿斜依在沙发上,抠着脚丫玩手机的陈汉升,梁太后真是一脸嫌弃。

关键陈汉升抠完脚丫,居然还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梁美娟终于忍不住了。

“回家就知道玩手机,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我怎么就生了你这样一个儿子,那两个姑娘也是鬼迷了心窍,居然会喜欢一个没事闻臭脚的男人······”

陈汉升听到亲妈唠叨,他也不反驳,默默的站起来走回卧室,总之也习惯了。

随便从书架上抽了本《浪客剑心》漫画在床上翻着,手机突然“叮铃铃”的响起来,陈汉升以为又是萧容鱼的,心想女孩太甜太腻也不好,刚才都说了“晚安”,现在又来骚扰自己。

结果拿起手机,居然是罗璿的。

“她现在找我做什么?”

陈汉升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罗璿”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接下了。

“呼······呼······”

不过接通以后,电话里没有声音,只能听到罗璿鼻息打在听筒上的噪音。

“喂,啥事?”

陈汉升问道,罗璿不说话。

“你哑巴啦?”

陈汉升又等了一会,手机那端还是没动静,他有些不耐烦了:“给你五秒钟啊,再不说话我就挂了,一、二、三、四······”

“师兄。”

罗璿终于开口了,声音有些嘶哑:“你春节帮我家贴的对联,给人撕了。”

“撕掉了?”

陈汉升愣了一下:“会不会是小孩子调皮啊,我们楼上也有个初中生,他也喜欢大过年的撕邻居对联,逮住他打一顿就好了,我以前就打过。”

“不是。”

罗璿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恨恨的说道:“罗海平刚才过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婊子,这应该就是他离婚后找的女人,那个女人刚才和我妈打架了,过程中就把对联贴撕了。”

“靠!”

陈汉升无奈的说道:“你讲事情能讲重点吗,打架才是重点啊,这对联重要吗?”

罗璿那边又是倔强的不吱声。

陈汉升歎一口气,他春节时帮四家人贴过对联,按照时间顺序是孙壁妤教授、郑观媞、沈幼楚和罗璿,其实这四家人以罗璿家庭情况最複杂,她的父母离婚,母亲生意也比较忙。

不过偏偏在罗璿那里贴的最快,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当时陈汉升心想这样蛮好的,没想到春节后变本加厉的爆发了。

“她们打架了。”

陈汉升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呢?”

“已经被拉开了,不过罗海平和那个婊子仍然在家里,还有婊子的儿子,我不想见到他们,就下楼给你打个电话。”

罗璿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现在都不叫“爸爸”了,直接称呼“罗海平”,陈汉升咂咂嘴,罗璿这种偏执的性格,爱一个人很深,恨一个人也同样很深。

“那······我过去?”

其实陈汉升已经在换衣服了,不过嘴上却问出这种模棱两可的话。

这大概就是陈汉升现在对罗璿感情的複杂之处,心里想着躲避,甚至嘴上也是这样表明态度的,不过一旦落到具体行动上,他还真没办法无动于衷。

否则,以罗璿以前针对沈幼楚的所作所为,换了其他人,陈汉升就早下狠手整治了。

不过对于罗璿嘛,陈汉升真的只想远离,她给出的感情炽热而霸道,佔有欲非常强烈,查阅手机信息只是基本操作,就连其他女生都不能多看一眼。

陈汉升的浪蕩性格哪里受得了这种拘束,所以前一世分手,这一世躲避。

“谢谢师兄,我就知道你不会真的丢下我的。”罗璿吸了吸鼻子说道。

“行了行了,别说这些屁话。”

陈汉升嘟嘟囔囔的穿裤子,好像十分不情愿,不过罗璿下一句话,差点吓得陈汉升扔掉手机。

“师兄,你过来时帮我买把菜刀,我要砍死这个婊子!”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